【喻王】时光仓库

喻队生日快乐!

喻队今年十六岁吧~于是就是个从十六岁写起的原作向。


 

=念念不忘01=

 

一见钟情是件很玄妙的事情。

喻文州也赞同这句话,即使他并没有这样的体验。

 

无处不在的湿热,皮肤上粘连的汗珠,聒噪不休的蝉鸣,这一切盛夏的符号都在空调屋里消弭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十六七岁少年关于感情的躁动。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那么一句,谁又接了什么话,总之乱哄哄的讨论被餐厅阿姨好心的加餐打断——西瓜、解暑汤。

喻文州长舒一口气,第三次点开这段录屏。

他的笔记本上记录了一连串跳跃的坐标,几个技能,一页白纸被填得满满当当。

“文州,你不吃啊?”

他应声抬头,郑轩捧着一牙西瓜,鼻尖顶着汗珠慢吞吞地问。

“不了,谢谢。”喻文州抬起头笑了笑,又专注于笔记本和屏幕。

“研究JJC啊?好勤奋,”郑轩站在喻文州身后,只打眼扫了一瞬,便没有仔细看下去,如果他多看一眼,就会知道JJC里的两个职业是剑客和魔道学者,而不是喻文州最近一直专注的术士。沉默的空白停顿了好一会儿,郑轩终于在嘈杂里找到了话题,“你不跟他们聊女孩子吗?”

话音随着西瓜汁落在地面的瓷砖上,被脚底蹭过,郑轩忽然觉得这话题挑得不太合适,隐约记得有谁说过不久之前有正妹在比赛场馆跟喻文州搭讪,却被冷待的事来着。

喻文州在笔记本上画了个圈,勾起了驱散粉、寒冰粉和扫把旋风。

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贴在皮肤上,喻文州怔了怔,有些疑惑地露出个笑意:“嗯,我对女孩子不是很感兴趣。”

“我靠!喻文州你——哦哦哦我懂了!好了,就当个秘密了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

说话的不是郑轩,这副活力又张扬的语气在训练营这个朝气聚集的地方也格外好认——黄少天,此时他正趴在郑轩后面,短袖露出的小臂揽住郑轩的脖子,后者看上去有点热,又懒得讲出来。

喻文州笑了笑,对这个误会没有再做解释。

其实他只是想说,他现在对女孩子不太感兴趣,还太早。对于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或者说更感兴趣的事情:比如说屏幕上这个挥洒自如、行迹难以预测的魔道学者。

 

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像是伴随着屏幕上银光落刃的冲击波应运而生,技能的释放时机准确,饶是多次见识之后喻文州依旧不禁在心里赞叹一声敏锐。

魔道学者并没有避开这个技能产生的冲击波,造成的伤害还算可观。可惜的是银光落刃的跳跃被魔道学者拦截,空中战神出鬼没的斗篷和扫帚掠过视角,喻文州放任视频往下播放,移开目光,在手机屏幕灭掉的前一瞬浏览完那条言简意赅的短信。

陌生号码。

内容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王杰希。

 

=念念不忘02=

 

遇见王杰希大概也是件很玄妙的事。

这得托黄少天的福,他们才能从嘉世对百花的看台上离队偷溜到网吧,现在喻文州又被黄少天拽到烟气缭绕的网吧厕所门口,实在是没弄懂自家未来王牌的脑回路。

“喂你说我们这么找他PK是不是暴露了,万一他藏拙不使真本事怎么办?”

“应该不会。”喻文州温声细语的,语气却着实不算热络,好在黄少天也不在意,自顾自纠结了大概三秒,又豪气冲天地冲回座位了。

王杰希和黄少天PK三轮,各有胜负,等三局过后黄少天再叫战时,王杰希的目光却落在了喻文州身上,问道:“你不来?”

“不值得。”喻文州笑了笑,笑容落在王杰希眼里偏偏有些玄乎。

“跟我打不值得?”高冷白皙的少年微微抬起下颌,气场越过坐在两人中间喋喋不休叫嚣“别说废话PKPK”的黄少天,直白而不耐地落在了喻文州身上。

“当然不是,你很强,”喻文州迎上王杰希深邃且不易探究的眼神,“知己知彼,我们两个人,你一个,亏了呢。”

合着让你们两个人回去研究一个下赛季要出道的选手我就不亏了?王杰希没被他绕进去,果断地关闭了荣耀界面:“那到此为止吧。”

“我靠你站住!”黄少天想追,却被喻文州拉住,不料王杰希却像认同了他了喝止,转过身来目光在蓝雨两人身上一一掠过,最终停在了喻文州身上,问道:“你怕输?”

“单挑的话,也许吧。”

喻文州十分坦然,淡淡的笑容挂在唇边,不动声色,冷静沉着如冰川。

黄少天心里纠结得很,喻文州再吊车尾也是他蓝雨训练营出来的人,在这个微草的狂拽酷炫的大小眼面前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认输。于是他压下心里那些弯弯绕绕,装出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退了半步,佯装喻文州很拽很强是未来战术大师的样子。

“是吗?”王杰希的眼神却并没有移开,显然也没有注意到黄少天的表现,他疑问的声调像个冷漠的陈述,“下赛季,领教一下。”

“好,我也很期待。”

说的跟你一定能出道一样,黄少天恹恹的晃着鼠标,找不到合适的对手后索性也关掉电脑离开了网吧。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黄少天步履飞快地向前酒店的方向走着,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融化在盛夏聒噪缠绵的蝉鸣里。

“喂,你大话都扔下了,可别放王杰希鸽子啊,我会很没面子的。”

 

王杰希出道前那个夏休期,对于喻文州来说是顶着压力和异样眼光埋头苦练的一个夏天——说是这么说,他却并不怎么在意他人的目光。

十一点半一到,坐在窗口的少年随着铃声“呼啦”一声拉开遮光窗帘,安静的训练室瞬间因为阳光涌入有了活力,叽叽喳喳聊起上午的训练成绩和中午食堂会有的菜色。

周一,有白斩鸡。

喻文州想着,忍不住加快了动作,在存物处拿好自己的手机,未及回复那条短信便被郑轩拍了拍肩膀喊他一起去吃饭。

“黄少天下赛季出道吗?”

王杰希的短信落在屏幕上,几乎是卡着喻文州捉到手机的那一秒钻进信箱,喻文州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思绪逗笑了,难道不是因为微草也是十一点半结束训练?

还没等他回复,那边的短信又进入屏幕:“我猜不。”

“怎么猜的?”喻文州弯了弯唇角,笑吟吟地回复他。单手按着九宫格,认认真真地回答着郑轩偶尔冒出一句的闲聊,笑意却真真切切落在王杰希的短信界面上。

 “你QQ上写的年龄不到18吧?我看他比你还小。”

王杰希回复得飞快,喻文州对他热衷于短信这种传统的通讯方式初初不解,后来想想也对,两人说不上太过熟稔,无事电话闲聊未免过界;社交APP也不如短信来得方便,以王杰希的性格,干净简单的界面大概最合他的胃口。

“机密。不如去问少天,看他肯不肯告诉你?”

“没他电话。”

喻文州端着餐盘向郑轩他们那桌走过去,对王杰希的差别待遇有个会心的猜测,无奈腾不出手,只得仓促地回了个问号。

“珍爱生命,远离话唠。”

喻文州禁不住露出个微笑——虽然聊天对象不在面前,他的喜色却总是浮在面上,王杰希一句难得的打趣配上不远处黄少天超快语速的单口相声,实在令人忍俊不禁。

“可惜你少了很多练手的机会,”喻文州搁下餐盘,餐桌旁三两成堆聊起新一轮训练成绩,话题难免有些沉重,郑轩难得表情有些郁结,餐盘里的百合西芹被筷子翻来翻去,喻文州见状添上一句,“吃饭了,回头聊。”

“别担心。”喻文州压低了声音,确保郑轩听到他的安慰。

他话不多说,好在郑轩一向不会认为他没有立场让别人“别担心”,餐盘里的绿绿白白在黄少天自告奋勇讲个笑话活跃气氛下变得让人有食欲起来,郑轩不禁嘟囔着感慨一句“真是压力山大”,听他这么说,喻文州便笑着放下心来,对方一向是嚷嚷着压力山大反而能提起为数不多一点点干劲的那种。

他下意识戳开手机屏幕,照理说王杰希是不会再回复了。

可就像提醒他吃午饭时例外地用了手机一样,王杰希心情看上去不错,回复他说:“好,我也去。对了,下次见面叫前辈吧。”

 

=念念不忘03=

 

喻文州始终不认为自己和王杰希有成为挚友的面相,然而他思忖这件事时陡然发现,用面相来评判友情,这无疑也是受了王杰希的影响。

他和王杰希的性格都不够热络,只一眼看去就知王杰希这人面冷,大抵一心扑在荣耀上,只会对胜利和挑战露出炙热的眼神;而喻文州自己,他认可最舒适的交往距离是君子之交,别人说他人缘好、笑容亲和、谦谦君子,也不过仅仅是止步于此罢了。

然而他和王杰希的关系,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超越了喻文州认可的交往距离。

大抵是性格不同,喻文州对这种状态感到不安——比如黄少天就和他不同,比如第二赛季那个夏休期黄少天撞上百花谷,抢BOSS时在喻文州搅乱局势后抓住时机从张佳乐手上叼走了差不多到手的野图BOSS,然后又文字泡加语音刷了百花一屏。

更糟糕的是,据说张佳乐那台电脑抢完这场BOSS显卡就烧了。

自此张佳乐就成了黄少天PK名单里的常客,从显卡之仇变成几胜几负复仇之战,反倒成了好友。

概括起来再简单不过,可他和王杰希就没办法用三言两语概括,也或许是当局者迷。

喻文州处理这种事情的方法一向是降温,温度低到自己可以接受,便不再烫手,可泰然处之。于是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首战当日,喻文州不过发了句客套的恭喜,再无他话。

 

没过几天,《电子竞技周报》上那张硕大显眼的王杰希单人照传遍联盟内外,“微草新队长一战成名,‘魔术师’横空出世”的新闻稿外加专访足足占据了半个版面。

想起方队一口一个“小王队长”,黄少天一口好几个“微草那个家伙”,再看看一副高冷简练面对采访的王杰希,喻文州没说话,反倒乐了。

“文州!要不要出去撸串啊!”走廊里方锐的声音老远就传过来,“撸串”两个字学得十分不地道。喻文州一来开门,就被人搭上了肩,好一副你不去也得去的架势,略略一看,熟人都在,前几天蓝雨新赛季首战告捷加上刚好有人生日,这么大阵势地扫荡大抵也是方队默许的。

黄少天老早就站在门口催促,双手揣在牛仔裤兜里,见着喻文州只撇了撇嘴,二话没说吹着口哨跟方锐勾肩搭背去了。喻文州和郑轩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也没人催他俩,只他们是不同意以上的慢性子。倒是方世镜给喻文州挂了个电话,嘱咐他看着大家不要闹到太晚、不要扰民、最重要的是最好不要喝酒。

喻文州一一应下,挂掉电话刚想塞回口袋,短信标志上却有个红圈数字1,他都不晓得是什么时候的短信——打开一看,果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而发件人,是几天以来违背常规未曾与他联系过的王杰希。

说不清这条联系的线是谁先断的。

喻文州落在队伍后面,盯着那条短信百思不得其解,就好像王杰希发错了人一样,可开头明明还郑重其事地落上了他的名字。

“喻文州,上微信,ROLL点。”

没头没尾,思维跳脱的,他弄不清王杰希在搞什么,上微信怎么ROLL点?掷骰子吗?喻文州想着,黄少天在桌子对面递过来一串烤鱿鱼,酱汁滴到桌面上喻文州才意识到他已经晃了许久,黄少天嘟囔了两遍你到底要不要吃表达不满,竹签塞进喻文州手里,才扬了声音说道:“明天早点来训练啊,今天磨合的练习好糟糕,哦还有!”黄少天绕了个圈跑到喻文州旁边,眨了眨眼神秘兮兮的,“王杰希输我三场PK,你快跟他ROLL点,你要没什么要求的说不定再给我赢三场回来?”

“王杰希?”喻文州将冷掉的鱿鱼搁在餐盘上,疑惑不解,“他搞什么?”

“谁知道咯?”黄少天摊摊手,又去拿了几串烤鱼回来,路过喻文州座位的时候说道,“你去试一把呗,夏休期那次团本ROLL点你不是还R了100,小红手向前冲啊。”

喻文州笑了笑,当真干脆利落地应了下来。黄少天以为依着他的性子大概会吃完烧烤,回到宿舍,慢吞吞地洗个澡泡个脚,然后再想起这码事,哪知道喻文州二话不说扯下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拿起手机揪离桌而去。

走时还不忘扔下一句,方队说喝酒加训一周,可别被逮个正着啊你们。

 

“怎么ROLL,掷骰子?赌什么?”

回复依旧来得很快:“先来吧,我数123。”

喻文州却没真等他数,切出去断掉了网络发出几个骰子出去,重新联网,挑了点数为一的那个重发出去。王杰希那边刚好数到三,六个点瞬间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谁在耍赖啊这是,喻文州依在电线杆上,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容易察觉了些。

“我赢了。”

王杰希依旧跟发短信一样,标点符号一个不缺,还是一样简洁明了。

“所以呢?”

“所以,这几天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

喻文州打字打得飞快,搪塞扔了出去,自知根本骗不了王杰希,只得退了半步:“磨合训练,太忙,魔术师首战告捷,我猜你更忙。”

“算猜对了吧。你别想太多。”

“我直说了,作为朋友,我很在意。”

 

=念念不忘04=

 

那晚的烧烤到底吃了什么?喻文州不记得,哦,除了那串后来被他解决掉的,冷掉的烤鱿鱼。

那晚他跟王杰希后来到底聊了些什么,其实也不怎么重要。

倒是王杰希,话说得直白到让喻文州想起小时候幼稚园里拉着他手说“你不跟我玩,我不高兴”的小姑娘。诚然这比喻不当,让王杰希知道了……喻文州着实没有放飞脑洞去思考王杰希的反应。

电线杆底下他的影子被路灯拉得颀长,王杰希的话音透过遥远的距离从手机里传出来。

彼时他说最初主动跟喻文州留了联系方式,其实是因为三场PK里喻文州出声提醒的那句“旋风扫把”。驱散粉、寒冰粉、旋风扫把这三个技能王杰希在对付叶秋的设想里提过,当天便掐着时机用在了跟黄少天的PK里,然而对手并没有预测到他的意图,饶是黄少天,也被他天花乱坠的打法搞得有短暂的发蒙。

可是喻文州却站在黄少天身后出声提醒了他下一个技能,直接导致第二场PK破招。

王杰希倒是没什么观棋不语的避讳,他只是纯粹好奇,喻文州的判断,到底是出于记忆和猜测糅合,还是出于技术流的预判?

等他彻底摸清这个答案,他跟喻文州之间已经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至少在对方一句客套的恭喜之下,他会觉得缺了什么,以至于回复一句“谢谢”也充满刻意情绪。

矛盾又搞不懂自己。

 

两人电话聊到手机发烫。

喻文州打趣说他买了猛虎牌镇痛胶布和舒佳手部按摩霜,王杰希那边不知道在忙什么,下意识“嗯?”了一声,半晌才反应过来,笑着问你讲这些东西都要带牌子吗?特别好用还是怎么的?

喻文州装得无辜,笑道:“要是魔术师大大的小粉丝,听到这话要伤心的。”

王杰希更是一头雾水。

“你专访的那个版面,跟你照片并列的就是这两个广告,微博上有粉丝去买了REPO回来了,你都不看的吗?”

“……”王杰希语塞,“微博很少上。”

他顿了顿,又追问:“你真买了?”

“假的,逗你,”喻文州笑,十分满足地听到电话那头无奈的叹息,又接话说,“不过少天说,你哪天接了代言,他可以买个试试。”

“那么给面子?他是想挑不好举报我吧?”

“也不是,他是准备开个小号黑你几句。”

“啧,就他,开小号?”王杰希啧啧感慨,“就和谁认不出来他似的。不过,喻文州,你叫人都叫那么亲吗?”

“嗯?什么?”

大排档上方锐和宋晓不知道大声嚷嚷了几句什么,喻文州一个走神望过去,怕他们沾酒影响训练,隐约听见王杰希后半句话似乎加快了语速,咬字用带着生疏干脆的北方口音,着实没听清,只问道:“抱歉,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算了。下次见面别忘叫前辈。”

“你怎么这么执着?”喻文州的笑音温温软软的,透过电话传到遥远的北国初秋。

“我乐意,你管着?”

 

后来两人又聊了几句新赛季局面、几句王杰希的访谈、几句老队长——说到这儿话题难免变得沉重了些,喻文州抽空瞧了眼通话时长,二十几分钟。除却与家里人,他很少跟人煲电话煲到这么久,就他失神的这一会儿,王杰希像是准确地抓到了机会,仓促地说自己有点急事,先挂了,反倒落了喻文州一个措手不及。

他恍惚回忆起自己跟王杰希第一次超出革命友谊的交流,也说不清是谁先主动的。

彼时他在一次训练里三败魏琛,不久后魏队退役,去向成谜。

未来核心的希冀交到黄少天和他的手里,饶是从容淡定、宠辱不惊如喻文州,对待周遭异样眼光、未来搭档的排斥、将要接管核心账号与队长职务的压力,错综复杂的感情徘徊于胸,难免消化得慢一些。

诚然喻文州没有可以选择的合适树洞,他也没准备选择什么倾诉对象。

他自己的确应付得来。

反倒是王杰希,出乎喻文州意料的敏锐,不知道捉到什么风声,扯开喻文州与他聊天时的情绪漏洞,开门见山,话不多说,只是再直白不过地陈述事实:

“你说赛场上见吧?打再多次JJC2V2,我也不能见识你的真本事不是?”

“能者多劳,这话是方士谦跟我翻着白眼说的。”

“来,你体会一下方神奶的感情色彩。”

 

为了让喻文州体会一下方神奶与黄剑圣的异曲同工之处,王杰希难得戳开了微草内部群组,换着几个关键词才搜索到一张前辈开玩笑时发的方士谦版表情包,鼠标一点,转给了喻文州。

不过卖队友这事后来被方士谦知道了,是在微草主场那次全明星,气氛融洽到彼此拆起了台。王杰希对上喻文州笑吟吟的眼神,躲也未躲,反倒挑了眉梢,神色淡定地向黄少天转火:“喻队跟我说几年前黄少天你就要开小号黑微草代言?”

笑闹一片。

 

=念念不忘05=

 

友情发酵太快,这个事实让喻文州清楚认识到,这东西压根不是友情。

他是真有了觉悟,认知感情这东西谁说了也不算。

几年前他一语成谶,在初遇王杰希的当天说出对女孩子不怎么感兴趣,还被黄少天误会自己的性取向,落到今天,当真是给自己立了个实打实的FLAG。要不怎么说,遇上王杰希这事,十足玄妙呢?

干脆将错就错了。

说明白点就是,两个十八九岁血气方刚、一心荣耀、一念胜负的少年,谁会分出点神思关注一个遥隔千里、是为对手的“朋友”。

所以王杰希为什么在他提起生活习惯之后发来了一份口称“以前听说的”有助于活血的中药方子——用来泡脚。

所以喻文州自己为什么在微草客场对蓝雨时三拐两拐把王杰希这个首要敌人带到了蓝雨食堂,又在对方皱着眉摇摇头说生熟地煲龙骨不好喝时拉过了汤罐,倒出余下的留给自己,笑笑说,你不喝我喝。

还有他怎么就在即将出道的那个夏休期,抽出为数不多的几天假期,说走就走,旅行的目的地就溜达到祖国的心脏去了呢?而微草队长王杰希同志,又是怎么在听说这事以后,二话不说就成了后辈的职业导游,生生全程陪同,为期三天。

这种事例太多,多到喻文州自己都不好意思一一枚举,总之结论就是: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

画对号,他自己清楚得很。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

画了个对号,划掉。

画问号,划掉,改成圆圆滚滚四个字:概率极大,有待考证。

 

于是在喻文州难得狂草这段话之后,他撕掉笔记本的当页,站起身来,就去考证了。

“房间号?”

他发了条短信,口气十成十像王杰希,言简意赅。

“C-210,怎么,有事?”

“嗯,等我。”

当天的全明星举办地在K市百花主场,联盟上上下下都包在了场馆附近两间酒店了,蓝雨和微草更恰巧分配到上下层。应和异彩纷呈的新秀挑战赛也是有趣,四期新秀轮番把叶秋挑了个遍,倒是蓝雨两位——黄少天和郑轩,商量好一样冲着二年级新秀王杰希去了。

事后王杰希无奈地给喻文州发短信:“你搞出来的?”

“想太多。”喻文州笑眯眯的,抬起头迎上隔着小半场馆与他会心一笑又迅速避开的眼神,笑着摇摇头添补说:“不过王队,喜闻乐见啊。”

王杰希挑衅:“有本事自己上?”

“可惜新秀赛结束了,赛场上见吧^_^”

 

滑头,王杰希打心里暗暗吐槽。

喻文州就像条浑身长满了滑溜溜鳞片的鱼,明明在清澈见底的水里穿行,入手一捞,触感还在,却能脱手蹿回水中,让人就能捉住手心一点湿意,不着痕迹。

分明能凭直觉捉到一点喻文州喜欢他的痕迹,却不足以成为证据。

对方掩藏得极好,一切逾越朋友交情的行为都有充足借口。

而现在,站在他门口的这尾鱼似乎是给王杰希准备好了渔网,笑意温柔,神色谦和。

“王队不是说,让我有本事自己上?所以现在我来了。”

喻文州沉下心思,努力装出一副淡然神色,他不想让王杰希察觉表白前夕的他到底有多不淡定,心跳是否真的能飙到一百二,然而等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肺腑舒展,方士谦却从隔壁房间钻了出来,站在门口打量喻王两人的僵持,很快反应过来,上前揽住喻文州的肩膀。

“哟小喻队长,我跟你说,我们队长王杰希啊他脾气就这样,要是说话直了冲了得罪你了你别放心上啊,走走走我那有刚出去买的特产鲜花饼给你尝尝?”他边说还边给王杰希使眼色,示意他还不赶紧关门回去老僧入定?一边还开启黄少天模式决不让喻文州有个能说话反驳或者回头找王杰希算账的机会。

于是当天,鼓足了勇气想要来表白的喻文州,被微草正副队的深厚队友情感动,抱着一盒子鲜花饼回到房间,准备给自家队员分一分。

他这才发现孙哲平给每人都发了这么两盒子一样的鲜花饼。

 

“喻队今天想说什么?”

三番五次被不知情群众方士谦推出门的王杰希队长只得采取迂回政策给喻文州发短信询问。

“没什么,鲜花饼挺好吃的。”

“我不爱吃甜,你喜欢的话我给你送去?”

“我够吃的,带回去给家人吧,难得地道。”

王杰希从善如流:“好。”

其实他心里是想,给你也是一样的啊,家人……应该就是早晚的事吧?

 

=必有回响01=

 

表白这事吧,一鼓作气也就顺势拿下了,一旦返回来多想起来,就成了个麻烦事,遑论这人是喻文州——向来思虑周全、筹划甚远的蓝雨队长。

一来他不想太过草率,二来感情一事,也不是生活重头戏,训练比赛的连轴转生活,能够他抽出时间与王杰希维持过去的交流频率就不错了。

他与王杰希都面临各自的挑战,无论是初为队长,与搭档一同建设队伍新的核心,还是个人能力突出,却时常与团队脱节,都需要彼此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竞技比赛这条路上,永远没有可以松懈的空间,只有不断改变、坚持和攀登,才能更加接近顶峰。

这点喻文州再清楚不过。

或许他有所缺陷,受制于手速,可走到蓝雨队长的位置上,带领一支出色亮眼的队伍占据联盟一席之地、成为黄金一代中的媒体焦点,这绝对不是仅仅有手速就可以办到的。

缓步而行,所幸有所收获。

所幸,他与王杰希向着同样的方向前行。

 

喻文州收回心思,决定将表白一事按下不提,复盘准备做到一半想起王杰希,对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失误,谁知笔尖刚落到纸张上,坐标的括号恰好被手机震动扰得崎岖叵测。

“豆汁焦圈和卤煮豌豆黄,选一组。”

喻文州眉眼弯弯的,瞧了眼电脑右下的数字,的确到了该休息的时间,难怪王杰希会用这种方式跟他搭话:“豆汁焦圈,我猜你是问明天的早饭,后面的听起来不适合早饭。我还在做复盘准备,晚安。”

“早休息,别太拼,慢慢来。”

喻文州被他意外有节奏的九字诀逗笑,关掉手机前回了他个刻意打趣:“嗯,放心,前辈。”

想了想,又稍作修改:“嗯嗯嗯,你放心,王前辈。”

至于王杰希作何反应,反正喻文州关手机了,他心想,让王杰希前辈笑去吧。

其实王杰希回的是:“卤煮和豌豆黄味道都不错,尤其你喜欢吃甜,回头带你去吃地道的?另:不是白请,换G市早茶。”

 

可惜今年夏天喻文州的旅行计划并不在B市。

他不会因为“喜欢上王杰希”这件事使人生变得单薄而寡淡——还有个重要原因是,去年夏天去B市,今年再去,连表白都不用,大抵直接被人戳穿。好歹要去,明年再去吧?

好在因为不具有科学依据、又神乎其神被无数人信奉的缘分作祟,江南水乡蓝染布勾连的婉约缠绵里,王杰希几乎是一眼捕捉到喻文州的背影:他背着不大的双肩包,鲜见地戴一副副黑框眼镜,发尾松松软软地贴在颈上,牛仔裤白衬衫,露出一节白皙利落的小臂。

一切他所熟悉的,在赛场上下见过许多次的身影,换了个旖旎风光,竟也变得杀伤力爆表。

“喻队。”王杰希叫住他。

喻文州回过身来,隔着眼镜框却显然并不阻挡他笑意延伸:“好巧。”

“是好巧,我说,一起吧?”

“什么一起?”

还能什么一起,一起旅游……啊?

王杰希被这个勾着绵软尾音的疑问句一惊,下意识觉得喻文州在套他话,打眼看去对方那副愿者上钩的模样,当真像是借来了盗贼的各色陷阱,身上还堆满了各种BUFF,潜行加速高伤高暴击,外加六星光牢把魔道学者困得束手无策,就等着他王杰希往前迈一步,然后满血KO。

可是,就算是这个结局,又怎么样呢?

就像喻文州当年嘲讽他那话,不是喜闻乐见吗?

王杰希笑笑,别开脸去,直白坦荡地回应:“在一起吧,喻队有意见吗?”

“求之不得。”喻文州笑意谦谦,上前一步在染布遮挡下握住王杰希的右手,手心的汗水叠在一处,指缝像是黏胶咬合。

夏风燥热微澜,拂动高高悬垂的染布,灰色青石上一阵烈阳一阵阴影。

喻文州单手搭在镜框上,唇边勾了个若有似无的笑意,略略又是上前半步,在王杰希衡量彼此距离的瞬间取下镜框勾在指间。冷硬的镜架硌在王杰希腰上,让他很久以后回忆起这个亲吻,就只记得青涩、还有那副差点硌出青紫的黑框眼镜。

 

=必有回响02=

 

第五赛季的全明星主场则是落到了B市微草战队,好巧不巧,首日当晚赶上一场大雪,有出行计划的也堪堪取消,一帮人聚在酒店顶层的KTV里扎堆放松。

倒是喻文州,站在高层窗口出神许久。

“怎么,喻队这是想玩雪呢?黄少天已经嚷嚷八个来回了,说往常时间赶,遇上下雪你们也没时间久待。这回还挺想去堆个雪人儿,照我说,他堆个巴掌大的就成,窗台这点雪就够。”

喻文州乐意看他恃京腔耍贫,倒也十分受用,唯独话音里还带点厚重的鼻音,想来是前阵子寒潮感冒下的遗患。他顺手整了整王杰希松松垮垮的墨绿线衫衣领,手腕一翻那件颇为厚重的羽绒服就落在王杰希的身上,一向强势的微草队长此刻倒有些逞强的架势,手指握在拉链处往下扯:“用不着,就出来找找你,这就回去了,不冷。”

“是用不着,”喻文州不为所动,手上动作却利索,顺顺当当地给王杰希拉上拉链,温和地解释,“这件还是B市买的,一见到头也穿不着几次,能逮到你一次少穿衣服也不容易。”

窗口四下无人,大雪天恨不能都窝在室内,被风雪吹打的玻璃窗倒映出两个彼此接近的身影,王杰希却陡然怔住,退了半步:“忘了,感冒没好利索,传染。”

“不是三天前就跟我说好了?”喻文州弯弯眉眼,不留情面地揭穿恋人的谎言。

王杰希尴尬地避开喻文州的眼神,佯装咳了两声:“咳……对了,我出来找你的,呼啸那小方锐张罗着玩狼人杀,说是拒绝心脏,但得带着你,说你在蓝雨的时候常年被派遣当上帝?”

“对,他们嫌我影响游戏秩序。”

“怎么讲?”

“胜率太高,”喻文州笑了笑,握住王杰希的手塞进口袋里,“走吧,可能他还在等。”

 

一圈人围坐在一堆,有方锐黄少天这种老手,还有王杰希这样最多听了听规则的新手,再加上周泽楷这种,被方锐真诚的眼睛外加花言巧语坑来凑数的。

两轮下来,摸过一狼一民的王杰希抽到张神卡,反手压在面前,闭眼前对上不远处恋人专注而温柔的眼神。

“天黑请闭眼。”

“守卫请睁眼。”

“守卫?”

王杰希眨眨眼,示意喻文州。

然而喻文州分明早就看到他,却又重复了一遍:“守卫请睁眼?”

黄少天闭着眼嘟囔了几句是不是谁看错牌了,要不然都睁眼看一下好了。身为上帝的喻文州却难得没有回应,他的轻吻落在王杰希唇上,手掌小心翼翼地揽住对方后颈,一触即逃,笑眯眯地出声:“抱歉,是我没看到,那现在守卫请选择你要守护的人。”

他的尾音几乎送进王杰希唇间,略略舔舐过唇舌的角落,末了一个仓促的牙印像是对方才被打断亲吻的报复,王杰希横了喻文州一眼,无奈地指了指自己,重新闭上眼,懒得搭理喻文州。

无论他这个恶作剧一样令人紧张的吻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良久,王杰希都觉得,这雪人不用堆了。

让这个一年到头见不着雪的家伙自己玩去吧。

更尴尬的是在第一天的发言里,坐在王杰希身边的周泽楷指了指他,言简意赅:“王队是好人。”

王杰希对上喻文州温润的笑意,简直觉得周泽楷脸上写满了“王队在守卫睁眼的时间有动静,所以他一定是好人。”

王杰希:“……说个题外话,下局换个上帝吧,让喻队也来玩玩?”

 

两年前嘉世主场时也下过雪,不过是零星雪粒夹杂着雨水。

那年王杰希还是个横空出世的一年级新秀,一出道便以天马行空的姿态刷新胜率新高。彼时他即将作为新秀挑战叶秋,而喻文州给他发去了三条接连不断的短信:驱散粉、寒冰粉、旋风扫把。

初见时这套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连招,此刻却成为他们彼此间一个各自懂得的默契信号。王杰希懂,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弯弯绕的鼓励罢了。

他在冰天雪地的H市街道上抽出手回复:“那天运气不错。”

也不知道是说运气不错用这套连招杀了黄少天的剑客不少血下去,还是什么更隐晦的意思——比如看台上遇上了什么人,运气不错。

其实喻文州站在窗口想的便是两年前那场新秀挑战赛,而不是单纯一场大雪。

两年前王杰希挥洒自如,王不留行的星辉耀眼,他是这个赛场毫无疑问的征服者;而如今当初的少年更加沉稳,在与团队的磨合中寻找最恰当的力度,做出改变和牺牲,却不单单为了成为微草的守护者,更是要成为冠军的征服者。

他们目标一致。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幸见证彼此成长。

 

=必有回响03=

 

那年喻文州的生日刚好赶上冬休,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一大清早就给喻文州打来电话,询问那一堆寄来俱乐部的礼物该如何处理。喻文州略加思忖,决定驾车回去大致拆一拆,选些心意重的放上微博做个感谢。

他在短信里跟王杰希一说,那边年关在家里忙活着的人才来了条语音。

“哦你这么一说……我把礼物也寄蓝雨去了。盒子不大,怎么形容……总之你一看肯定就认出来了。”

王杰希的语音还有几秒空白,远远地喻文州听见有人问王杰希跟谁说话呢,那人连个哏都没打,还十分熟稔,干脆利落地吐出仨字:我对象。

惊得喻文州刹车没踩稳,又滑出半米去。

对他来说,这几个字的肯定意味着实已经够当作生日礼物了,分量十足。

 

王杰希说礼物好认,喻文州见着包装才知道,是真好认——在一片蓝色主打偶有几个鲜红粉红的包装纸里,王杰希的微草绿色着实是……十分显眼。

连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特意提到,说是怕别家战队狂热粉恶作剧,一早检查过了,是支钢笔加一张光盘,很安全。

喻文州点点头,心底哭笑不得地给王杰希传短信:“真好认,没被扔了算你运气。”

“哪能啊,缘分在那儿呢。”

近来王杰希实在是越来越会噎人了,喻文州甚至一度想问他,他是最近热衷了什么传统艺术,还是参加了传统艺术补习班?比如,相声啊。

俱乐部门前张灯结彩的,年味十足。加之蓝雨战队今年常规赛上半程着实表现出色,可以说是拿稳了季后赛入场券,整个冬休里空荡荡的俱乐部都洋溢轻松。

喻文州将那张光盘插进光驱,片头特效绚丽的“XX工作室”LOGO让他想起什么账号角色的退役合集来。进度条拖动,还真差不多,王不留行飞得天马行空,索克萨尔的暗影烈焰烧着魔术师的斗篷,魔法弹被打断,消弭在灭绝星辰的尖端。

或者混乱之雨里横冲直撞破界而出的星星射线落在术士高冷的兜帽之后;寒冰降雨准确无误地打断落在牧师身上的束缚术,诸如此类,占据了几乎整个进度条。

索尔萨尔和王不留行的一切同框镜头——至少喻文州记忆里的一切镜头,都包含其中。

不过说起来含金量更高的兴许是最后几秒,王不留行的操作者亲自出镜,给这场不休不止的打斗做了个结语:

喻文州,生日快乐。

还有,赛场上见,不过这次希望是决赛了。

谁没拿到冠军,包夏休期的伙食吧,就这么说定了,不用商量。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后来这张光盘被搁在他们家的储物箱里。

箱子里还有一本粉丝送的剪报、几个分踞两边的战队冠军戒指、两对搁在一起且外形相同的世邀赛冠军戒指,还有机票、照片,以及十几年下来时光里所经历的一切有纪念价值的物件。

箱子太满,他们考虑换第二个仓库了。

毕竟,还有那么多年呢。

 

FIN

*文里的报纸相关参考《巅峰荣耀》那个报纸周边,包括标题和广告都是那上面的。


终于肝完了…………过年没想到的忙,砍了一篇半生贺下去……无cp也没来得及写sad,有点仓促。

不过算算也正经发了五篇生贺差不多有个7w字了吧,满足了~当初说的数十个数我是达标了喂,毕竟分开更的(。

喻总生日快乐!!!比好多好多心!!!!

刚好写喻总相关一年了~❤希望新的一岁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鱼~

评论(43)
热度(653)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