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回溯(06上)

前文:(01上) (01下) (02) (03) (04上) (04下) (05)

BGM换回来:张敬轩-《风花雪》


 

上一章末尾的一点移到了这一章。

 

  -06-

  

  记忆修改的过程并不痛苦,像是一场光怪陆离的幻梦,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解封冰河,从严寒暮冬回溯到沃雪飞花时节。

  王杰希初次见到喻文州还是在联盟军校的时候,学期末的盛夏,为了检验新生一年来的训练成果组织了一次野外对战,在一片老生的怨声载道里把这些老油条拉出来给新生当陪练,王杰希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怨声载道的不包括他,却包括他抽签选到的向导搭档——张佳乐。

  

  见到张佳乐的那一刻,王杰希似乎觉得,这场野外训练,他们这组是别想赢了。

  “哎我说大眼,别那么认真好不好?陪新生玩玩你还真跟他们干啊?好好好我知道你肯定要说‘每一次训练都是自我提升’,讲真,你怎么没跟老韩抽一组去呢?哦,你俩都是哨兵哈?”

  王杰希:“……”

  “说起来向导啊,大一有个还挺适合你的,严肃劲跟你一样一样的,要不给你介绍介绍,好像姓张?看在本家的份上说不定就成了。”

  “师兄,你是不是特无聊。”王杰希瞪他,明明一肚子怒气还一本正经地叫他“师兄”的样子反倒把张佳乐逗笑了,他弯着腰笑了好一会,才摆正了脸色:“好吧不闹,听说新生里有一对配合挺默契的哨兵和向导抽一块去了,不如打个赌,我赌他俩胜出?”

  这两个人王杰希也听说过,一个身体素质极好,身体指标项项出类拔萃,五感敏锐到超乎一般哨兵水平,另一个向导却完全反着,各项指标堪堪卡在合格线上,唯独精神力强大,不容小觑。

  至于名字,他就只记得那个哨兵叫黄少天。

  

  可就是那个他不记得的向导,在这次训练中让他吃了大亏。

  野外训练第一天,王杰希跟张佳乐被迫走散,王杰希发觉自己五感被部分屏蔽,只能依靠张佳乐在他精神域中留下的向导素凭借身体直觉寻找对方。

  就是这个直觉,带着他淌过一条没到肩部的河流,又跨过暗藏杀机的森林,独自撂倒三组新生一组摸鱼老油条,这才来到山岩料峭处的山洞。

  那时夜色已然降临,他却没有山涧观星的心情。山顶海拔高,夜风簌簌的寒意逼得一身湿淋淋的王杰希接连忍着尽量不打寒战,他遥遥看见山洞中的火光,心说进去二话不说就应该把张佳乐撂倒收拾一顿再说。

  结果等他一脸怒火地冲进山洞,篝火旁坐着个笑意清浅的陌生向导。

  那个向导手里拎着根树枝,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火苗,王杰希想提醒他火势已经快蹿到他手边了,那人却慢悠悠地将树枝扔进火堆里,拍拍手站起身来,神色淡然地伸出手来,笑道:“王杰希师兄,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尽管一时叫不出名字,大约也能混上个脸熟。王杰希隐约记得,他跟这个向导是见过面的——是在实战训练课上给新生当过教员?还是帮林杰监考时遇到过?王杰希暗自思索了一会,刚巧略过对方的示好。站在这个向导面前,他终于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被屏蔽的五感是他干的、伪造张佳乐的向导素也是他干的,如他自己所说,就是为了把王杰希引到这个山洞里来。

  这种手段,王杰希很不爽。

  他这人,在无关大局的情况下,不爽就摆在脸上了。于是喻文州瞧见对方笼着万年寒冰的脸色,便收回了示好的右手,兀自坐回篝火旁,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时不时将手里干燥的枝桠投进灿灿火舌中,火光映照他的侧脸。向导偏了偏头,温声道:“这次是师兄你大意了,既然被我引到这,不如合作?”他托腮笑了笑,“有点冷,你身上湿着,过来坐吧?对了,我叫喻文州。”

  王杰希不知道对方在说话时是不是用上了精神投射,总之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莫名对喻文州发不起火来。

  他二话不说,沉默着坐在了喻文州对面的石块上。

  喻文州却自顾自站起身,径直走到山洞门口,他步履匆匆,偏偏绕了个圈从王杰希的一侧走开,王杰希提起精神防备,不料落在他身上的却是带着人体温度的外衣。清淡沉静、如同置身树海森川的气息如爆开的火星笼在周身,王杰希下意识扯开这件外衣,却通过这种信息素想起了什么。

  不过是一星半点的向导素,却莫名让他的情绪平静下来——只能说明这个叫做喻文州的向导,跟他王杰希,契合度十分之高。而且这个名字,他也算耳熟。

  想通了这一层,他火光一侧明明灭灭的侧脸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合着喻文州,这是来报复他的?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这桩事情要追溯到半年前,那时王杰希第一次独立出任务,不料任务完成,却遇上了一个独自觉醒而不自知的年轻哨兵。那个孩子觉醒的速度很快,却无法自控。或许根本没人教过他什么是哨兵、什么是觉醒。

  阴雨连绵的天色里那个孩子窝在墙角独自抵抗着不知名的发热,他脸上带着多次掩饰过的恐慌与不安。

  王杰希救了他,却被这个觉醒中的少年不留心拖入信息过载的状态。

  所幸虚空当地的向导接收到王杰希的求助,顺利带回了这两个陷入窘迫状态的哨兵,那个叫高英杰的少年也顺利觉醒,成为联盟的一名合格哨兵预备。

  而王杰希却因为这次信息过载,被联盟盖上了亟需向导的红戳。

  

  不出三天,他接到联盟的通知,让他请假前往中心塔,有一位跟他相容域极为契合的向导需要他见一见。

  不就是包办婚姻吗,王杰希想,他见的还少吗?

  可他不会因为一次意外,就屈服于违背本心的外因。他从不认为哨兵一定要跟向导结合,毫无疑问,哨兵会因为向导的存在而更加安全,可这些加成,在王杰希心里,并不能成为打败他“不愿意”的原因。

  他有一步步变强的自信,而这种自信,不依靠任何外力。

  于是他瞥了眼那位向导的名字,压根没去中心塔。

  

  结果当天,王杰希还是被林杰拖去了中心塔。

  他俩站在门外,林杰死命给王杰希使眼色让他自己敲门自己进去,一路上心理工作不知道做了多少,王杰希倒是听着,也不反驳,直到林杰问他到底怎么想?王杰希眨了眨眼,一脸正色地说,前辈,跟你来只是不想让你太为难,到中心塔我再走。

  林杰竟不知道该哭该笑。

  王杰希那年十九岁,大家都说他少年老成、颇有大将之风,却难得如此孩子气地袒露心声。说真的,林杰是欣慰多过无奈,乐见他这样任性,于是也想好了帮他挡掉现在及将来的压力,可至少,面子上他也得见见那位向导不是?——毕竟他们是同龄人,将来早晚都是联盟的顶梁柱,结下梁子终归不好。

  可还没等王杰希跟他眼神对峙结束,门里传出了平静的谈话声。

  不过一道木门为阻碍,对于门外两个五感出色的哨兵来说想要听清楚简直易如反掌。那是个很年轻的声音,语气温和而平静,窸窸窣窣的翻书声混在他的话音里,他说:“前辈,我作为向导而存在,并不是哨兵的依附。如果让我有选择权的话,说不定情况会更好一点。”

  他的话音带笑,不自觉让王杰希也勾起了唇角。

  “显然,他也不是循规蹈矩的哨兵,我看过他的数据,很出色,我和他虽然相性好,却不是彼此唯一的选择,所以我拒绝在对方不情愿的情况下继续接受联盟的安排。”

  话说到这,王杰希的笑意更甚,转而当着林杰的面打了个招呼名正言顺地开溜。

  林杰站在门口,却听见屋子里那位向导继续说下去:“我更愿意接受的关系是,彼此需要、彼此支持、没有任何一方是被动的。而显然,现在的王杰希并不符合这个标准。”

  

  现在的王杰希?林杰怔了怔,却在迟疑那一瞬正对上推门而出的人。

  他臂间夹着王杰希的档案袋,温润有礼地叫他“林杰前辈”,笑意里有一丝看透什么一样、狐狸般的狡黠。

  转瞬之间,林杰似乎忘记了刚才想要想明白的那句“现在的王杰希”。

  

  后来过了大半年,王杰希约莫也就把这事忘了,现在想起,当初那位向导的名字,似乎就叫做喻文州。如此一来,喻文州这一出自报家门,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那个向导还在山洞门口徘徊,声音不加掩饰地传进王杰希耳朵里。他似乎是在跟自己的搭档对讲,而他叫对方“少天”——黄少天吗?对上张佳乐说的话,王杰希不禁多留了份防备心。

  他站起身,决定无视喻文州“合作”的建议,迅速找到自己的搭档才是正理。

  未及他走出篝火几步远,却被喻文州挡在了身前,对方的倒是没有敌意,悠悠然笑得沉静,张口却与温软笑意相悖:“不跟我合作,你离不开的,师兄。”

  王杰希挑眉不语,他身上湿了个透彻,根本不像跟喻文州在这风口上干耗。喻文州像是也知悉了这点,慢条斯理地收起自己耳廓的微型对讲,兀自坐回篝火旁:“山洞下垂直距离三公里,有一道环绕形的敏感带,对哨兵的干扰很严重,再出色的哨兵也没办法独自通过,刚才少天——我的搭档,传消息过来说,入夜以后干扰强度增加了。”

  王杰希不置可否,笑问:“你的意思是,我是在你的向导素保护下,才顺利上来,入了你的圈套?”

  “也不算是圈套吧,”喻文州随手将那件外衣抛给王杰希,不经意接着说,“先披上再说,留心感冒。在混乱森林区,我和少天走散了,师兄你和张佳乐师兄也走散了,而我和少天可以通过对讲联系上,他觉得山下的敏感带地形可以利用一下,但他并不擅长正面对抗,需要另一个出色的哨兵来合作一下。”

  喻文州话说得慢悠悠的,计划却又准又犀利,以王杰希对黄少天的了解,至少设计别人合作这种事,并不像黄少天的风格,但他也没将猜测说出口,只不甚在意地问道:“整座山信号都被屏蔽,而且进来时有检查禁止对讲设备,你们这是公然违规?”他顺手将喻文州的外衣搁在一旁的石块上,揶揄道,“难道没人教过你,任何条件下,哨兵优先保护己方向导,而不是反过来的。”

  “可现在你的情况比较需要保护,我没有旧伤裂口,也没有浑身湿透忍着不肯发抖,更没有受到敏感带加强的影响五感削弱,”喻文州一句一句都正说到王杰希的痛处,他毫不留情面地撤掉了在王杰希身上的一切精神投射,几公里外的精神干扰像是钢丝划过瓷砖般干哑难耐,王杰希只能拧着眉头兀自对抗,却见喻文州站起身,再一次将干燥的外衣披在他身上,强大直接却不带半分侵略性的精神力包裹住王杰希整个人的身体,“所以即使是哨兵,示弱一下也没什么。”

  这话说得有些过于暧昧,王杰希皱眉,对方却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到了别处:“对讲机嘛,苏沐秋师兄在山下卖的,据说信号屏蔽……是他逼着叶秋师兄拆掉了。”

  “你这是求人合作的态度吗?”王杰希也顺着将话题移开,前倾身体靠近篝火取暖,暗自估算喻文州的精神力到底从多远就开始对他进行干扰,嘴上却问“怎么合作?”

  “少天来拆分搭档的哨兵和向导,我来对哨兵进行错误诱导,师兄你嘛,搞定进入敏感带的哨兵。”

  “就三个人?”

  “不是还有张佳乐师兄吗,他正跟少天在一起,”王杰希无言以对,生生从喻文州的眼神里看出些狡黠笑意,而那一刻毛绒绒的物体蹭上他的手背,一只通体白净的雪狐正用尾巴左右摇摆骚扰着他,他抬头对上喻文州的眼神,对方那点清明笑意更放大了许多,他无奈接话,“不好意思啊,骗你合作有点困难,精神体消耗太多,有点失控。”

  那时候,王杰希是真信了他。

  

  那次野外训练果然是黄少天与喻文州一组拔得头筹,黄少天跟张佳乐勾肩搭背地说要去吃饭犒劳一下,王杰希本想拒绝,却不留心对上喻文州笑意温和的双眼,拒绝的说辞愣是没组织好,被黄少天抢在前面拖走。

  后来王杰希才知道,信喻文州才是有鬼了。

  喻文州的精神体,就那只小雪狐,每次乖巧地接近他,多少次对方都打着精神力失控的借口,后来他缠不过,只得让自己的精神体陪着雪狐闹腾。他当然知道自家的精神体性冷喜静,而喻文州的精神体黏人又爱耍赖——跟他本人倒不像——可偏偏,一向摆一脸“生人勿近”的豹猫倒是先被雪狐攻略了,王杰希有次跟喻文州一起处理材料,从堆叠如山的纸张中抬起头来,却看见自家豹猫的尾巴摇摇晃晃地试图去勾睡着的雪狐,他登时耳根发热,仓促间装作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喻文州,见对方困倦地趴在桌子上偷闲,这才放下心来。

  他却在那时忘记了,向导有感受情绪的天赋。他的窘迫、他加速的心跳、他想要掩饰的慌张,一点不落地落在喻文州的脑海里。

  装睡的那个向导禁不住勾起微笑,懒洋洋的雪狐从睡梦中醒来,没头没脑地趴在豹猫短小的棕毛里蹭来蹭去。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后悔。

  

  王杰希有时候会想,如果联盟再一次把他跟喻文州绑定,说不定他会痛痛快快答应结合。

  三年来他无数次遇上喻文州,到后来他都不知道到底是偶遇,还是他自己也在促成偶遇。

  他和喻文州一起养过的雪鸮生过一次大病,两个人没日没夜地守在驯养区,夜色里各怀心事。喻文州难得呛他,说你不是觉得,是个通讯工具吗?何苦守在这。王杰希不置可否,却借出了自己的肩膀说是给喻文州治疗黑眼圈。

  喻文州靠着驯养区的古榕树,也靠着他。

  喻文州发梢细软,身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向导素气息,溶进一片树海却仍旧可以被王杰希轻易捕捉到。王杰希窘迫地不敢移动身体,却听见喻文州一声轻笑,接着向反方向靠去,脱离了他的肩膀。

  王杰希想问他,你干嘛?

  话却梗了梗,没说出口。他骤然想起叶秋曾经打趣他,当着他的面把喻文州叫成“你家向导”,当时苏沐秋接口斥他,叫他别胡扯,王杰希也顺势接上,说不过就是朋友。

  叶秋却笑着反驳,说大眼啊,我的垃圾话你不是一向自带屏蔽的吗?

  他又说,不过你俩这样,还让不让人家文州跟个正经哨兵结合了,别小看哨兵的占有欲好吧?叶秋倒是被苏沐秋拖着带走了,苏沐秋给他找补说别听他胡扯,别在意,可王杰希却不得不在意。

  

  哨兵的占有欲。

  可他对喻文州从来没有过这种感情。

  喻文州在他心里,独立而强大,王杰希从来没想过将他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反倒是喻文州护着他的情况更多一点,那种感情,就像是两人彼此都是认可对方的普通人,相互支持,相互需要。

  在喻文州笑着脱开他肩膀的那一刻,王杰希忽然明白过来这种占有欲是怎么回事了。想到叶秋那句“让不让人家文州跟个正经哨兵结合了”,略一假设,他都心火乱窜。不安的情绪被喻文州感知,越是知道喻文州在探究他的情绪,王杰希就越上火。

  紊乱的情绪引燃了这场慌乱,四散的信息因子横亘在两人之间。

  喻文州二话不说,拉住王杰希的小臂,他按住王杰希的后颈,额头紧贴,他温柔而和缓的精神触角探进王杰希的精神域,仔细抹平他情绪里的波澜散乱。王杰希渐渐冷静下来,却对现在的状况很是享受,他的手攀上喻文州的后背,想要拥抱对方的那一刻,却听见向导温和的声音,他说:“抱歉,精神力有点受损,只能借着身体接触来帮你。”

  温和平静、不带半点慌乱。

  王杰希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心境跟喻文州完全是两个极端。一个狼藉紊乱,一个心若止水。对方明明一直将相处控制在朋友的范畴里,自己到底是怎么误会成哨向关系的,王杰希摇摇头,在黑暗里甩去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思。

  那一瞬间,他连空气里熟悉的向导素都没闻到。

  

  后来塔里又给王杰希安排了一次所谓包办婚姻,据说媒介人还是已经毕业进入嘉世的叶秋。王杰希去中心塔,本是意欲当面绝了叶秋的心思,结果瞧见同来的向导张佳乐,两人一个撩一个呛,话赶话倒是先动起手来。反倒便宜了叶秋,作壁上观完全没吸引火力。

  末了他看俩人打够了,慢悠悠地靠在树上叼着烟问:“我说你俩,都大龄未结合了,要不试试呗?相性挺好的。”

  张佳乐没等他说完就呛他,说:“好你妹啊好!谁乐意跟他这个高岭之花凑一块?你看看他有点照顾向导的意思吗?不约!”

  王杰希却没说话,另外两人顺着他的眼神看去,未料正巧瞧见了从塔里走出来的喻文州。

  他夹着书本,少见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跟苏沐秋边走边聊,看起来心情不错。

  “哦——大眼你看文州啊?他也是被拉来准备结合的,不过他是没你俩那么难缠。”

  听这么一说,喻文州一旁的苏沐秋约摸就是他的媒介人,王杰希别过脸没再看喻文州习惯的微笑,别扭了一阵,才冷冰冰地问:“他跟谁啊?”

  张佳乐挑着眉冷哼哼地在一旁嘲笑,叶秋叼着烟不说话。王杰希禁不住扭过头向着方才的方向看去,不料正对上喻文州的眼神,对方没有惊讶,反倒谦和地冲着他点头微笑,那表情在礼节之内,却让王杰希万分不爽。

  “叶秋我问你呢?他跟谁啊?”王杰希压着火气,又问了一遍。

  “你自己问去啊?哎我说,你俩成不成啊?”

  王杰希倒还真压着火气思索了两秒,没好气地回应:“成不成,先看他跟别人成不成吧。”

  “大眼……”叶秋仿佛乐于见到王杰希的表情,打量了半晌才道,“我问的是你跟张佳乐,你想什么呢?”

  


 

tbc.

 
 
 


 
 
 

觉得把这文名字改成《不正常的向哨关系》……

 
 
 

还有一章半,这个周末就完结掉,蹦跶。

 
 
 


 
 
 


 
 
 


评论(36)
热度(224)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