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回溯(05)

前文:(01上) (01下) (02) (03) (04上) (04下)


BGM:《Canta Per Me》


一两句邱乔出没。

技术宅开挂伞哥出没。


  -05-

  

  他的记忆被人修改过。

  王杰希走出那间办公室时,清楚地认识到这个现实。

  

  这并不稀奇,他反手带上门扉,似乎想要尽快逃脱那个充满诱惑的密闭空间。

  早些年他在学校时就听一位师兄提起过记忆修改,当时中招的还是叶修,不过是那个师兄恶作剧,大家喜闻乐见之后最多当作饭后谈资。

  而许多年后,那位师兄——也就是他这趟任务的委托人苏沐秋,自请潜入C国卧底,据说一直混的风生水起,现今休战协议签署,他总归可以回到联盟。王杰希不禁捏住手上那张光盘,苏沐秋托他来取,还偏偏是在蓝雨,难免他想得多一些。

  他敢想许多别人的是是非非,却不敢将喻文州的名字从脑海深处摊到台面上来。

  比如王杰希一直没办法记起,自己当年为什么会领养了那个小女孩作为女儿,既然领养,又为什么会寄养在别人家只能偶尔去看看;更矛盾的是他从什么时候起有了每天更换鲜花的习惯——他的母亲花粉过敏,家里从来都会避开各色花束。

  不知道该说伪造的记忆太过真实,还是他遗忘得太干净,王杰希靠在门板上,后腰被门把手硌得生疼,他想起电视塔上那个向导温柔而无奈的拥抱,却无法想象那个人曾经活在他身边,曾经,是他的向导。

  

  杂乱激烈的信息在王杰希脑海中翻涌不止,反反复复叩击着他的神经,蓝雨塔的白噪音就在这一刻骤然开启。

  王杰希挺直了脊背,他脱离了门板的依靠,这才放松了紧握的手指,试图在舒适的白噪音中调整情绪,渐渐从方才接近信息过载的慌乱中平静下来。

  身后这间办公室中有令他再熟悉不过的向导素——记忆可以作假,身体本能却不行,他熟悉这种向导素,就算是相似的仿冒品,他的精神依旧能得到放松。

  王杰希的手贴在门框上,迟疑良久却没有放任自己再沉溺于人造向导素,就算跟喻文州的相似也不行。他深深吸了口气,大步径直离开蓝雨中心塔。

  而他手里始终握着的,是喻文州的身份铭牌。

  

  柳非接到王杰希电话时足足愣了几秒钟,按他们组里的规定,一切联系走公用号码,因此在他的私人手机上从没出现过王杰希的名字。她疑惑片刻很快接起来,电话那头不过一刹沉默,王杰希沉稳而清晰的声线掩藏在嘈杂的信号干扰中,柳非慌忙走到开阔处,才赶上对方的后半句:“抱歉,这是个完全私人的请求,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我拷一份我进入敌方阵地后的会议记录影像,拜托。”

  她从没听过王杰希这样的语气,像平常一样不卑不亢,却分明有半分无助。

  可是该装还是得装的,柳非靠在墙角蹲下身来,勉强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哎?老大……那些都入库存档了啊,你急着要吗?我得去填个申请调出来,然后——”

  “拜托你,”王杰希打断她,“关于喻文州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你们不用瞒我”

  “那……好吧。”

  柳非怔怔地挂上了电话,眼角不禁有些干涩,她想起一个月以前在中心塔遇上将存档文件转交给她的喻文州,即使知道对方是个强大的向导,作为普通人的她却只能感受到那种温润而淡泊的气质。

  喻文州看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那时他笑着将食指贴在下唇上,温和的声线像是拥有蛊惑人心的魔力,他说:“拜托你了,这些东西最好尽快存档,让你们王队长调不出来。他这个人啊想得太多,省的他觉得我是为了他。”

  他笑起来很好看。

  在说到王杰希时更是这样,他正将那打光盘插进合适的隔间里,侧脸看去眉眼弯弯。

  柳非禁不住问道:“难道不是为了队长吗?”

  “怎么说呢?”喻文州拍了拍手拂去沾染上的灰尘,眨眨眼似乎有些苦恼,“一半一半吧,就算有为了他的原因,也不能让他知道,王杰希那个脾气,要让他知道他肯定得跟我翻脸。”

  

  他怎么会翻脸,柳非讷讷地想,他大概,会觉得无比内疚才是。

  

  *

  

  柳非绝对没想到的是,王杰希不光找了她,还直接从蓝雨迅速赶回来,二话不说直奔苏沐秋以前的办公室。

  苏沐秋是不在中心塔多年,可他走之前收了个徒弟,这可是联盟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情。据说那孩子还是从当时叶修手里截胡下来的,天赋不错,后来苏沐秋只身前往C国,他徒弟邱非就跟着叶修留在了嘉世,直至嘉世内乱,那年刚满十八岁的邱非一己之力护住嘉世中心塔机要,成为嘉世最后的支柱。

  王杰希站在门口想了想,当年邱非还是他护送回联盟的,怎么算也是一笔交情不是?何况邱非的向导乔一帆,早些年根本就是微草的人。

  他抱臂站在门前,不想那间办公室正大门敞开,里面无端蹿出丝缕烟味,说话的人声音不算低,不多不少刚好能让他听得清清楚楚。

  “你们俩,我不就是几年不在吗?作,你们就作哈,喻文州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小乔就算了,喻文州是你俩的媒介人,同为向导帮了你不少。邱非?你跟着掺和什么,你向导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啊?能不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杰希紧拧的眉头总算舒展了几分,他干脆推开门站在门口,手中向说话的苏沐秋挥了挥那张光盘,搁在一旁桌上后便继续做个看客,他倒想知道苏沐秋还要说什么给他听。

  邱非和乔一帆站在苏沐秋面前,十成十做足了审问架势,王杰希干脆拉了张椅子坐在一边看,眼尖地瞧见邱非不动声色地向前迈了一步,以标准无比的军姿挨训,乔一帆垂着头,却把这点小动作尽数收入眼底,趁着苏沐秋话音刚响,便接着跟邱非站在了一条线上,唇边挂着不着痕迹的微笑。

  邱非看向乔一帆的眼神里有点无奈,正对上向导有几分微微勾起的唇角,好巧不巧被苏沐秋一声刻意的咳嗽声打断。

  “我说,两位,来给我们王中将交代交代,记忆修改这事谁干的?”苏沐秋说着,便向王杰希投来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是我。”

  “是我!”

  异口同声的状况倒是在王杰希意料之中。

  “啧,看看你俩,那行,跟我说说,是谁让喻文州的精神力进入修改过的记忆,又是谁把这段记忆保存下来的?我没跟你说过吗,这玩意一堆BUG,涮涮老叶也就罢了,你们还真敢用,用了还把被清除掉的喻文州又植入回去,你们是不怕王杰希逻辑错乱搞疯了微草的首席哨兵你们负责?”

  “前辈,这件事……真的是我……”

  乔一帆抬起头,看上去有些腼腆,左手却不容置疑地把想要说话的邱非压在了身后:“那天,是邱非在修改五年以前的部分,我问喻前辈要不要试试回到修改后的记忆里,他说不耽误的话可以试试,于是……”

  “他说了什么?”王杰希站起身,打断了乔一帆低声的解释,“我是说,喻文州,从那段记忆脱身后,他说了什么?”

  苏沐秋闻言松了口气,心说这场演给王杰希看的荒诞剧总算可以结束。却没料到王杰希张口一问思路就如此跳脱,喻文州说了什么,这重要吗?

  “喻前辈说……”乔一帆顿了顿,以向导出色的记忆力他不会想不起来,犹豫或许只是因为说不出口,而一旁的邱非见状,反倒如实说了出来:“他说,记得不要保存。”

  “没别的?”王杰希挑眉。

  “没有了。”

  也对,还能有什么呢?王杰希想,那段不断在他脑海中反复的回忆,兴许不过是他和喻文州相处的回忆中不起眼的一部分,浩如烟海的记忆里,如此渺茫的星芒,不过是不知情的他自己,视若珍宝罢了。

  王杰希静下心,不再想这些无用的。

  

  “你都知道了?”他点点头,转向苏沐秋,“问几个问题。”

  “你问呗。”

  “蓝雨关掉白噪音,在喻文州的办公室投入人造向导素引我过去,你的主意?”

  “我的手哪有那么长,”苏沐秋坐在转椅上,百无聊赖地敲打着一侧的扶手,丝毫不介意王杰希居高临下的压力,反倒悠闲地将桌面上剩的半杯白开水泼了出去,“我猜是黄少天的主意,这事上他跟叶修吵了不知道多少回。”

  “喻文州呢?”

  “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他笑了笑,站起身背对王杰希,“你潜入敌方指挥中心的时候,跟我里应外合获取了战略机要,加密后托我给你传回来,我差点暴露,你觉得以防万一必须留下我这个内应,于是你自己跳进圈套,成为他们‘井’的第一个实验品。”

  王杰希波澜不惊地听完这段话,直到听到“井”那个字,眉梢才几不可见地抖了抖。

  进入“井”,情绪和意识被吞没,和死亡没什么区别。四年前黄少天让他留意过这种手段,说是敌方意欲扩大干扰,或许在多次实验后有办法使联盟的大批哨兵向导进入“井”中,便可不战而胜。

  所幸这种假设始终是一种假设,四年下来,他们依旧处于实验期。

  

  “也就是说,喻文州……他……”他把我换了回来?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像是卡在喉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理智上他似乎并不难过,“喻文州”在他心中像是一个代号,一个与“他的向导”划等号的符号,可是无论他怎么试图发声,都无法把那句话吐露完整。

  分明是有不可见光的藤蔓,从他心底扎根,处处带刺,一路生长到喉间都不肯放过他。

  

  “‘井’的事情,你也知道,从四年前17战区,黄少天知悉了敌方有这个手段,喻文州和张新杰他们几个顶尖向导也一直在研究对抗方法,可终究是自己的情绪意识,别人怎么都努力不来,除非——”

  “除非有结合关系。”王杰希说着,看似平静,却分明感觉森森寒意侵袭。

  苏沐秋叹了口气,双手在背后一撑坐在窗台上,他从衬衣口袋里翻了翻,却翻出一个空烟盒,随手一扔便扔进放在盛着水的一次性杯子里:“当时文州跟你的结合虽然已经断掉了,但他说自己有把握把你换回来。听说,他还在会上笑着开了个玩笑,说‘井’是守恒的,他一个向导换一个哨兵,‘井’一点都不亏。”

  “至于你的记忆修改,”他没给王杰希留接话的时间,似乎情绪有些不稳,却还是接着说,“就是他自己的主意了,如果我在,我坚决不会同意,谁他妈知道叶修他怎么想的还能给通过了?周泽楷和张新杰还都盖了章,脑子有病吧他们。多亏小乔没全按着喻文州说的做,要不然我连个空子都没得钻。”

  王杰希斜了眼那个已经空掉的一次性水杯,还有满屋逡巡不散的烟味,倏地明白过来苏沐秋糟糕情绪的源头。

  “你冷静一下。”王杰希安抚道,可他也不是个向导,只能权当慰藉。

  “我以为是你该不冷静。”

  “怎么说,”王杰希无力地笑了笑,“我挺冷静的,觉得……不太真实,你看过我修改后的记忆了吧?我以为他是奸细,听说过门口捡到猫狗的,还没见过捡到个向导的。但是……”

  

  他迟疑了很久,久到苏沐秋以为他不会再说下去。

  “我似乎感觉得到,他是我的向导,即使连结不在也没关系。”

  “你这家伙……”苏沐秋嘟囔道,“问你一句,信我还是信叶修?信我就老老实实地坐在那,让你拿的那张光盘,是文州以前对这个感兴趣,闲着做的你的记忆备份。信叶修和张新杰,就出门,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赶明儿让老冯给你安排个向导,回家结合生娃。”

  他盯着王杰希,似乎在等待做出重于生死的决定。

  “平常不好说,”王杰希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接着坐在乔一帆一旁的座椅上,“这次得信你。”

  “靠,什么叫平常不好说啊!”苏沐秋接过那张光盘,也不忘抱怨,迟疑了半晌,也没把梗在心头的那句话说出来。

  他想说,毕竟你王杰希是喻文州回来唯一的希望。

  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tbc.

 
 
 


 
 
 

*The Well 井:在有些文里被称为灵魂黑洞(Black Hole)或者终焉(The End),陷入神游的哨兵或者被情绪淹没的向导意识最终消失的地方。从肉体上来说没有死亡,但是已经几乎不可能再被唤醒。

 
 
 


 
 
 

再注释一遍井。

 

写的不太顺,等(05下)写完一起修一修。

 乐乐当初和老王为什么打起来,是有渊源的嘛23333

啊文州不是纯粹因为是老王进入“井”才把他换回来的,总觉得还没解释完,下章再说吧QAQ

总觉得写这个文是自我脑洞满足……活要见更,死要见坑嘛。

评论(20)
热度(175)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