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回溯(03)

前文:(01上) (01下) (02)


BGM:张敬轩-《风花雪》

 

  -03-

  

  “别管别人了。”

  王杰希扼住发散越来越远的思绪,他不得不承认,在袁柏清提到喻文州的精神图景被毁的那一瞬间,他心里像堵着团团棉絮,无处着力。

  夜色迟迟侵袭,月光下碎雪如玉屑,王杰希忽然想起什么,脱下布偶熊的外装将细小的机械原件交到袁柏清手里,他重新套好毛茸茸的外套,压着声音嘱托:“找到刚才那个向导,他叫喻文州,把这个对讲交给他,让他开着,跟我联系。”

  “老大?”袁柏清哆哆嗦嗦地搓着手,他显然是穿少了,王杰希猜他出来时是咨询了柳非该穿多少,可也不想想姑娘家冬天穿衣服的多少,能信吗?

  “没事,我这你不用管,你尽快找到他,”王杰希转过身,说,“记住一定交到他手里。”他说完便转身钻进人群里,风雪来得急促,中心大街上归人匆匆,明灭灼眼的硕大灯盏将雪色染金。

  灯盏下站着一只高大的布偶熊,他满是短小绒毛的宽阔肩膀上迅速覆上一层雪色,他手中的传单和小礼物塞进行色匆匆的身影手中,布偶内里的五感却始终专注于街道上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还有十五分钟。

  

  街上行人渐少,风雪之下气温却着实不算低,王杰希周遭的地面雪水混合。

  按照预定的时间,他早该见到他家小闺女,再晚一些的话,实在有点头疼。王杰希不断确认着倒计时,腰际的随身手枪子弹充足,来来往往的人群渐渐换了一批新面孔,电子设施店里抱着新款平板谈笑风生的那位在上次集训还被王杰希训斥过。

  看样子高英杰已经悄无声息地将中心大街的群众疏散,换上自己人作为掩饰。

  王杰希松了口气,正准备把那套布偶熊的衣服换下来,却听见耳廓对讲中传来不算熟悉的声音:“你女儿的老师,因为大雪,现在带着孩子们在三公里外的超市躲避,不用担心,还有——”

  “你等等,”王杰希打断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来,这个喻文州,真是不肯安静一会,“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对讲那头的笑音清晰,分明还带着点无可奈何的得意,“跟你的人手说,你的七点钟方向50米平台下设埋伏,四点钟方向一线上,哪里都行,直接埋一线燃烧弹,定时,动作快点。”

  王杰希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那边的喻文州倒是接上了:“还有你自己,步枪放哪了?正前方那家布偶店的屋顶是不错的埋伏点,顺利的话,两次扫射就能全部解决。那身衣服,你可以脱了,找地方放着吧。”

  喻文州的话音果断而坚决,带着不容置疑的姿态。

  “喻文州,”王杰希走到屋檐下脱下外套,墙角的堆叠的快递纸箱里藏着他的自动步枪,他笑,“你知不知道,这个对讲,其实是带定位的?”

  喻文州语气平静:“知道,你为了监视我,可是王队长,我现在占据了整条街上指挥者的最有利地形,不如相信我一次。”

  王杰希抬起头,浩淼夜色里孤月一轮,喻文州所说的最佳地形,如果是他自己,他会选择的是不远处的电视塔高处——果然,灯光稀疏的电视塔顶端,月色与雪色交融的光影里,他看见喻文州茕茕孑立的身影。

  “赌一次,信我?”

  “行了你少废话,”王杰希没好气地打断他,褐色噪音的源头似乎离他越来越近,可他始终被那个向导保护在完备的屏障里,他不知道喻文州将精神投射做到了多大的范围,然而此时此刻,微草内部的确找不出能做得更好的向导,“小别,听刚才那个人安排。”

  喻文州笑了笑,似乎对王杰希实行多方对讲的行为很是无奈。

  “王队长,”王杰希向着那个月下的身影,蓦地有一瞬失神,便听他压低了声音说,“很可能是冲你来的,保护好自己,别受伤。”

  

  携裹风雪碎屑从屋檐下钻进王杰希的领口。

  喻文州的声音低沉而温柔——他清清楚楚地分辨出,是温柔。

  然后,他明明白白地听见柳非压着嗓子不敢叫出声,刘小别那边细碎的安排声戛然而止,最后高英杰那一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队长……我负责的这边搞定了,我……掐线了啊?”

  王杰希:“……”

  偏偏喻文州还火上浇油地在对讲那边笑出声来,低低的笑声钻进王杰希耳朵里,周遭雪松气逡巡不散,仿佛打定了主意要跟王杰希作对。

  “不闹了,我说真的,王队长保护好自己,”喻文州顿了顿,“我呢,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不需要定位,我说了,在圣诞树底下等你。”

  

  燃烧弹一线的炽烈火色避开了中心广场的主街道,火光喧天里王杰希的扫射落在喻文州眼里,如同一场谢幕后的加演,而唯一的观众,就是他这个贪赖于魔术师迟迟不肯离去的客人。

  王杰希习惯用的步枪是FN FAL,他的射击角度向来刁钻不可捉摸。枪枪毙命,在敌人买出火海之前断绝生路。

  喻文州隔得太远,却偏偏有些想看他瞄准时的侧脸。

  严肃认真,唇线分明,眉峰凌厉。就算不用精神力去看,喻文州想,自己猜的也是对的。

  突袭被很快解决,刘小别惊异于那个陌生人的算无遗策,竟算准了敌人的前行路线和意图。可他也不敢问,毕竟他们微草内部的通话还连着那个陌生的指挥者,只得有口难言地跟身边退下来的高英杰打哑谜,两个少年谁也不懂谁的意思,比手画脚,异常艰涩。对方派出的人不多,显然是没有料到信息被拦截破译,而也正如喻文州所说,这是一场针对王杰希的截杀。

  联想嘉世内乱、17战区险境,王杰希了然于胸。

  他把收拾现场的任务吩咐下去,自己却穿好那件布偶熊的外衣,迅速离开了现场。中心大街破坏不算严重,喻文州安排的燃烧弹一线避开了商户、植株,火势迅速被压制下来。

  王杰希心想该跟喻文州说声谢,可方才喻文州刻意装作温柔的关心分明还历历在目,着实可气。

  “王队长想说谢谢的话,不如回去亲口跟我说?要不,小别、柳非,你们两个把对讲关了?让你们队长跟我道个谢。”

  又来了,王杰希咬牙。

  喻文州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王杰希刚想反击,却感觉口袋里搁着的手机一震,紧接着震个没完,约莫是三条短信连着送进来。

  连着发不间断的短信,他心里大概有数了。

  “小别、柳非,你俩把对讲关了吧。”

  王杰希气定神闲的姿态倒真没把半点被喻文州噎住的情绪表露出来,他冷静地问:“给我个方位?”

  没头没尾的,喻文州倒还真的听懂的,他笑:“东南方向,他们躲雪的地方,大概是你常去的超市。”

  

  *

  

  喻文州一个人站在高耸的电视塔上,俯瞰夜色下的阑珊灯火。

  这一切都很熟悉,熟悉得让感觉他眼角干涩。

  他得精神投射,最远也不过概括几公里范围,方才为王杰希探查敌情已经耗尽了精力,喻文州看似懒洋洋地靠在电视塔上的防护栏杆上,不一会儿干脆支撑不住原地坐了下来。

  他忽然想起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有人在他运筹帷幄的指挥之后冷冷瞥向精疲力竭的他,半是嘲讽地刺他说,耍帅是需要代价的,还是少耍为好。

  持续了很久的褐色噪音终究在火势扑灭后也堪堪停歇,喻文州干脆把给王杰希的精神屏障也收了起来。隔着三公里的距离,他用仿佛看到那个头发微微卷曲的小姑娘,笑容甜蜜得像她最喜欢的彩色糖果,然后惊喜地眨眨眼,接过来自布偶熊先生的圣诞袜子。

  甚至从一堆彩纸屑中掏出那颗金色的星星,然后红着脸颊感谢这个迟到的圣诞老人。

  他还觉得,王杰希一定会故作笨拙地回身跟小姑娘招手,然后迈着略带跳跃节奏的步子远离那间超市。

  

  其实他什么都没看到,但他什么都想到了。

  “我说,喻文州?”

  大概是听他很久没有动静,对讲那头嘈杂的电流声中传来王杰希担忧的声音。

  “嗯,怎么?”

  “你在原地别动,我去找你。”

  喻文州动也懒得动,甚至连抬手看一眼时间的力气都不想耗费:“离三个小时还早吧?我不会跑,你可以监视定位。”

  “不是,”王杰希反驳,话音有些迟疑,“早一点,我去找你,当面感谢你。”

  “我是开玩笑的,不用谢。”即使知道是徒劳,喻文州还是回了他一句。

  “我不是开玩笑。”

  

  其实喻文州很清楚,王杰希的强大绝不仅仅止于身体素质好、枪法准、统筹能力强,他是个哨兵,却经常策划出比出色向导更加惊艳的战术。他的跳脱和刁钻时常让敌人难以捉摸,以奇兵致胜更是常有的事。

  可在这个宁静的雪夜,喻文州却没办法阻止自己为王杰希摒除一切阻碍。

  “你没事吧?”

  匆匆赶来的王杰希打断了喻文州的遐思,他单膝跪在地上,神态紧张,就算不用向导的天赋,喻文州也能看出来这个哨兵现在很是担心。

  “不是来谢我吗?怎么问我有事没事?”

  喻文州试图站起身,笑着揶揄他,却不想被王杰希一把拉住手腕拽了下来,只得安定地顺着他坐在这位微草队长的身边。

  “能问个问题吗?”

  “你说。”

  “你们特遣队,恩,能放人吗?”

  喻文州愣在原地,一时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回答王杰希。

  “不,你别误会,”王杰希笑了笑,举动却有些无措,“微草这边,很缺向导,你现在的状况,你自己也知道吧?我们愿意,跟你一同承担这个风险,所以,你愿意调过来吗?”

  喻文州没说话,他细细思索到底是什么时候让王杰希看出自己精神图景被毁的,可终究没个答案。

  “你信我了?”他只得反问。

  “不完全信,”王杰希说,“就算你同意,我也会在确认你身份之后提交申请。”

  “是微草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也是微草的。”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披好仍在一旁的外套,笑着揶揄:“真独断啊王队长,”他偏了偏头,毫不避讳地跟人四目相对,“能让我抱一下吗?”

  

  喻文州侧过身,手搭在王杰希的腰上,未及得到回答便自行践行了这个姿势扭曲的拥抱。他身体冰冷,上身的重量大半压在王杰希身上,下颌压在对方肩上,眼神却绕过哨兵的身体,漫无目的地在一片雪色上徜徉。

  “我的哨兵,他是个很温柔的人。他看起来严肃负责,一本正经的,其实关键时候想的经常是别人,他挺作的,经常搞得我束手无策。”

  喻文州的声音附在王杰希耳廓,他恍惚间发现,自从喻文州说出“我的哨兵”四个字,他就半点也不想听了。不想听,却偏偏想知道,煎熬矛盾的心境扰得王杰希一阵心火上头。

  “你是想问连结吧?他怕自己遇到危险,突然切断的连结对我造成伤害太大,所以率先在出发前跟我协商切断连结。整个联盟里,是不是只有他的脑回路这么清奇?”

  “所以王队长,抱歉,这个请求我不能答应。”

  喻文州站起身,表情藏在夜色里恍惚看不清晰,他背过身,声音却不复方才温柔:“还是约定的时间,圣诞树下见吧。”

  

  王杰希觉得胸口的那团棉絮似乎被雨水打湿,变得沉重又黏腻。

  他依旧保持着方才被喻文州拥抱的姿势,似乎还没从方才的惊诧和定格中出脱,他竟然觉得,喻文州的哨兵,那个选择,一点都没错。

  电视塔的灯光不足以让人看清手表,于是他掏出手机,才想起方才那三条短信。

  “你在逗我吗?我们蓝雨0492打头的编号了?还特遣队呢,卧槽这年头骗人都不做功课的吗?04是年号我四期的也是04,这人还装跟我一年的呢?我怎么没听过这么个人,再说了,0492,那年蓝雨哪来这么多人,就是扯扯扯扯扯全是扯淡!!!”

  “蓝雨中心塔的7层左数第三间办公室是储物间谢谢,王杰希同志,你遇上的这个奸细不太带脑子啊,竟然还能诓了你,啧啧啧,刮.GIF——目相看。”

  “最后那个,阿轩是前两年主动申请出了特遣队没错,可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回来了我能不知道吗卧槽……这都什么鬼啊,他懒洋洋的成天亚历山大在中心塔骚扰徐景熙呢。你赶紧把这人办了吧,别说特遣队了,蓝雨都没“喻文州”这一号人,省得出事还赖到我们蓝雨头上了,赶紧解决!!!17战区的战报给你们情报部传回去了,有点小麻烦,让联盟派别人来,微草别来,我觉得有问题。”

  “对了还有,你帮我查查,关于‘井’。”

  

  发件人:黄少天。

  

tbc.

 
 

 

*The Well 井:在有些文里被称为灵魂黑洞(Black Hole)或者终焉(The End),陷入神游的哨兵或者被情绪淹没的向导意识最终消失的地方。从肉体上来说没有死亡,但是已经几乎不可能再被唤醒。

这么勤快不像我对吧……我也觉得orz

 
 
 

 

 
 
 

 

 
 
 

 

 
 
 

 

 
 
 


评论(62)
热度(230)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