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喻王-09]同归

√架空战争AU,带花吐paro。

√继续复健,当一次百日的救火小分队。

√一发完,已补全。

 
BGM:《Safe and Sound》戳我戳我~

-01-

 

联盟总部S7会议室一片死寂。

中心广场的白鸽归巢,只见其形,不闻其声。

千里暮色渲染出洒金的玻璃窗框,透明材质折射炫目光影,二十几岁的青年靠在落地窗边,抱臂一言不发。他双唇抿成一线,神色冷厉,甚至可以说,杀意十足。

“你们这样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啊,来,王队喝水吗?叶修你把烟收起来。”

说话的苏沐橙是联盟里出了名的美人,总归让人不太好意思拒绝。王杰希坐在会议桌旁,双手交叠相扣,面色比起窗边的黄少天好不了多少,他停下手中的资料查阅,略略抬了抬头,客客气气地说了声“不必,多谢”。

他手里的资料还是一周前虚空李轩递上来的战场评级报告,综合评级为A++,未到S级,按理说选择蓝雨主力正面对敌完全不会出问题。可现在呢?偏偏出了大问题。王杰希有些心焦,评级报告上仅仅是敌区地形概要、敌军大致兵力分布,详略有当、毫无差池——可这又有什么用?

他反扣上评级报告,长长舒了一口气,却并未有半分松懈,结果摆在面前,正面战场大获全胜,可喻文州却失踪了。

蓝雨的队长、战术指挥,喻文州,在这次对战中因故失踪。

 

“黄少,你把你能看到的想到的,所有具体情况再复述一遍吗?”

肖时钦其实并不算担心,以他的话来说,兴许是战术大师的共鸣,他相信喻文州的失踪必然是有所计划、有所探求才选择孤身犯险。然而现在会议室里的气氛太凝重,别人还好,黄少天的脸色难看得要命,他相信如果冰雨在黄少天手里,当场必然能听得到对敌时的铮铮轰鸣。

叶修作为这次的战术统筹,脸色也不算好看,手里的烟就没停下过,苏沐橙来说都不管用。

还有王杰希——王杰希又是怎么回事?肖时钦是真不懂了,微草王队长打从进入会议室,起码把手里那粉材料翻了来回三次,那架势看上去沉稳,肖时钦怎么总觉得下一秒他就能冲过去跟黄少天打一架才能痛快?

总之还是先找点话题,再这样僵持下去,难保点着了谁的火气。

黄少天慢悠悠地转过身来,斜斜靠在窗框上,夕阳余晖洒了满身,斑驳金色染上他发丝,他抱在胸前的双手犹如抱着他的光剑冰雨,语速难得缓下来:“昨天凌晨2点,正面战场17区,蓝雨分队在进行最后战场扫尾,队长告诉我说情况有异,让我带着大家立刻采取战术撤离……我承认,他把我说服了,他说了什么我不想说,他给我定下的时间是45分钟安全撤出战斗区,最后说保持联系,48分钟后,队长的通讯器失效,我们完全联系不上他了。”

“所以你就把喻文州一个人留在战斗区,妖刀?”王杰希站起身,声音不大,却难得带点嘲讽意味,他径直走过去掐掉叶修手中烟雾缭绕的源头,难免嫌恶地蹙眉,他在那人面前站定,继而正色道:

“微草王杰希,申请援助喻文州。”

 

-02-

 

战斗区的火烧云层叠蔓延,如赤红金盏妖冶诡谲,天地六合笼上一层红纱,旷野四下无人。虫鸣声窸窣不断,王杰希总算静下心来,距离喻文州失踪30多小时后,他终于进入战斗区。

先遣的潜行部队已经进行过一次地毯式搜索,然而并未发现喻文州的踪迹。敌军被正面作战大伤元气,正在大本营内休养生息,短时间内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可喻文州这个人,就像凭空消失,在整个战斗区中了无踪迹。

他不可能离开战斗区,王杰希想,如果喻文州脱身,一定会设法跟蓝雨联系。

王杰希靠在被拦腰砍断的树桩上,食不知味地吞咽压缩饼干以保证体力,他的枪支藏在草堆里触手可及的地方,火烧云使得天地异色,王杰希劝自己,只是雨季要到了,不像血色,喻文州不会有事。

他连几分钟都不愿意再耽搁下去,顷刻将手枪扣在指间,借自然隔断掩蔽潜行。

如搜索部队所言,敌方巡逻松懈,不过偶有小猫两三只,轻轻松松就可躲过。

王杰希躲在巨石后摊开地图,千波湖中央西北37度方向五千米,就是敌军大本营——喻文州最有可能在的地方。

无论他是好好的、是被俘、还是……已经身亡,王杰希发誓,一定要把他带回去。

战争年代,联盟的战士魂归何方都是所求荣耀,这一点王杰希很清楚。可是他偏偏在知悉喻文州失踪的那一瞬间起了私心,他想亲手把喻文州带回去,无论面对龙潭虎穴,也要找到喻文州。

至少,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从未说出口的感情。

 

彼时黄少天在会议当场反驳王杰希,他说王杰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上次蓝雨和微草在同一片战区,你坑蓝雨一点都不手软。情势所迫?队长替你说话,我们明眼看着,蓝雨的伤亡我都记在你头上,别想赖。这次?援救队长,你在逗我?我就是放心周泽楷也不放心你。

王杰希挑眉,眼神溃散到他身后的中心广场,那里安宁而祥和,与会议室的战备状态迥然不同,他笑得毫无防备,直视黄少天如同豹子般的眼神,轻声道:“来,就现场,找一个单兵作战能力强过我的。叶修总指挥,不能走,你受伤了,周泽楷负责总部中枢安全不能动。找吧,找到就换人。”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往日喻文州在的时候好歹还能调和蓝雨微草的摩擦,现今……

叶修将重新点起的烟头碾灭,横插在两人中间,不太正经地拍了拍王杰希紧绷的肩部:“文州就交到你手里了啊大眼儿,”他的后半句像是呢喃,转瞬弥散在周身烟气中,“如果他有危险的话。”

 

通讯器失效,与部队失联,无疑是危险的讯号。

王杰希站在千波湖一侧,蔓野滋生的荒草没过脚踝,带点水生的黏腻,隔着衣料也透出湿气。

他从口袋里掏出指南针,骤然发觉磁场错位,定位失效。

又是危险讯号,王杰希皱眉,在身后掩藏不错的脚步声入耳第一瞬便确定方位,子弹上膛,迅速匍匐瞄准。

 

-03-

 

还有10m,那个巡逻队员将进入王杰希的射程内。

他在瞄准镜中一言不发地盯住对方,不开枪躲过是最好,可看起来,那人的前行方向正是王杰希所在的位置。

王杰希有点纳闷,以往遇见的巡逻队员至少也是两三人一组,这人孤身前来,未免有些奇怪。因是奇怪,便不自觉多看了两眼,就这一刹之间,疾驰而来子弹擦过他的手臂,散开的血花落在遍地葛葎蔓的叶片上,王杰希翻身滚过,伤口被叶片尖锐划过,他收起枪,声音却没收住:“喻文州——”

王杰希承认,不过是那一眼,便笃定来人是喻文州,心头竟涌上诸多情绪,致使他在战斗区发愣,继而被伤。火烧云下,就算喻文州的面貌有些微改变,他的一举一动,王杰希绝不会认错。

 

他没死,他还好好的。

这个认知几乎让心脏要跳出他的胸腔,这一刻他仅仅能保持面容上的冷静,纵内心翻江倒海,他也无法抑制,只能纵容。

喻文州收起枪,三步并做两步走到王杰希身边,那声“王队”轻得几乎要漫散在归巢倦鸟的喧嚣中,他压住王杰希的肩膀,不由分说地拉过他受伤的左臂,双唇抿成一线:“对不住,我身手不够好,只能先动手,扣下扳机才发现是你,真不好意思。”

“没事,喻队你——”王杰希顿了顿,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只得松了口气面对内心,“你没事就好。”

“我没事,”喻文州勾起唇角,笑容一贯温暖如春,他掏出折叠齐整的格纹手帕帮王杰希拭去伤口附近的秽物,手心覆在手帕上轻轻按压住伤口。他与身边人并肩靠在千波湖旁的巨石背面,偏偏头直视对方不甚对称的眼睛,“倒是王队你,来找我?”

他笑吟吟的眼睛就好像在说,怎么是你,如何也不该是你王杰希。

 

王杰希额头青筋一跳,不想跟喻文州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板起脸转移了话题:“你怎么回事?失联?黄少天急得快杀人了,你这一身行头,混进敌军了?有身份铭牌吗,电子信息对的上吗?别人就认不出你?喻文州你留下到底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担心你你好歹——”

“王队,”喻文州压在他伤口上的力气不自觉大了几分,王杰希忍住倒吸凉气的冲动,别过脸躲避自己的情绪失控,“王队你别着急,我没事,各方面都没事。”

他的话是安抚,越过一切冗杂的问题,先选择平复面前这人鲜见失控的情绪。

王杰希依旧别开脸,趁喻文州不注意翻了个白眼,自以为躲过对方的眼神,没好气道:“我看见你没事了,活得好好的,说吧,什么情况。”

“好好好,我没事,你放心就好,”喻文州失笑,话音里分明透着点玩味的笑意,还未及王杰希反应就自觉地换上一脸正色,“敌军的正面战场输得如此痛快,是有原因的,他们的排兵布阵疏漏百出,我担心有异,所以跟少天提议留下来探查。”

“自己?一个人?你带上黄少天能怎么样?”

“杰希你今天……好大火气,”喻文州将浸过血渍的手帕换个方向折叠,继续握住王杰希的小臂不放,“探查这种事情,当然是人越少越好,何况我也只截获了一个传讯兵的身份铭牌和电子信息库,少天留下也只能做外援,徒增危险。这样说,你能接受吗?”

 

王杰希像是没听见他话里亲昵的称呼,冷哼了声算作答复。

其实他很清楚,喻文州所做都是最恰当的选择,这人一向思虑周全,绝不可能让联盟或他自身陷入被动,可王杰希抑制不住自己心底滋生并不断壮大的藤蔓,从心口生长到喉间,梗住他想说却不该说的话。

他得理智,他得控制,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敌军利用磁场干扰研发了一套精神攻击设备,具体攻击范围还不清楚,但联盟的战士在精神攻击这方面并不擅长,一旦启用,必然是极大的挫伤。之前发生在这里的正面战场,不过是他们不得已的迎敌措施,所以杰希,我得破坏掉它。”

“恩,”王杰希好看的眉峰蹙起,几乎是无意识地应下,他大约用了十几秒钟来消化这个情报,抬头正对上喻文州探寻的双眼——不得不承认,喻文州的眼睛很好看,眼尾像是含着三份情谊,可惜对谁都这样,他躲开目光,低声道,“我都来了,帮你。”

“好,”压在伤口上的手帕被移开,不过是擦伤,出血止住,喻文州的手却像是无意滑到王杰希手腕处,人却毫无察觉的样子,笑意温柔平和,“也好久没见王队了,今晚陪你叙旧?”

“有什么旧可叙?”王杰希挑眉噎他,“你就扯,你是要溜出来探查吧?”

“别说破啊,王队。”

 

-04-

 

漫天火烧云随月色褪去,满月半遮半掩于稀薄云层后,月盘上像是有个颜色偏深的心形光斑,喻文州与王杰希说起,对方却只回他一个不冷不热的白眼。

“这把枪你还用着?”

喻文州借着月色打量正在仔细擦枪的人,他动作很轻,像是对待珍宝——或者说是对待恋人。枪支银灰色的光芒在混在温和月华中分外冷厉,喻文州偏偏头思索了片刻,这把枪跟了王杰希三年多,却还崭新。

 

这是他三年前送给王杰希的生日礼物。

当时他对王杰希说,枪支的特制弹夹是肖时钦改装过的,便于野外行动,可不过是个半成品,王杰希敢用不敢用就看他自己了。

王杰希当时的反应挺好玩的,他现在还能记得那个表情,先是怔愣,失措一样问喻文州怎么记得他生日,不过片刻又正色道谢,严肃得像是刚刚接受了联盟的S级任务。

也就王杰希过完生日没几天,喻文州刚巧在联盟总部碰上肖时钦,对方一脸喜色地迎上来,张口就问那支伯莱塔枪支改装的事情,喻文州心道不好,这简直是立马戳穿的程度。一问,肖时钦果然说出,他那支枪号称特制弹夹的伯莱塔,瞄准镜、消音器、内置转轮,全都经过精心改装,毫无疑问是出自喻文州之手。

那时喻文州还算年轻,浅显易懂的心思险些被肖时钦看穿,只能洋装淡定地试探王杰希可否知晓。

还好他不知道。

 

而三年之后,王杰希手中这支伯莱塔,依旧保存完好,而且,他还在用。

王杰希听他问到,却只是垂着眉眼继续擦拭枪体,低低应了一声算作答复。他做完手头的活计,侧身靠在巨石上问道:“你这样溜出来,不会被怀疑?”

喻文州把外套盖在王杰希身上,手臂压在王杰希一侧以防他反抗,解释像是多余:“夜里风大,我不冷。今晚是我巡逻,同组的人被派去保护磁场资料了,不会有事,你放心。”

你放心——我可以多陪陪你,恩,就当做,叙旧。

这话喻文州没讲出来,想来也没必要说,王杰希进入战斗区来找他已经足够意外,而且超出了他的计划,无论来的是谁,都比王杰希要好。

恰恰是王杰希,有太多不可控性,天马行空无法预测,还有,喻文州自己无法压抑的情绪。

 

王杰希想,喻文州这人还真是一语成谶,刚说夜里风大,四围夜风骤起,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对方的外套盖在他身上,看喻文州的架势,他要是拿开,喻文州非得再盖回来,只得笑了笑接受好意。

他心里的藤蔓,像吸收了过量的养分,压抑住心脏跳动的血脉,像有什么梗在喉间,王杰希略略翻了翻身,竟真的咳了出来。他的手下意识捂住嘴唇,移开便是三两琼花混入夜风,花序洁白如月,却无端来得突兀。

附近根本没有花树,琼花唯一的来源,就是王杰希口中。

这种看似荒诞,却发生过不止一例的、被王杰希定义为“反科学”的事件。

他欲盖弥彰地别过脸装作无事,余光扫过喻文州的面庞,一边拼命压下从心口到喉间想要涌出的冲动,一边觉得尴尬得要命。多年以来,他跟喻文州不过是同事关系,一年几次汇报时能在总部遇上,偶谈几句,观点相合,算是心友。何况微草和蓝雨三番两次在一个任务上发生争执,关系紧张,纵然喻文州一向待人温和,其中隔阂却不因此而破。

 

他喜欢喻文州,这份情绪一直埋在心底,直到喻文州失踪的消息传出来,才按捺不住。

王杰希以为,看到喻文州没事,这一切也就结束了,回归往常,日子还是一样过。

可如今杳渺温润月色下,喻文州摊平的手心搁在他面前,雪白的琼花落在他掌纹上,对方试探性的一声“杰希”尾调温柔,激出王杰希又是一阵剧烈咳嗽,他自暴自弃地站起身,外套扔在荒草上,想要转身离开却被喻文州扣紧手腕。

喻文州是毫不留情地按在他伤口上,动作迅速却强硬,在王杰希吃痛的片刻上前揽住他的腰,覆上及时的亲吻。

如月色轻软。

亲吻止于唇瓣相触,不过转瞬便退开,喻文州扼住王杰希的退势,眼尾含着温柔笑意:“杰希,等破坏掉磁场干扰中枢,回到总部之后,我们在一起吧。”

 

“你看,果然已经没有花了,谢谢你,让我赌对了。”

 

-05-

 

“杰希?”

“王杰希。”

“哎杰希,我喜欢你,好久了。”

 

千波湖水面一片平静,偶有蛙鸣、间隙涟漪。

王杰希刚刚靠在青黑巨石上睡着,睡得不算沉,喻文州抬手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他试探着叫了几声王杰希的名字,还说了些平常未必能够直白说出口的言语,王杰希一直没醒,约摸是真睡着了。

他让王杰希靠在自己腿上,面前的碎石块还压着几片他偷偷保留下来的琼花。

吐花一定很不好受,他最不愿意让王杰希为难,可是这一天之内,“王杰希也喜欢他”这个认知不断被确认加固,难免欣慰。饶是吐花之后的话题被王杰希生涩地转移开来,大有一副“喻文州你要是继续说下去就别想在一起,想都别想”的架势,喻文州也只得顺着他。

天际星辰黯淡,铺洒月辉熠熠,西北方子夜号角响起,簇簇火把遥遥相距。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将王杰希从自己腿上移开,喷好安眠药剂后移到一层树丛中藏好。他蹲在王杰希身前,借着树影下的半盏月光打量那人的面孔——他睡着时候比平常温和得多,眉宇舒展得更开更好看,喻文州俯下身来,此时此刻也不想再克制自己的感情,月光作为催化,他的轻吻落在王杰希眉心和唇角,流连迟迟不肯离去。

“杰希,我说真的,如果可以回去——”他叹了口气,检查好随身装备,站直身体,“算了,回去再说。”

 

喻文州身后稀疏不一、高低有致的丛林中,有他确定心意的爱人。

还没有彼此确认关系,称不上恋人。然而,是爱人。

喻文州松了松领口,将身上所有多余的物什扔在千波湖边,湖面广阔,映照隔岸光火,月轮映照于湖心,他自己倒影伶仃。思索片刻,还是将自己贴身带了十几年的老怀表也搁在湖边——如果出了意外,如果王杰希来找他的话,起码,是个交代。

湖面平静被打破,喻文州站的位置,涟漪成环。

他用了整晚的心力避过王杰希的问询,他告诉王杰希窃取分析出磁场中枢的情报相当于成功八成,却没说剩下的二成才是凶险之至——他只有在今晚,赶在敌方行动之前,利用千波湖下防卫打开而敌方尚未抵达的间隙,破坏磁场中枢。

湖面下的精神力干扰他能应付,整个联盟中最擅长应对精神力攻击的就是喻文州。

可直到他跃下湖面的那一瞬,喻文州都不清楚,看似平静的千波湖下,除了他研究透彻的防卫机关,到底还有什么阻隔横亘在他的前方。

 

深水压迫胸腔,尽管他基础素质过硬,也做了万全的准备,依旧无法忽视未知险境带来的恐惧。他掌握着敌方引以为傲的语言编译方式,喻文州笃信,水下的机关一定还会使用这种破解极其艰涩的编译。

一波又一波伴随磁场往复的精神攻击叩击他的大脑,自我树立的精神屏障只能将其减弱些许,根本还得靠自己硬抗。

喻文州咬着下唇破开一层又一层机械力阻碍,深海中失去磁力控制的金属碎片不断下沉,偶有还印刻张牙舞爪脸孔的机械零件从喻文州眼前浮游而过,荒诞又萧条。

他心里默数的数字到达三百以上,不出意外,敌方的人不久就会出现。

如他预期,解码顺利,磁力控制中枢就在眼前。喻文州抽出腰际另一柄短小枪支,迅速在浮力作用下按照计算命中靶心——这支枪只容得下一发破坏力巨大的子弹,对于磁力中枢来说是致命一击,可也仅仅有一次机会

敌方人马仍旧没有赶到,这是在他预算以外的,喻文州不敢保证有没有潜伏、有没有生机。

他瞄准自己预算的靶心,手指冰凉。

身后水波的震荡频率不对,大约有人,可他不能回头,现在他需要做的,只有凝神静气破坏中枢。

务必一击即中。

 

-06-

 

千波湖面瞬起滔天巨浪。

月光刚好被云层掩蔽,千波湖边火光随月华褪去,血腥气从遥遥远处传来,堪堪漫散。

王杰希蹲在湖边,身上还披着喻文州的外衣,叶修见状没忍住打趣了两句:“哟呵我说王杰希,你这投敌啊?啧,身上这,像什么样子?”

“文州的。”王杰希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湖面下的状况,尽管只是一片漆黑,也能廖做心理慰藉。

“合着让你来是真没挑错人啊,”叶修拾起地面上闪着金属光泽的怀表,认出后烫手山芋一般塞给王杰希,“啧,文州的,你可快收着。”

“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不放心,我下去。”

“哎大眼——”

叶修话音没落,喻文州便从湖边探出头来,形容比不上他一贯的从容淡定,就他大口呼吸的仓促劲,简直让叶修想拍下来留底。

王杰希快步赶过去,蹲下身来拉喻文州。

水中的人搭上对方的手心,却用力与王杰希僵持不肯上岸,他们二人就这么对视,夜风簌簌不管、周遭人来人往不管、叶修毫不避讳的眼神也不管。

喻文州半晌才分了少许余光扫视四周,无奈又带点自嘲地笑了笑:“进入战斗区通讯设备都失效了,你是怎么联系上总部的?”

“来之前,做了人体通讯芯片植入,”王杰希伸出左手,指着好了些许的擦伤处,像陈述着家常便饭一样的事实,“不告诉你,是怕你被敌方监控。”

“我理解,”喻文州甩了甩头发上沾的湖水,他顺着王杰希的手心握住他手腕,正色地叫了对方的全名,不止一次,“王杰希,植入芯片这种事,你……”

“没错,是为了你。”

 

叶修挺纳闷,这两人,好好的岸上不待,非得在水里泡着——王杰希被喻文州拉下水,看起来,还挺乐意。

好歹敌方在A区大本营的势力剿灭干净,喻文州也破译了对方的编译方式,说得上大获全胜。

既然如此,他们两个人,爱怎么作,就作去吧。

 

喻文州一开始还是与王杰希十指相扣,转瞬便报复似的一手揽住他的腰,一手使力按住后颈,把人往自己怀里拉。

相触的双唇不过一瞬便被舌尖顶开,还没等湖水灌进来,王杰希就被对方狠狠吻住,微薄的空气只能通过亲吻传递,二人身体紧贴,相差无几的温度彼此交换,不曾控制地缓慢下沉,压迫肺叶的慌张感仅仅能从喻文州唇舌间攫取舒缓。

王杰希迷迷糊糊地想,这人就是故意的,是报复。

他能做的只有用生涩的亲吻去回应水中这个绵长细密的表达,尽管牙齿磕到喻文州的舌尖,缠绵暧昧的津液漫过唇角,他还是紧紧拥抱住对方。

话不必多说,王杰希恍惚想起,当他做决定在自己身体内植入芯片的那一刻,对喻文州的感情,就已经瞒不住。

喻文州说他赌对了。

所幸,他们都赌对了。

 

“杰希,哎,你别板着脸了,走了,再不回去天都亮了,好困的。”

“你还知道困?”王杰希头也不回,“把我拉下水的时候怎么不困?”

“困啊……不过,更需要人工呼吸。”

“喻文州你家人工呼吸是在水底做的?”

“你要是想在岸上做,我也不介意啊杰希,”喻文州眉眼弯弯地冲着身边人一副无辜笑意,“我就是,机会难得,想跟你一起回去。”

“……一样。”

 


FIN.

*花吐病:起因暗恋,症状吐花,治愈方法和喜欢的人接吻。

*月亮上的心形斑来自微博NASA中文发布的冥王星照片上的心形斑。

写完这篇文的感想是……我再也不爆肝了TAT

 
 
 

@周_期为T 花吐是小周期的点文,QAQ太赶了没有带上周翔,回头补一篇带周翔的>///<

 

以下为广告时间:

 
 
 

欢迎订阅百日喻王活动TAG呀~~今天百日第九天XD,还有91天可以看~

顺便每天都在活跃着的喻王群:228448968,欢迎来玩呀///

评论(34)
热度(315)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