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双成(11)

√架空AU,心理医生 喻x吸血鬼 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1-




 




喻文州的手指仍搭在王杰希腰际,人却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身体的距离,从行为语言来说,王杰希将这一瞬解读为“失去信任”。




诚然他与喻文州之间本就没有绝对的信任可言。




就在喻文州眸中清光定在他身上时,他心里也不禁有所盘算——对喻文州的敏锐,惊愕有之。诚然以对方的性格,他若撒谎搪塞,能瞒得过喻文州才是有鬼了。




他索性不卑不亢地正视喻文州,沉吟片刻才问:“我能选择不说吗?”




“可以。不过我想通了一些事情,就在来的路上,城外的月光森林里,共生树下,”王杰希忽然直觉不好,却见喻文州不怒反笑,真真假假情绪掩藏极好,“所以杰希,初次催眠时,你梦到的情景是真的吧?只是梦里我的位置,是你自己,而梦里的你,就是将你变成吸血鬼的人,只是当时我的血对你影响太深,所以你将我换进了你的梦里。”




 




王杰希皱眉,嘴唇紧绷压抑着怒气:“你这是威胁我吗?如果我不说,就只能认可你说的?可那并不是我的回忆。”




“不是,你别生气,你应该记得我说过,催眠里完整的梦境,到底是不是你的心结所在?还是说,王杰希,你其实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什么?”王杰希冷眼相待。




喻文州不说话,手掌从王杰希腰际滑下来,顺势扣住对方的十指。




“杰希,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相信我不会伤害你?”




——这话你刚认识那天就说过吧?王杰希笑,就好像相识就一场算计,他哪里有这么重的疑心。




“如果你敢信的话,就把我下面说的话也信了。我感谢把你变成吸血鬼的你的同类,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会遇到你。心里不舒服,大概也是有的,不过我更关心你的未来,你把这里交给高英杰之后,你自己呢,去哪?”




王杰希苦笑,从控制中心侧面的窗口看去,窗外的城域是永夜,他活在了无光明的世界里几十年,现在喻文州问他以后去哪,他还能去哪。




“一直留在这儿吧。”




得到他的答案,喻文州沉默良久。




“那好吧,我尊重你。”




 




喻文州放开彼此相握的手,转身拉开控制中心沉重的门扉,他疾步而出,身影消失在王杰希视线里的最后一刻却被叫住。




“喻文州,”王杰希的脚步像是黏在原处,一动不动,他侧过脸试图掩饰自己动荡的情绪,“出了控制中心,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恩?”喻文州站在门外通道的阴影里,很快反应过来王杰希话里的意思,他弯弯唇角索性顺水推舟,“是啊,应该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呢?你是有什么想跟我说吗?”




“嗯,有,我们做吧?”




“在这?”




“嗯。”




“算了杰希,”喻文州总算是真心实意地笑出声来,“我没准备走,作为你的心理医生,总该负责任地观察一下你日常的生活状态,如果外面平息了的话,带我去你住处,方便吗?”




王杰希点点头示意,表情略有些不自然,脸颊肌肉紧绷着,看似沉着冷静,分明就是在未自己方才的冲动懊恼。




喻文州心里的阴霾却骤然一扫而空,如果王杰希愿意跟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做爱而不是吸血,是不是说明他心里起码有喻文州这个人。




如此牵强的自我安慰,喻文州自嘲,他简直像是四处收集糖纸的孩子,却从没想过奢求一块完完整整的糖果。




做就做吧,怎么也算一张糖纸吧?




 




*




 




城域里远比喻文州想象的安宁。




叛党肃清,万物寂静。




天幕垂星之下的夜生植物叶片厚实,他问王杰希这些东西是怎么长起来的,分明没有阳光,王杰希眨眨大小不一的眼睛,笑说这是魔力。喻文州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趴在窗口继续翻阅那一沓齐整的建筑设计稿。




“你以前是建筑设计师?”




“不是,是这个专业学生。”




“哦?”




喻文州笑笑权当应了,心里却疑云密布——王杰希的模样比他自己更成熟些,他一直以为对方是二十四五的年纪被变为吸血鬼,而对方说是学生?兴许是自己想得太多,毕竟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哪那么容易分清年龄。




“你还是想套我话。”王杰希笑,倒出的起泡酒随他一手抖漾满象牙色桌布——罪魁祸首当然是喻文州,他搁下那沓画稿,笑吟吟地托着腮问王杰希:“你这是用酒精自我麻痹,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做准备?”




“没有。”




“杰希你说不出来了?刚才是谁说要跟我做——”




“喻文州你闭嘴。”




“那要看你,怎么让我闭嘴了。”




 




对面透明的高脚杯中心被摇晃出细小的漩涡,看上去冰冷而苍白的手指附在玻璃表面,这张他很是熟悉的面孔看上去线条锐利,倒真像是冷血无情的样貌。




王杰希将酒杯塞进喻文州手里,声音低沉:“给你讲个故事,如果这样能让你觉得我们之间信任更多一些的话。”




“变成吸血鬼是二十多年前,也不算很久,他是这里的上一任首领,原因,如你所猜测,大概是感情。不过当时我没弄明白,我所在的城市吸血鬼并不共知,类似于传说或者影视作品中的存在,你大概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心情。”




“不解,而且绝望,那时候我一心投入在建筑设计里,感情这种事没心思管,所以也弄不懂对方的意图,后来,结果你知道了,我变成了吸血鬼。”




 




喻文州沉默。




他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杰希如今说起这件事一副坦然,可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他总能在脑海里勾勒出当年那个人类心底的仓皇。




他心疼,即使跨越时光,与此刻无关,他依旧无法抑制。




喻文州的手指握紧了手中的高脚杯,他无暇分出心神来思考这样的力度杯体能不能承受得住。




可他总得找个情绪的宣泄出口。




他问:“所以,是被迫的?”




 




王杰希勾起一个让喻文州觉得惨淡的微笑,继续践行自己讲故事的言辞:“那时候很恶心自己吸血鬼这个身份,所以抵触血,无论人的、动物的、甚至人造血浆,他觉得这是一种天赋,连纯正血统的吸血鬼都没有的天赋——其实我只是恶心,说了他也不信。后来他也想通了,不再执着感情,干脆把我当接班人培养。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他说我就算再恶心吸血鬼,也会负责下去,谁知道呢。”




“再后来,十七年前,吸血鬼内部肃清,闹得腥风血雨,他觉得自己撑不住了,让我吸干了他的血,死了。然后我接手过来,跟政府和猎人协会谈好条件,后面的你都知道了。”




王杰希的酒杯见底,起泡酒度数不算高,而他的体质也看不出喝酒会不会上脸。他依旧端端正正地坐在喻文州对面,脊背挺得笔直,不卑不亢,似乎说的真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他自己。




“不用你问,我继续讲,喻文州你别这么看我,眼神快盯进血管里去了,我又没有血。这些年,算是对吸血鬼的身份坦然接受了,因为这里的很多吸血鬼都是好孩子,像你见过的柳非,她特别爱往城里跑,从来不会惹事,出去一趟买够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回来了。还有小杰,虽然腼腆了点,却成长了很快,这次叛变交给他,收拾得干净利落。”




“哦——我跑题了,在你之前,我确实没碰过人血,人造血浆也很少碰,从三年前开始,我发现我的身体在以微弱的幅度衰老,我查过书,却没有先例,兴许是因为缺少血液供应。其实这个衰老速度挺像个人类,我很满足,今年年初,被英杰他们发现不对劲,再后来,托柳非找了你。”




“其实根本没什么心理问题,只是能力已经抵抗不过欲望而已。”




他终于抬起头,正视喻文州的双眼,言语虔诚:“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明白——”




“我明白。”




喻文州打断他,他站起身,绕到王杰希身后拥抱他。




“什么都别说了,我明白,想做的话,现在刚好。”




王杰希挑眉,讪笑:“听起来,你不想?”




“想,比你想的,还要早。”




 




喻文州紧紧拥抱住对方,在王杰希讲述时他一直在想一件事。




十七年前他还年幼,作为吸血鬼猎人家族的后代,亲眼见证了一场血腥的厮杀。那时他帮身边比他年幼的黄少天捂住双眸,却感受到身旁小狮子一样孩子的愤怒。




他也恨,他讨厌这些不该存在的生物。




直到那场血腥平定后他遇上一个人,那人高贵而优雅,帮他拭净脸颊溅上的鲜血。那人试图跟他聊天,话很少,甚至说得有些艰难。




可是他的话喻文州一直都记得。




他说吸血鬼存在即合理,他们也在争取更有利于双方的生存方式,他们生来被赋予邪恶和厮杀,可事实上他们固步自封、不求进取,偏安一隅、只图安定,因而才有这场分裂的肃清。




他们挣扎着寻找血液以外的乐趣,也过得很好。




成年后的喻文州想起这段话,觉得兴许是年幼时的自己太过幼稚,竟始终将其奉为圭臬。




可不得不承认,那个人所说言辞,确实扭转了他后来人生的方向,决定了他单纯作为喻文州这个人的部分观念。




 




而当年那个人——或者说吸血鬼,现在被他紧紧拥抱着。




是王杰希自己缔造了这场相遇。




无需多言,他们想的已经够多,血液是羁绊,观念是牵丝,这都不是关键。




感情才是真真切切想要拥有彼此的源头。




 




tbc.
















最近状态一直不太好这文卡得厉害orz




所以会卡一卡,下周末吧应该能把后续+结局都一起更出来。




为了表示卡肉了的歉意白天更个带肉的短篇吧(如果能写完的话……




之前评论里说的微捆绑……会有的……对了结局是HE。




写到这,简单地说,这文的初衷其实就是:你塑造了我关于你的观念,而我带你走进我的世界。好绕……我瞎扯的。





评论(14)
热度(182)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