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双成(9)

√架空AU,心理医生 喻x吸血鬼 王。




√周黄依旧在~








[1] [2] [3] [4] [5] [6] [7] [8] [9]
















 




-09-




 




“王杰希?”




“……”




被喻文州压在身下的吸血鬼抽出手回抱住他,嘴上没回应却在他颈间蹭来蹭去,发梢拂过的瘙痒直传心底,王杰希不说话,喻文州便在心里肆意曲解为他难得的撒娇,纵然知道是曲解,也乐得反手抱住他。




“喂,杰希啊。”




他在王杰希看不到的地方眉眼弯弯,笑容宠溺又带几分无奈。




“嗯?”




那人偏偏还埋首在他颈间,嘴唇与颈部的肌肤贴着不肯放开,冰凉的鼻尖刻意慢悠悠地蹭过喉结,似乎还迅速地用舌尖舔过他自己的齿痕,挑衅似的抬起头对上喻文州的笑眼。




喻文州拇指落在他唇上,不轻不重地拭去晕开的鲜红:“满足了?”




“不满足。”




瞧见王杰希认认真真皱起眉头,喻文州反而矜不住笑意,手指在对方耳廓摩挲,皮肤染上他的温度:“你当我血不要钱啊?”




“要吗?”王杰希一脸认真。




“行吧,勉强,对你免费。”




“喻文州,”他顿了顿,试图摆脱钳制占据主动,却仍徒劳被人死死压住,只得喟叹,“刚才……继续吧?”




“哦?你还要血啊?那继续呗。”喻文州说着扯开自己的领口,锁骨尽数袒露,衬衫上还沾着斑驳血迹,王杰希见状闭眼、屏息、扭头,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掰过吸血鬼的下颌,轻笑的气音钻进被揉捏酥麻的耳廓,顺势覆上还沾染血腥气的双唇,极尽温柔缠绵。




王杰希在被动亲吻中喘息急促,不得不依靠喻文州度过来的空气,他紧紧抱住他的脊背,气短到脸颊绯红一片也执拗地不肯推开。




反倒是喻文州的舌尖在他唇上舔舐尽鲜血后堪堪退开,笑意深深地望着他。




他刻意意味不明指代不清:“杰希你说的,是这个继续吗?”




王杰希反倒不躲不闪,勾住他的脖颈迎上他,喉间溢出满足的喟叹:“嗯,我不是只想要你的血。”




还想要你这个人。




 




说出来的瞬间如一身重负瞬间倾泻,周遭尽然轻松。




王杰希小心翼翼地抚摸对方身体上自己留下的印记,下意识用手在伤处划十字,喻文州却顿时僵住,同样是出自身体反射,推开王杰希站起身来。




温存须臾被打破,王杰希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在人类的脖颈划出十字形伤口,放尽鲜血,再让其吸食吸血鬼的血液,是为初拥——吸血鬼与人类之间以血为盟、牢不可破的誓言,自此成为血族同类。




尽管喻文州极尽纵容他,却也早就立下底线,便是不能进行初拥。




 




喻文州率先调整好状态,坐回王杰希身边,笑容却着实冷了三分:“对不起,我反应太大。”




王杰希几乎是鼓足勇气才勾住他的手——幸好没有被甩开——他深深吸气,努力解释道:“我没有想过把你变成同类,从来没有。”




“我信你,”他若即若离地紧了紧彼此相握的手,“只是不早了,你要走的话,最好在少天和小周下来之前走。”




“那……有缘再见?”




“可能吧,过一阵可能去南半球转转,这个缘分,有点难。”




“嗯。”




王杰希几乎是不知所谓地应下了,站起身试图走得潇洒决绝,却还是半途回过头来指着自己的脖子,眼里透着点担忧:“记得涂药,早点好。”




就是这一回头,他看见喻文州搁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住,骨节青白,他是不该笑,心情却莫名带上点雀跃,这一走神,喻文州便站起身,跨步还未站定在他身前便一把揽过他的腰。




不甘寂静的雪鸮从二层顺着扶手扑腾着滑下来,客厅里两个人相对无言,想在用平静的拥抱滞留时间。




喻文州竭力压抑住自己,勉力支撑的笑容不过轻薄一层,一戳可破:“你说得对,有缘再见。”




 




*




 




正如王杰希所料,C城内早已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




三日前在H街区发生一起吸血鬼袭击事件,被害者血尽而亡,尽管政府实行消息封锁,联合各方自媒体掩盖事实真相,流言依旧风起云涌四处流窜。




猎人协会被指失职,一时千夫所指,轮回总部门前被泼了十三色油漆,蓝雨则足足被市民每日游行三次,定点打卡,苦不堪言。投诉电话更是被打爆,更有甚者不断要求协会提供私人保护,让一干人等焦头烂额。




C城内人人自危,尤其是经历过十七年前血腥事件的市民,更恨不能夜不出行。




 




喻文州也应黄少天的要求回到蓝雨总部。




他一进门就被人扑上来拦腰抱住,卢瀚文撒娇似的蹭了两下,鼻子皱皱的,忽闪着眼睛盯住喻文州:“队长你身上味道好冲啊,哎?你受伤啦?”




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发,微笑着回应了。环顾一圈,郑轩正懒洋洋趴在桌边一脸愁容地等待投诉电话,徐景熙和他大眼瞪小眼,宋晓与李远不在,估计是白天也不能放松巡视。




郑轩见他回来,站起来迎他:“队长你可回来了,呃……你被咬啦?”




“阿轩你又没见识,我每次被咬了你就说我怂,我和队长一样是做诱饵的,被咬很正常的吧?”徐景熙痛痛快快地担任吐槽役,转过头来立马甩开鄙视的神情跟喻文州打招呼,又道,“呃……队长,你这被咬得有点深啊?”




“肯定是黄少不中用没保护好队长!”




“都赖黄少咯?压力山大……”




“那就赖黄少呗。”




喻文州笑:“恩,都赖少天。”




“我靠我说你们!一个个的,文州回来就有靠山了?见利忘义!”黄少天这才风风火火地跟在喻文州后面进门,闻言便佯怒开嗓。




“我是利你是义啊少天?”




“不是文州,队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知道,隔壁家那个大门五颜六色的好看爆了,周泽楷他啊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看了一会,跟我讲,也该装修了,我去笑死我了,他怎么这么可爱啊他。”




卢瀚文自觉捂着眼睛拖着重剑出了门,嘟囔道:“啊——黄少黄少我瞎了。”




郑轩拎起电话:“啊您好投诉尽管来吧吧我不想再听脱团狗伤害我了。”




徐景熙扁了扁嘴,把喻文州往前一推:“队长,单身狗的面子靠你撑了!”




喻文州淡然一笑:“对不起啊景熙,我回来,就是想处理一下我男朋友的事情。”




众人:“……”




 




黄少天自然知道喻文州这话不过是随了气氛半真半假,他凑近喻文州,将右手伸开摊在彼此之间,正色道:“总之,队长,欢迎回家。”




“谢谢少天。”




喻文州这些天一直被王杰希的事情所压抑,如今为情势所迫回到蓝雨,却难得的心情大好。多年来他始终不愿意面对极端的杀戮和针锋相对,而如今黄少天愿意代表蓝雨妥协,他们也就有必要为C城回归平静做些什么。




因而他选择回归,并不代表自此站上与王杰希相对的立场。




反倒更容易“有缘再见”罢了。




 




他一直很在意王杰希受伤后,为何只有伤口,皮肤翻出却没见一滴血迹——这并不是吸血鬼的常态,反倒更像是被血尽而亡的人类。




所以他通过蓝雨的消息渠道查遍有关王杰希的资料。




可这份资料显示,王杰希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便是在十七年前的血腥事件,他以犀利果断又深不可测的诡谲手法完成了吸血鬼内部的肃清,自此吸血鬼一方有了与政府谈判的筹码,两方关系愈发和缓。




喻文州有些怀疑。




纵然王杰希的强大坚持自不必说,这些年来却似有培养接班人的意图,诚然这点王杰希也曾向他透露过,彼时喻文州并未多想,只当作是未雨绸缪,可如今看来,吸血鬼叛变一事举足轻重,王杰希竟真的敢全权交予高英杰处理,想必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磨练。




他为什么这么急切?




以吸血鬼几近永生的寿命,他完全可以再等一等,慢慢培养接班人。




思及初见柳非时她的形容、周泽楷带来的叛党报纸、徐景熙提供的资料、王杰希的心理状况和他的伤口,一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想法在喻文州心里成形。




从容淡定如喻文州,也说不清他现在对王杰希,到底有多担心。




想到这个名字,唇角是勾起的,心境却分明如坐针毡。




所以他必须尽快见到王杰希,确保他的安全。




 




所幸依情报所言,吸血鬼叛党举意进攻的日期临近。




高英杰兵行险招,孤身一人来到C城轮回总部,与周泽楷定下协约,举轮回之力相助此番除乱。事后周泽楷说起虽语焉不详,对高英杰的赞赏却毫不掩饰,桌上黄少天酸溜溜地吹了个口哨,气性不过三秒又示威似的将恋人拉过来亲吻才作罢。




喻文州心说高英杰又不在,示威给谁看,想秀恩爱,直说。




周泽楷也是,看起来带点羞涩弯着唇角,分明死死按着黄少天后脑不让人后退。




喻文州心累叹息,莫名其妙地,就想起王杰希来——那个人虽然成熟冷静,资料里的作风果敢沉稳,大局之下偏偏隐藏着各种出其不意,令人难防,可说颇具大将之风。可在他面前,感情纯粹得像是白纸,连试探和忐忑半点藏不住,尽数被自己收在眼底。




甚至有时候还有那么点可以被曲解的孩子气,喻文州不自觉笑开,眉眼温柔。




他收了心思,轻咳两声示意对桌的那对恋人,将手中的地图摊开给两人看:“高英杰既然向轮回求助,小周你就按着你们的协约做。少天,我们也必须帮帮忙,依情报来看,吸血鬼A区会是主交战战场,显然他们两方实力相当,叛党笼络了流窜吸血鬼的势力,不容小觑,高英杰为了确保胜局,才不得已来找小周,这点你们应该也清楚。”




“可是F区,叛党老巢,他们显然无力顾及,虽然蓝雨跟那边关系一直不太好,高英杰不可能来找你,可是他有没有等蓝雨主动去帮他们肃清的意思,我就猜不透了,毕竟他也挺随他师父,猜不透。”




“嗯,是随。”




周泽楷笑着应了声,弯起的眉眼盯着喻文州看,分明就是在笑他话里那句还非得避开王杰希的名字。




“咳,说正经事,”喻文州别开脸佯装正色,“所以少天,我们从T-G-F一线切入叛党老巢,完成清剿。”




黄少天勉强点头算作答复,喻文州的战术布局他自然不会怀疑,可他也没想多上心地帮王杰希做事,借叛党之力削弱王杰希的势力,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只是其中尺度,还得喻文州来把握。




“你同意就行,那这样,景熙来做副诱导就好。”




“队长——你?”




黄少天怔住,惊愕到话都接不下去。




“嗯,我来做主诱导,F区的主战场,交给我。”




tbc.








改了前文一个时间BUG,是王杰希来C城市17年前。




喻总终于…………差不多想通了。

评论(35)
热度(214)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