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双成(6)

√架空AU,俗套可能有狗血,心理医生 喻x吸血鬼 王。




√(⊙ ︿ ⊙)








[1] [2] [3] [4] [5] [6]




















-06-




 




时冷时热,似是而非。




对方将情绪控制在合宜的分寸里,王杰希怀疑自己看到的连冰川一角都算不上,浩海下暗流汹涌都在那人心里罢了。




喻文州安定站在原处,并没有等他回答的表示,却也不曾想要将这一页荒诞篇章揭过。




“我说,王杰希,”喻文州侧过脸避开他无从解读的眼神,伸手拉住王杰希的小臂,略一使力将人推到窗口,将玻璃窗完全敞开,混着花香的暖风习习而入,“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什么?”王杰希不解。




“没有感觉?”




王杰希定定站在窗前,攀附墙面的藤蔓植物听随风动,他感官敏锐,细微声响入耳,除此之外,就只有站在他身边的喻文州身上夹带的淡薄血气。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我是说,”喻文州转过身,连礼节性的笑容都不愿给予,“对面的家里有两个大人,四个孩子,你看窗口,他们都在家,开着窗,你没有吸血的冲动?”




王杰希如实摇了摇头否定。




“那遇见我之前,教堂前面人来人往,你有没有控制得很艰难?”




“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一字一顿,脱口艰涩:“我问你,有没有。”




“没有,几乎没有冲动。”




“在我之前呢?还对什么人克制不住吗?你吸过多少人的血?”




他看似平静淡泊,却让王杰希觉得步步相逼,只得如实回答,声音轻得像是喟叹:“没有。”




怕他误会,又添上一句:“之前,只是说不清地渴,关了自己几天,被英杰他们小题大做而已。血……你是第一个,对不起。”




喻文州依旧看上去没什么情绪,只是低着头,不再咄咄相逼:“只有我一个?”




“对,只有你一个。”




 




喻文州叹了口气,极费力地牵了牵唇角,却还是看起来像苦笑。




“王杰希,血和人,你最好分分清楚。”




他话如平地惊雷,王杰希这才醒悟过来,喻文州的冷淡和强硬,不过都是建立在自己控制不住想接近他的基础上;喻文州不过是误会他被欲望控制的亲吻,还有近似情人间的依偎。




可是真的是误会吗?




喻文州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肯接近他,肯笑着站在他面前笑着跟他说话的人类。




王杰希盘问自己,喻文州却没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他从桌边整好一沓材料,轻飘片地搁在桌边:“我昨晚整理好的治疗方案,除此之外——”




“你想多了。”




王杰希打断他,一把狠狠推上窗,他没再分出半点眼神去看喻文州一眼,从走出房间到走出喻文州这栋房子,不带一丝一毫犹豫。




喻文州站在窗口,瞧着那个格外显眼的背影。




王杰希站在空荡寥落的街巷里,身上穿的还是喻文州的衣服——还算合身,但却跟喻文州自己穿起来气质完全不同。




从房门口到浓密树荫下,从面容淡然到冷漠,手起刀落间,借着树影隐蔽的流窜吸血鬼便化为飞灰。喻文州心底一惊,这只吸血鬼什么时候被埋伏在这的他都完全没有留意,反而是王杰希比他更早注意到。




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冷静,情绪不稳的会是王杰希,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他比王杰希还要不淡定,从对方颤抖着抱住他的时候说“一会儿”,他很清楚自己费了多大气力才忍住没有转过身去回抱他。




喻文州负手站在窗口,眼睁睁看着王杰希干掉一个同类,然后在那片树荫下伫立良久,最后靠着树干坐定。




他还是好想抱住王杰希。




想告诉他,不能跟人好好交流没关系,他不怕慢,可以慢慢来;想要血没关系,他可以给;甚至想要亲吻也没关系,他可以慢慢教他怎么才算是一个能够表达感情的、不完全是索求的亲吻。




这些几乎是心疼的纵容,如果都表达出来,喻文州很清楚结局是怎样。




他知道自己不能。




主动接近的是他自己,现在冷冰冰划清距离的还是他自己。王杰希被动、无辜、倒霉,想到这三个词,喻文州不禁失笑,还好现在只是纵容和心疼而已,还好在进一步愈演愈烈之前,他理智地打住了。




 




喻文州仍旧站在窗口,恍惚间觉得正午阳光刺眼。




王杰希站起身,微微抬头看了眼无人的玻璃窗,片刻踌躇。




喻文州拉开门,险些从古旧的木楼梯上跌倒。




王杰希的手搭在门上,停顿片刻,转身离开。




 




“王杰希!”




喻文州脚上还穿着居家的拖鞋,三步并作两步追上步履不停的王杰希。




“你现在走,是对整个C城的不负责,你根本不能为市民的安全作保证。你答应了让我治好你再走,现在反悔……”




“我就没有信用效力了吗?”




王杰希噙着笑接话,神色如初见,警惕而冰冷。




喻文州一怔,却也瞬间明白过来,王杰希是自觉将两人的关系推回原点而已。可是他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释然还是失落——尽管他是没资格失落的那一个。




“是的,我至少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责。”




“我离你远一点,你不是更安全?”




喻文州语塞,果然是他自己失去理智了。




他勉力支撑:“那你刚才犹豫什么,要走的话,我追得上你?”




王杰希的眼神像是审视,远远地把喻文州从头打量到脚,那眼神说不出哪里奇怪,却让喻文州觉得很头疼,末了他笑了笑:“我只是想拿回落在你住处的那幅画,画了一段时间,丢了可惜。”




“那为什么不去拿?”




“麻烦,”王杰希移开眼神,声音冷漠,“而且看到你,身体会不舒服。”




喻文州冷笑:“是吗?”




还未及他动作,王杰希却如预想到他的动作一般率先按住了他的手,几乎是咬着牙声色俱厉:“别再拿你的血诱惑我,喻文州,我不傻,你根本就是知道自己的血不正常,你控制自如,也不怕玩过了?”




喻文州抬起头,绕到王杰希正面迫使对方与他对视:“你发现了,为什么不说?”




“第一次,夜里,你试探我会不会救你;第二次,你用自己的血试探我可以控制到什么地步;第三次,你用血让我平静下来不抵触跟你肢体接触;第四次,你……”




喻文州手上用力,狠狠捏住王杰希的小臂,冷声打断:“我只是问你为什么不说。”




“因为你不是想害我。”




 




喻文州几乎快要失语:“可是我骗你。”




王杰希失措似的展颜笑开,兴许是正午阳光太炽烈,显得他肤色更加苍白。他不再逃避,忍着剧烈的反胃感和颤抖看向喻文州:“我也利用了你。”




“我留在你这里,只是想给英杰一个我不在的理由,给他制造一个平定内乱的机会,既然是他们推我出来治疗,断然不会太刻意。”




“而你,可以让我随意索取你的血,这个选择再好不过了。”




“所以喻医生,你不欠我的,我们不过彼此彼此。似乎你隐瞒地更多一些,夜里那个放了一枪就走的猎人,是经过你的授意吧?你的血象异常,而且控制自如,这种存在是对吸血鬼最大的陷阱,所以你根本就是个吸血鬼猎人吧?”




王杰希歪了歪头,笑容干净得诡异:“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他前进一步,喻文州却没有退。




“我说不是,你也不会信。”




喻文州的笑分明就是自嘲,他的神色像是一把锐利尖刀,王杰希心口蓦地一抽,像是喻文州的鲜血在他体内不安跳动。




 




“你什么时候想明白的?”




喻文州脸色不太好看,瞳孔灰颓,他仍坚持着不退却。




“刚才在树下,突然想到如果你是普通人,怎么活到现在的?静一静就想通了。”




——不受你的干扰,自然就想通了。




“我一年大多时间都不在C城,在的时候有专职的猎人保护,这难解释吗?”




王杰希笑得轻蔑:“你的猎人呢?叫出来瞧瞧。”




偏偏就这么巧,黄少天今天的确不在。也是还好不在,要是他在,恐怕就没这么好收拾。




喻文州失力地用手撑住了身后的石壁,深深吸了口气,背上的冷汗细细密密蒙了一层,他竭力调整好情绪,正色道:“好,我是猎人协会的没错,但是我没骗过你,我是想治好你,以保证短时间内无后患。既然你也利用我,何不继续利用下去?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我保证你的安全,也请你继续配合我。”




王杰希伸出手,在喻文州颈后的伤口上不轻不重地按了下:“其他的呢?”




“我的血?”喻文州笑得不甚在意,“随您取用。”




王杰希却被这一句话触怒,用力按住他亲手覆上去的纱布:“收好你自己的血吧,你这样也不怕玩过头,哪天真的死在——”




“我并不怕死。”




 




*




 




王杰希在喻文州的诊所留了下来,彼此佯装没发生过任何事。




他按着喻文州的治疗计划一点点跟着走,隔几天做一次催眠,却再也没有进入过那样光怪陆离的梦境。




诚然他最终还是被喻文州确诊为抑郁性障碍症和轻度恐慌症,症状为抵触与人类交流,严重时会产生剧烈生理反应。但他的心理医生再也没有像初见时那样尝试与他交流,只是时不时做些辅助性治疗加之药物治疗。




甚至在他不小心拿错药瓶,吞下过量单胺氧化酶抑制剂时喻文州都没有拦下他。那人只是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他咽下去,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拿错药瓶了。




彼时王杰希不过也只是愣了片刻,又拿起正确的药片吞下去,行云流水不带半点迟疑。




每天的治疗不过两个小时,除此之外他就只有三餐会见到喻文州,后来他不经意说起其实吸血鬼不用进餐也没关系,喻文州便再也没有在家做过饭。




对于患者和心理医生的关系来说,没有任何不正常。




可是王杰希偏偏会想起初见那天晚上与他贴墙站着伸出手触碰他的喻文州。




心底的柔软不可遏制。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吸血鬼叛党尝试过打入内部,却碰上了硬钉子刘小别,不仅溃败还不得不牵出一批卧底。




可王杰希不在是他们最后的机会,这一点王杰希再清楚不过,不出三天,对方一定会有大规模行动,到时也是他的归期。




至于喻文州,他不愿意再去想,彼此维持这种透明的利用关系,再好不过。




他有自己的责任,在确保高英杰完全成长之前,他不能离开,也不能退却;而喻文州,如果他是吸血鬼猎人,两相对立,结果分明。




就算喻文州不是猎人,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类,他们的交往关系,早晚会变成单纯的给予和索求。




王杰希扔下画笔,呼吸着屋里纯粹的白雪松气息,画面上的建筑宏伟却荒诞,一眼看去便知道根本违背了建筑设计原则,无疑是一张再失败不过的设计草图。




他却没有销毁,小心翼翼地收在了一旁的画夹里。




王杰希缓缓站起身,试着活动了下发麻的左腿,他压下心头的敌意抱臂站在窗口张望——他感觉得到,附近这个强大的猎人已经在周围逡巡三天,敌意浓得快要破窗而入,却始终没有采取行动。




他很费解,却随时警惕。




“喵。”




奶白色的小猫挤开门缝钻进来,抱住王杰希的腿挠挠蹭蹭,王杰希蹲下身搭起它的前爪抚摸背上绒毛。




 




玻璃窗被推开。




男人落在他身后的木桌上。




没有动作。




 




“小黄过来,你趴在吸血鬼手里,也不怕他把你吸成猫肉干,到时候谁救你?文州找我算账我上哪去赔他一只猫?”




布偶猫像是听懂了一样,扭着身子从王杰希手里挣脱出来,三下两下跳上桌子,发出撒娇一般的叫声。




“王杰希啊,真是久仰大名,好不容易等到文州不在,走吧,咱们出去说。”




“一局定输赢,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活。”




 




tbc.





评论(41)
热度(241)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