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双成(5)

√架空AU,俗套可能有狗血,心理医生 喻x吸血鬼 王。




√这章完全纯感情(?)进展……








[1] [2] [3] [4] [5]
















-05-




 




狠狠地咬下去就是了,好想刺破他的皮肤。




此时此刻王杰希几乎不知理智为何物,他的手钳制住喻文州的脊背,像是锋利的爪牙遏制猎物——暴露他作为吸血鬼的一切本性。




猎物的颈动脉加速跳动,甜香的血液几乎就要穿透皮肤溅到他苍白的脸颊上。




就差一点,毫厘之间他就要尝到对方鲜血的滋味。




 




一缕刺眼的阳光扑面而来,王杰希避之不及,堪堪被晃得一霎失神——尽管他并不像传说中那样惧怕光明,但吸血鬼的本性仍在,狭小晦暗的空间里蓦然射入光芒,足够让他措手不及。




喻文州挣扎着拉开窗帘的手还在颤抖,他深深吸了口气,就在王杰希失神的一瞬间揽上了对方的后颈,但他却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安慰似的抚摸他冰冷的皮肤。




“你冷静点,无论你刚才看到什么,都是梦,冷静下来。”




——怎么可能冷静,如果一头野兽在你身后追着,你可能不跑吗?都是本性驱使而已。




“好,我知道你没办法冷静,”喻文州竟然在诡异危险的坏境里安然笑了笑,将搭在王杰希颈后的手撤了回来,撕开自己脖子上的创可贴,在吸血鬼的钳制下费力地转身,偏偏头指向自己的伤口,“再有个牙印的话,我还要贴一次,不如别换地方了。”




他语气平静,却如漏夜孤灯,生生燃回了王杰希的理智。




喻文州,他的心理医生,背对着他,几乎是在他的怀里,指着自己颈后的牙印放纵他吸血。




这个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王杰希犹豫了,可是鲜血对他的诱惑太大——过去的几十年来,他把自己禁锢在隔绝人类的空间里,从未有一个人这样鲜活地站在他面前,微笑着接受他充满侵略性的本性。




那么,他自己现在的欲望,到底是血,还是喻文州的血,抑或是——




 




王杰希打住了自己的念头,他俯下身,双唇贴上干涸的血迹,但也仅仅是贴了上去,他抱住喻文州,确保人不能逃走,可有那么一瞬,他倒希望那个人挣扎、试图摆脱他,以正常的对待吸血鬼的态度来对待他。




这样他就不会有异样情绪滋生。




“你在犹豫吗?失血超过1500cc的话,我会休克,2000cc的话,我会死。你需要多少,先告诉我一声,我做好心理准备,或者……先把急救中心的电话输进手机。”




喻文州话刚说完,颈后却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并不是尖利的牙齿,反倒像是情人间惩罚性的情趣。




他愣在原处,对这个意味不明的动作措手不及。




他深深吸了口气,试图控制自己浓稠到几乎要爆开的情绪:“你如果控制得住,就放开我?”




他感觉身后的人在颤抖,战栗的身体昭彰意志与欲念的斗争,冰冷的嘴唇在他脖颈流连,细软的发丝扫过,几乎是依赖性地,抱住他身体紧贴,像是求生的动物依靠本能依偎缠着他。




“一会儿。”




“嗯,”喻文州听见他闷闷的声音,笑得无奈,“你梦见什么了?如果你是听了我的暗示,你梦到的东西大约就是你控制不住自己的症结。”




王杰希沉默,扣在喻文州腰上的手紧了紧。




“介意跟我说说吗?”




“介意。”




喻文州失笑:“对你的心理医生,怎么可以不坦诚。”




“是你催眠做得不够好,要不然我怎么会醒。”




还真是理直气壮啊,喻文州想着掰开他的手,细心遮住王杰希的双眼,缓缓拉开厚重的窗帘,春光将晦暗一扫而光,窗台上玻璃缸里两尾鱼游得欢畅。他转过身,扶住还满脸迷茫人的双肩,眼尾含笑,刻意问道:“这样抱着我,没有生理反应?”




王杰希简直想堵住他的嘴。




何况他有没有考虑过,“生理反应”四个字,有多容易引人绮念。




 




“做个交易吧?你告诉我你梦里看到了什么,我让你吸血。”




喻文州血的气息像是随着他的话逸散,王杰希拨开他的手,双眼沉湎于纠缠不清的欲望,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心脏加快跳速,正午阳光刺眼,背光站着的喻文州面容像被光芒掩蔽,或者说,是跟光芒融为一体。




“不怕我骗你?”




“我是心理医生,你骗得过我?”




尖牙落在他未愈合的伤口上,春日阳光笼罩下,两个人背离传统地进行着一场自愿的交易。




血液像是顺着身体里的通道走错了方向,径直涌入王杰希的心脏。




他睁开眼,站在他身前的人抬着头似乎在看窗外,喻文州在阳光下微微泛红的耳尖仿佛要滴出血。他心口猛得抽搐,顿时停下了贪婪的索取,双唇却未曾从他颈间离开,自然淌下的鲜血落在他舌尖,不留神下意识舔过,却得到喻文州强硬的反应——他掰开王杰希的手,侧身退了开去。




 




*




“跟我讲讲你的梦吧。”




喻文州不甚在意走到一旁,甚至没有抹去颈后的血迹。他蹲下身来,在一堆碟片里挑拣,指尖修长泛白,映入身后人眼里竟然觉得赏心悦目。




王杰希敞开窗子,却在气流交换的一瞬间又狠狠关上,诚然他并不想让这种旖旎又暧昧的滋味分享到别的同类意识里。他一副认命表情,屏息避开空气里浓郁的香气,声音几乎是呢喃:“你伤口还在流血。”




“哦,”喻文州将CD推进仿古的留声机播放器,从桌上抽了纸巾擦去鲜血,回过身抱歉一笑,声音化进钢琴快板中,“不好意思,我这就解决好,唔……等我找到创可贴。”




他一手用纸巾捂住伤口,一手在橱柜里翻找,动作有些急切,连倒下的书籍也顾不上。




“创可贴会贴到伤口,有没有纱布,红药水?……现在还用这东西吧?”




“有的,”喻文州总算翻出创可贴,“太麻烦了,自己看不到后面。”




“我帮你?”




喻文州牵强地冲他笑,扣在高音上的小提琴音如沉思追忆,恰恰与这个似是而非的笑容相和。




“我可以克制住。”如果你不诱惑我的话。




喻文州没说什么,只是将没贴完的创可贴扔在一旁,从方才翻找到的药箱里拿出红药水和医用纱布,摊在桌子上,自顾自坐下,一串动作旁若无人。




“音乐治疗可以做辅助,克莱斯勒的《维也纳随想曲》,大概你可以在音乐宇宙里想想你家乡的山水,帮你平静下来。”




 




光辉的连弓拨弦确实引人遐想,拥有让人平静的力量,可是你在面前,平静二字根本是无稽之谈。




是你的血,还是你的人。




 




王杰希收回心思,小心地帮他涂药水,他的手触碰到喻文州的皮肤,对方下意识抖了一下。




“怎么了?你,怕我?”




他掩饰住情绪看似平静地问,却只收到人似是而非的轻笑气音。




王杰希的手顿在那里——对于喻文州来说,他是个荒谬的侵略者,尽管他知道喻文州留下他必有目的,可他自己何尝不是在利用对方。




两相抵消,他只能剩下侵略者的身份。




见他失神,喻文州回过头来笑了笑,笑意清浅温和:“没有,只是你手有点冰,不碍事。”




“嗯……”王杰希迟疑了片刻,却言不由心,他将手上的棉签搁在桌子上,双手搭上仿古留声机的播放器,碟片播放处的热度烙在手心。他僵硬地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心全神贯注地感受机器传来的重音频率,好像这样就可以无视喻文州异样的眼神。




他用暖过的手帮喻文州上药,叠好医用纱布小心翼翼地覆在伤口。




他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喻文州从未与他讲过话,甚至没回过头来看他一眼。




王杰希怔在原处,他知道自己是真的不擅长与人交往,甚至现在,他想要跟喻文州表达的歉疚和担保都无法组织出口。他很在意喻文州强硬地掰开他手的动作,也在意喻文州似是而非的笑容。




可是他都说不出口。




他无法说,作为一个侵略者的身份,也不容许他示弱。




 




喻文州转过身,显然是调整好了情绪,微微颔首道谢,面上是合宜的微笑——可是一点也不像他坐在王杰希对面吃早餐时的笑容。




“你还没跟我讲你的梦。”




王杰希退了开去,像是树立一层屏障将自己隔绝在墙边,他靠墙站着,鲜见地略略弯了膝盖,以沉默抵抗。




喻文州却也不逼他,只将音乐声调大。




“梦境里是你的潜意识,或许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关于你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症结究竟在哪,王杰希先生,你有义务配合我。”




“如果我不说,你准备把我举报给猎人协会吗?”




王杰希的话脱口而出,说完就感觉糟透了,这样揣测喻文州,大抵只会让对方更不近人情。




果然如他料想,喻文州的笑意冷了下来。




“没错,被你看透了,我的确不会这样做,威胁不到你了,”他用停滞的瞬间审视王杰希的反应,却如料想收获眼底一片灰暗,“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就算是你对我的血无法自拔也没关系,我只想治好你,其他的我不计较。”




喻文州平静无波的眼神瞧着王杰希,就像在告知对方,我不介意你把我当人型血库,不在意你的心思,只要能把你治好永保无患就够了。




果然在他心里自己还是个危险的吸血鬼,王杰希笑得释然,繁杂的心绪瞬间平静下来——他们之间没有暗流涌动,如是简单,甚好。




“对了,”喻文州似乎已经习惯与王杰希的交流不畅,自顾自说下去,“我可以把血给你,不过你得保证,不把我变成吸血鬼。我不是很清楚,什么样的条件下会发生转变,失血过多吗?”




他微微抬了下颌,等着王杰希的回应。




“失血休克,加上,吸血鬼本身有这个意图的话。”




怎样有意图,怎样操作,这些显然喻文州都不会有兴趣,他要的只是一个保证而已,这一点王杰希很清楚。




“那就没问题,你忍不住的话,随时可以找我,我这样保证,你还不准备告诉我你潜意识的梦吗?”




王杰希冷着脸,在心里嘲笑自己,他觉得即将出口的话简直是讽刺的笑话。




“好,我说,”王杰希背过身去,躲开让他觉得为难的视线,“我梦见我想把你变成吸血鬼,而你不反抗。”




“你没听错,就是你,喻文州。”




王杰希发出一声低微的气音,分辨不清是冷哼还是叹息:“现在你还觉得,这是我问题的根结、是我的潜意识吗?根本是荒诞无稽的吧,我的医生,喻先生。”




 




他不想回头,不想接受喻文州的反应。




但他可以想象,对方那张温文儒雅的面孔做出惊恐的反应,最多也就是瞳孔放大,然后一瞬间掩饰下来而已。




喻文州对情绪的控制一向很好,能让他察觉到,就是超脱了自身的承受范围——比如方才,头都不敢回的喻文州。




“能说的详细点吗?”




全然来自心理医生的问询,不带半点私人情绪。




王杰希也只能以冰冷的语气回应:“我们,吸血鬼的森林里,满月下面,我,嗯,我抱着你,吸你的血,我跟你说为了我,变成吸血鬼吧,你点头了。”




少顷空当,连音乐都是空拍。




“好,我记下了。不过这次只是适应性的催眠,今后还得继续。”




喻文州说完,只顾着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自己的笔记本,转身给窗台上的观赏鱼喂食,他像是刻意把王杰希晾在那里,没有任何表示。




 




打理好一切,他举步走到王杰希面前,将封闭自己的吸血鬼掰正过来,正对着自己。




喻文州恢复了素日里温和亲切地笑意,他的食指点在自己嘴唇上,兴许是因为失血,他唇色略显苍白,而后他对上王杰希的瞳仁,低声道:“下次要血的时候,别再从这里过。”




王杰希的脑子瞬间轰鸣,回想起自己被欲望控制时候那个敷衍而粗暴的亲吻,几乎想立刻逃离这个房间。




“毕竟没人希望,初吻是这个样子的。”




他还是笑,不像愤怒也不像苛责,轻声细语的样子却让王杰希更想避开——更何况,他竟然,说是初吻?




“初吻?”王杰希没控制住,下意识问道。




“你觉得呢?”




我上哪觉得去,他想。




不过还未及他找到合适的措辞,喻文州偏偏侧过脸笑得惬意,半边面孔笼在阳光里:“骗你的。”




 




tbc.












[下章戳戳戳这儿]




如果我说暖手梗来自经常把我烫一下的苹果适配器,大概就一点美感都没了_(:зゝ∠)_




 




 





评论(19)
热度(213)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