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双成(3)

√架空AU,俗套可能有狗血,心理医生 喻x吸血鬼 王。




√小周上线,微周黄上线。








[1] [2] [3]












-03-




 




“麻烦你……”




“什么?”喻文州见他停顿,没好气接话,却很快注意到王杰希靠在墙上,指尖有轻微的颤抖。




他的手指修长,慢慢收束起来握于掌心,呼吸有些艰难,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别过脸紧贴在墙壁上大口喘息,睫毛在白皙的眼下颤动,声音半沉不稳:“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话音像是从他紧咬的牙关中硬生生挤出来的。




喻文州在他说完之前早就退开,隔着半间屋子似笑非笑地问他:“跟人交流你会生理抵触?”




他本以为王杰希是控制不住吸血的欲望,却想起那时对方会用看待食物的眼神望着他,断然不会紧闭双眼。喻文州站得远了,王杰希才渐渐平息下来,一脸神色恢复如常,冷着脸说了句“不好意思”。




喻文州在房间一头抱臂冷眼旁观。




而王杰希依旧沉浸在“这心理医生脾气真不好不过血滋味很好”的纠结中,隔着半盏月光,对面的人眼神冷清,像是在他身上蒙了一层冰,王杰希只得背过身面朝墙壁:“药的事,我不太懂,很久以前的书上查的,不是故意。”




喻文州顿时绷不住了。




这只高冷的吸血鬼像孩子一般面壁道歉的模样让他心头一软——尽管知道王杰希只是为了不看到他,不感受到他的气息才背过身去,可控制不住地,颈后被人吮吸过的地方蓦然火烧火燎地瘙痒了起来。




“那我问你,要不要遵医嘱?”




答案依旧没变:“不必,我想我该回去了。”




“王杰希先生。”




如果此时王杰希回过头,就可以看到黑暗里那个心理医生微微眯着眼,这眼神约摸会让他打个寒战,然后忍不住退两步——尽管身后是墙。




“我想你应该还记得,你刚才吸过我的血,那么,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留在我这里,直到我觉得你痊愈,不会再控制不住吸血的欲望。”




“不同意。”




王杰希拒绝地干脆利落,对着墙面实在有些无聊,他干脆开始研究喻文州家墙上壁纸的暗花,他上次见到人类的装修时,还是一码颜色的白墙,哪有这样带着纹理和花色的东西。




“好,不同意是吗,那第二条路,”喻文州下意识摸了摸自己颈后的创可贴,话音里透出笑意,“我去跟吸血鬼猎人协会举报你,然后通过他们联系到政府,高等吸血鬼首领王杰希,在3月13日晚,M街区袭击人类。”




王杰希转过身子,眼神冷厉:“你自愿的。”




“哦?谁知道我是自愿的?一旦政府受理我的举办,你们跟政府的一切协约都将不再有信任效力,届时你们的处境将不再如现在一样好过。”




 




所谓打蛇打七寸,大抵就是喻文州这副模样。




打从教堂前要挟王杰希保护他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王杰希甚至怀疑,现在心理医生的行当是不是这么不景气,非要逮住一个人可劲宰?哦不,他不是人,是吸血鬼,宰一个吸血鬼,听起来还是挺有噱头的。




怎么说喻文州都是抓住了他的把柄,吸血证据俱在,甚至有一个吸血鬼猎人目击他俩在一起,想洗脱都难。




他只得点点头算作答应。




 




喻文州看他点头,舒展眉峰,可看不见表情终归难受,他走了过去,背靠在王杰希面对的那面墙上,两人隔着一段距离,一正一反,却遥遥能让喻文州看见对方神色,他笑着问:“你答应留下了?”




“恩。”




“跟我交流真的那么难吗?”




喻文州试探道,却没有得到回应。




“你是只对人类这样吧?这症状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杰希瞥了一眼几米外的人,觉得两人这样的状态有点荒唐,一个面壁,一个紧靠着墙壁拼命后仰以确保看到对方的表情,说不出得想笑:“上次来C城的时候。”




“多久之前?”




“我数数……十七年?”




“……”




十七年的初步诊断抑郁性障碍与恐慌症,加之不知道吃了多久的单胺氧化酶抑制剂。




喻文州心底的火气又冒了出来,他最讨厌的就是不尊重自身,无视自己心理状态的人。




王杰希恰恰就是一个好案例。




可是他没办法跟人发脾气,方才王杰希那句道歉还让他心软着,效力持久。




喻文州只得不动声色地向靠近王杰希的方向迈了两步,贴着墙平伸出手,声音温柔,让人无比放松:“你伸出手,试一试,真的那么抵触吗?”




兴许是靠的近了,房间里沉静的香气竟又混上那股甜腻的血气——王杰希把这种味道定义为“喻文州的味道”——他竟像是受了蛊惑,顺从地平伸出手,贴在墙面上,与喻文州的指尖隔着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难受吗?”




王杰希摇了摇头。




“那我靠近一点。”




喻文州向左边迈步,月色下影子投射在王杰希身上,他缓缓将自己的指尖覆在王杰希手背上,见对方并无太大反应,便慢条斯理地向前挪动,用温暖的掌心盖住吸血鬼毫无温度的手背。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别发抖。”




他说完这话才觉得荒谬,他竟然跟一个刚吸过他血的人说别怕,简直头脑发热神志不清,就是犯了职业病。




“你看看月亮,或者看看你旁边那棵绿植,别在意我,如果你不觉得恶心,不算太抵触的话,告诉我你自己的名字,还有我的名字。”




 




一时静默,窗外月下有鸟翼扑扇,咕咕发出低沉叫声。




他手心下的手掌扔在微微颤抖,看得出王杰希脸色很不好,尽管一向苍白,可他眉头紧紧锁着。




“不行的话,下次再……。”




“王杰希,嗯……喻文州。”




“好,”喻文州闻言笑开,“楼上有一间房我没住过,一直有打扫,你住那好了,如果想尽快回你的地牌,就好好克制住你的欲望,明天再做具体诊断,如何?”




“要多久?”王杰希侧过身,试图与他对视,却还是在眼神相撞的一瞬别开了脸。




“你别着急,慢慢来,多久啊,要看你自己了。”




“三天?”




“你当我是人格配送机吗?说改就改了?”




“一周?”




“你这是侮辱我的职业。”




“那?”




“我说了算,王杰希先生,现在你需要的是一支镇定剂,然后一夜无梦。”




 




*




 




安顿好王杰希,确认他在陌生的环境里安然入睡,喻文州从冰箱里拿出两罐牛奶放在手里暖着,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门外的小花庭里坐着个白色风衣的男子,他肩上站着的雪鸮一见到喻文州便发出咕咕的叫声,不安分地提了两下爪子,抓皱男子肩上的布料。




“不好意思啊小周,让你久等了。”




“没事。”周泽楷弯弯唇角,压低了声音。




喻文州将一罐牛奶递给周泽楷,另一管敞开放在桌面上,通体雪白的雪鸮立马跳至一旁,琢磨着如何将其喝掉。




“今晚上谢谢你了,还好遇上的是你,要是少天,他大概不肯配合我。”




周泽楷抱着牛奶罐,借着月光上下翻找着什么,听到喻文州话里的名字,不自觉眉眼弯弯地歪歪头笑开:“他醉了。”




喻文州无奈摊手:“你在找生产日期吗?我今天下午回来的路上买的,没过期。”




毕竟他这一趟旅行离开C城大半年,周泽楷有这样的反应倒是正常。




周泽楷不知道从哪摸出把小刀,将桌上牛奶罐的上半部分割掉,确保雪鸮能喝到,这才偏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喻文州:“他认识我了。”




“少天吗?恭喜恭喜,小周你怎么做到的?”




虽然喻文州很想打趣他,半年多才进展到“他认识我了”这一步,但是瞧见周泽楷脸上那层几不可见的薄红,还是决定在心里默默想想就好了。




“他常去的酒吧,我买了。”




“……”




喻文州语塞,见过追人的,没见过这样拐弯抹角追人的。




“所以你认识少天的身份,是酒吧老板?”




“嗯。”周泽楷眼睛亮闪闪的,掩不住喜色。




“还是……恭喜吧,你继续加油。”喻文州笑得温和,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以示鼓励,“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王杰希。”




“恩,我给他打了镇定,他睡了。我没敢信药物研究部的数据,之前拿药片试过了,确实对他有效。他心理上当真存在问题,但控制不住吸血欲望的根究竟在哪我还不知道,我留住他了,慢慢来,不着急。”




雪鸮一下一下啄着牛奶罐,液体飞溅,周泽楷点了点头,皱眉指着自己颈后示意喻文州。




“没事,被个流窜的咬了一口,也不是第一次了,放心。”




“对了小周,我有点怀疑那个柳非,她找到我这,我试探了她,看着像无意的,但是以防万一,你帮我查查。”




“是无意,我跟着她。”




“从哪跟的?”




“她进M区,”周泽楷顿了顿,怕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又添上一句,“她观察了很多家。”




喻文州苦笑:“最后选定我?也是真巧。其实王杰希真的很强大,在我面前竟然也几乎克制得住,不过他地位举足轻重,所以我必须留下他。”




“我知道。”




周泽楷说着,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塞进喻文州手里。他指了指右下的版块,喻文州看去,是一则关于吸血鬼暴动的新闻。等他再看,竟发觉这报纸是以吸血鬼的角度来写的,喻文州左右翻阅,整个版面全是与吸血鬼有关。




他抬头笑问:“我就走半年,他们内部都有报纸了?”




“这是叛党。”




“什么?”




“仔细看。”




喻文州再将粗看的新闻细细看去,竟发现言辞中直指王杰希与C城政府勾结,剥夺吸血鬼的生存权益,让他们背离本性,以令人厌恶的人造血浆为生,简直令人发指。




森森寒意登时袭上喻文州心头,他冷声问周泽楷:“这帮吸血鬼现在在哪?叛出以后呢?”




周泽楷怔了怔,如实回答:“分散在城里,你要小心。”




“我知道,我明天就跟少天说我回来了,你们也自己小心。”




“那王杰希?”




“我还是得留他在这,他们内部动乱,放他回去更容易激起他本性,如果他也失去理智,那才真糟糕。”




喝完牛奶的雪鸮又跳回人肩上,周泽楷点点头,抿着唇微笑:“保持联系。”




 




喻文州独自坐在小花庭里,觉得有些头疼,他百无聊赖地将手里那张破报纸翻来覆去地看,最后竟然在中缝广告区里看到一片不起眼的花边报道。




——王杰希到底是不是纯种吸血鬼?




简直荒谬,喻文州想,这帮叛变的吸血鬼竟然用这种低端的方式巩固军心,如果吸血鬼领地的首领不是纯种,他能服众至今?何况王杰希的本事他不是没有见识过。




这么一想,这帮叛党也不足为惧。




 




tbc.








[下章戳这儿~]




别问我今天的手速怎么随了别哥……我……也……不……知……道……




 前半周一般更新少ww所以先补一发~









评论(28)
热度(200)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