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索王】假面舞会(中上)

√双线,喻王/索王各自独立。




√账号卡性格私设注意。








【上】戳这儿~
















-03-




 




索克萨尔落到实处,空气里弥散着雨后的泥土气,说实在的他真是闻不惯,管什么天气,他都更愿意窝在喻文州的房间里,陪他研究研究战术,或者看看闲书——他也知道,自己是张奇怪的账号卡。




不过自从遇到了王不留行,他觉得自己还是挺正常的,非常正常。




索克萨尔借着密林叠翠的长势辨认方向,自他身后吹来的正北风狂啸着钻进长袍里,兜帽紧紧贴着他的脸颊,着实不是什么好天气。




空气的味道忽然变得不纯粹,他迅速警戒起来,足尖一点扛着风向后掠去,灭神的诅咒发出预警危险的幽蓝色。




 




“我没想跟你打架。”




王不留行说这话时索克萨尔已安定站在树梢,颇为无奈又几分费劲地审视着碎了一地的熔岩烧瓶,火苗被压制得极好,微微在地上燃着,王不留行说话间,又打从腰际掏出一个烧瓶,“嘭”一声扔在地上,火焰更盛。




他伸出手掐了掐火焰上方树枝串着的白蘑菇,偏偏头有点无辜:“我只是想烤蘑菇,不打架。”




索克萨尔扶额,压抑着嘴角的抽搐从树梢上跃下来站在离他七英尺远的地方,左手按上右胸行礼,笑意谦谦:“不好意思,赛场上习惯了,请……魔术师先生见谅。”




王不留行不甚在意地摆摆手点头笑得灿烂,手上揪下一块烤焦的野蘑菇撕扯着,喃喃自语:“咳,你看,切开是黑的。”




“……”




 




蘑菇撕开是白的,你在说什么是黑的啊?




你在说谁切开是黑的?




索克萨尔气结,却抿着唇绅士地拢好长袍,坐在熔岩烧瓶燃起的火堆旁,趁人毫无防备的间隙放出一个操纵术,黑光从火影中迅速闪过,下一刻王不留行腰际的烧瓶就落在了索克赛尔手中。他温柔笑着,摇晃着烧瓶中赤红的液体,目光穿过半透明的红色注视着正在翻蘑菇的人:“我说,留行啊,你知不知道烧瓶的正确使用方法?”




王不留行抬起头,眼光像他帽尖上的星辰璀璨,生生晃了人一瞬。




“液体不能少与容器三分之一,也不能多于三分之二,你看看你,”索克萨尔的手心蔓延出光亮推着溶液满满的烧瓶停滞在王不留行面前,“每天做着错误示范。”




索克萨尔保证他只是想斯文地嘲讽他以回击,哪知王不留行接过烧瓶,手指衡量着倒出了部分液体,在泥土上火光一闪即逝,眨眼诚恳地望着他:“这样对了吗?”




他眼神真诚,光华璀璨,甚至让索克萨尔忽略了帽尖上的点点星辉。




 




他这是御敌有术:善战者,首攻心。




一定是这样的,索克萨尔坐在火光一旁思索,太过入神,下意识就接过了王不留行塞过来的烤蘑菇。说不上香气四溢,但总归也是正常的食物味道,不至于让他想起赛场上遍野燃烧的熔岩烧瓶和扑面而来的寒冰粉。




他接过来却沉吟片刻:“我说,我们该想想怎么出副本吧?”




王不留行闻言抬起眸子,托腮看着他,火光在他脸上跳跃闪烁,身旁还散落着若干只烤焦的蘑菇,他双手交握着搭在腿上,认真又严肃:“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索克萨尔半口蘑菇卡在喉间,无奈道:“舞会的时候你吃了一整个蛋糕吧?而且,留行,你是张卡,可以不用吃饭的。”




我也是张卡,可以不用吃饭的——索克萨尔晃了晃手里的烤蘑菇,向他示意。




王不留行从手边烤焦的蘑菇中掰下小块扔进嘴里:“可是想象一下饿的感觉,你不会觉得很难受吗?就是那种,想象着自己会饿就真的觉得饿了可是明明又不饿的感觉?你懂吗?”




“不懂,”索克萨尔干脆利落地否决他,“平常你跟王杰希就扯这些?”




“不,觉得跟你说很有趣——你很有趣,”他顿了顿,眸光从讶然的索克萨尔脸上移开,骑上灭绝星辰低空中转了一圈,落地时又拎起改装后挂在脖子上的怀表,“整点,风向变了。”




“不只这样,”索克萨尔拉住王不留行的衣袖,转换了方向,“着火的教堂不见了,这里的建筑风格比刚才的要早一些年头,我们与刚才根本不是在一个时空。”




“你懂好多。”




王不留行笑着跟上去,伸出手继续确认着风向。




“跟文州学的,”索克萨尔说完就愣住,毕竟这样堂而皇之称呼主人名字的账号卡并不多,而喻文州纵容了他这样叫,并不代表其他人会习惯,“抱歉,我习惯这么叫了,一时不好改。”




“为什么要改?”王不留行又坐回火堆旁边,百无聊赖地向其中添加干燥的树枝以维持火焰,“你喜欢喻文州?”




喜欢吗?索克萨尔沉默——憧憬、敬仰、习惯,想成为像他一样强大又温柔的人;尽管清楚自己的脾气根本跟文州不一样,却还是尽量收敛,总要装得温和大方、处事周全;看到他爱而不得就愤怒、痛心,这种亲人的喜欢,大概说不清吧。




但总归,与恋人不同,这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王不留行见索克萨尔敛着眉不说话,自顾自摊平一片草丛,平躺下来面对漫天星辰发愣。




“至少我们可以闲一会,安安心心睡一觉了。”




“你也这么觉得?”索克萨尔坐在王不留行身边,莫名的,觉得身边的人分明面无表情,却带了丝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这情绪可一点都不称他——王不留行笑起来很好看,比他帽尖上那颗时时刻刻洒着星辉的发光体还要好看。




“这副本叫假面舞会,我们来时那个舞会被打断了,总觉得哪里来就要那里去,我猜,下次进入那个场景的时候就可以遇到BOSS,说不定要真戴着假面跳个舞,你觉得呢,战术大师的术士先生?”




“表示赞同。”索克萨尔笑他的孩子气,随手理顺了自己的长发在王不留行不远处并肩平躺下来。




 




“我还真以为你和夜雨是一对。”




王不留行忽然转了话题,眼神不知飘到哪颗星子上,索克萨尔思及在舞池里被打断的话题,侧了侧身盯着王不留行看,面容严肃:“你们都没见过夜雨的真面目吗?他不上场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说话也是嫌弃黄少话多,是真冷静犀利,我跟他在一起,闷死我?”




他继续叹气:“你们啊,都是被假象骗了。”




“这假象啊,太真了。”王不留行手臂伸开,手里举着一张硬质卡,卡片四围被磨成毛边,卡片上是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夜雨声烦的光剑挡在索克萨尔身前,却扭过头彼此眼神交汇。




不过是蓝雨多版剑与诅咒宣传卡中的一张,索克萨尔都看腻了。




等等——




夜雨声烦脸上,红笔画的叉,这可不是宣传自带。




 




索克萨尔惊愕地转过头,试图掩饰自己的情绪佯装淡定。




夜里的狂风蓦地袭来,刮起他银色的长发和兜帽,窸窣声在耳边穿梭,他看见对面的王不留行嘴型分明是说了什么,可他一句也没听清。




“留行,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04-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王杰希的手机紧紧贴着耳廓,机场这阵子人流嘈杂,兴许又赶上信号不好,他是真一点也听不清喻文州在说什么。




从手机里传出的仅仅是毫无章法的电流声和断断续续的空白,他还没来得及忏悔自己语气有些急躁,电话就已经被挂断。




王杰希愣了片刻,很快就收到了喻文州的短信——




“信号不太好,我听不清,短信吧。不好意思,实在腾不出时间去接王队了,麻烦王队自己打个车过来?地址我发给你,真的很抱歉。”




一时王杰希竟辨不清自己心里的五味杂陈到底有哪些成分,诚然这样的短信并不像喻文州的作风,必然事出有因,而这个因在哪里,他心里很清楚。




喻文州想要放弃了。




王杰希颓然关了手机,安检、登机,直到飞机起飞都辨识不了自己的内心——当他意识到喻文州想要放弃的时候,为什么会失措,以至于仓皇心痛。他一直以为,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他却忘了,喻文州如同温开水浸润着他,他自己却没给对方一个安定的答复。




他马上又笑着自我否定,用温开水来形容喻文州一点也不合适,就算用阳光、空气都不够效力,喻文州就是喻文州,没有任何替代品,连形容都失色乏力。




 




*




一出机场G市的热浪翻涌而来,王杰希顶着酷热还是戴好了帽子和墨镜,衬衣袖口挽起两折,露出小臂的线条,还没等他腾出手去拉行李箱,就被人一把抓住手臂。




“这边走。”




王杰希抬眼看去,喻文州穿着素净印花的白T恤牛仔裤,生生一副学生模样。他浅灰色的镜片并不能完全遮住眼神,王杰希分明看得出,喻文州在拉他,可是眼神却根本没往他这边瞟。




心里堵得要命。




王杰希拉着行李箱跟他走,那人也不过抓了他一瞬就放开,步履飞快未曾停歇。虽然很清楚机场人多的确不适合多做停留,可王杰希心里的映像分明是喻文州会停下来回过头冲他弯弯唇角,说句好久不见。




到底是他索求太多,还是喻文州尽数收了回去,烦躁得说不清。




夏日里的汗水混着嘈杂的人声蝉鸣,把王杰希一向冷静自持的心境搅得一片泥泞。




 




喻文州在走到他车前时终于停了下来,明显踯躅了片刻才回过头来看停住脚步的王杰希,礼节性的弯着唇角,话音温和:“王队你带驾照了吗?”




王杰希应下,喻文州便改了方向去拉副驾的车门,也不多客套:“那麻烦你开车吧,我帮你设导航。”




王杰希没有纵他,伸手拉住人衣袖,仔细打量他脸上那层蒙着汗水的薄红,这才发觉不对,他伸手去试喻文州的额头,温度是高,奈何他手心是汗,试不太真切,他也没多想,就靠过去额头贴住喻文州的,在夏日酷热里也明显高得吓人的温度传递过来。




喻文州被他这一连串动作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忽略掉彼此额头触碰时漏掉的一拍心跳,他还是礼节性微笑——尽管现在王杰希终于看出那笑里的无力,“有点感冒,想着不来接王队太不礼貌,应该过传染期了,恩……我还是去后排坐,一会开着车窗,应该不容易传染到你。”




“吃药了吗?”




王杰希压根没理他那一段话,帮他拉开车门把人按进去系上安全带才接了钥匙。




“出来的时候吃了。”




车子发动,喻文州看起来真是卸干净了浑身的力气,靠在副驾上闭着眼,沉默了半晌又醒过来把车窗打开,不过下一刻又被王杰希断然关掉。喻文州无奈地勾唇角示好,王杰希却从头到尾板着一张脸。




“王队你那边,王不留行的情况怎么样了?”




喻文州心想话题扯到公事上来,王杰希总不会再任性地冷待他,哪知那人一双大小眼看过来,眼神足足可成一记眼刀,又腾出手去按他的肩,“你老实睡一会,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说。这导航……不是去蓝雨?”




“去我家,”喻文州闻言顺从地闭上眼,“我记得你有点洁癖,家里的客房好收拾一些,先斩后奏了,王队见谅。”




“没有,多谢你才是。”




 




王杰希曾经以为,喻文州着实不是个会追人的。无非每天早安晚安,说些日常琐事,就这还得避开战队事宜;一年见不到几次,见面也多是为了剑拔弩张的比赛;两年下来几乎唯一一次长时间相处却还因为微草的事耽搁下来。




可面对现在坐在副驾上温和有礼却距离感十足的喻文州,王杰希这才知道,喻文州的喜欢与不喜欢,追与不追,差距有多大。




可他现在来不及想这些,导航报着前方有监控,王杰希缓缓降下车速刹车停在红绿灯前,怕刹车太猛惊醒旁边睡着的人,他侧过脸去看,喻文州呼吸均匀,戴过墨镜的浅红痕迹还依稀看得清。




他忍不住伸出手,覆上了喻文州的脸颊,高温的触感提醒他真实存在。




王杰希想,如果喻文州这时候醒过来,他肯定会失了解释的余地,也好,那就表白。




表白也没什么,他承认自己的心疼远远压过了其他一切情绪。




 




王杰希忽然想通,喻文州你想放弃也没什么,换我去追你就成。




 




tbc.




【后续戳这儿~】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搞百日喻王呢……




这章卡文卡得略短,不过还是基本日更吧所以很快完XD




说好的杰希追文州来着w




杰希大大看看你的账号卡!!看看人家!!




王不留行表示他真的不是吃货他只是想给索克萨尔烤个蘑菇w

评论(25)
热度(303)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