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喻】时光里1-6

√白傻不一定甜的同居三十题,题目是几套拼起来的。

 √私设有,ooc,退役向。

 √上下问题,大概看他俩心情。

 

【01-相拥入眠】

 

这是喻文州在B市度过的第一个冬季,分明是个暖冬却也断断续续下过几场雪,一转眼就到了开春停暖气的时令。喻文州总也记不住停暖气的日期,大抵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概念,每次想起来就去问王杰希,几次下来弄得人无奈,索性收到一句半是安抚半是无奈的“我帮你记着就行”。

喻文州回家时正站在玄关脱风衣,刚把风衣挂进衣帽间就瞥见早晨王杰希穿走的外套齐整地挂在一旁。

“杰希?”他试探着叫了一声——王杰希的公司比喻文州工作的联盟总部远许多,往常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路上才是。

“今天公司盘点,工作完得早,就回来了。”王杰希闻声应了,从书房走出来手里还夹着昨天才开始看却被喻文州盖章为“晦涩偏僻”的书,小臂上搭着件外衣,见喻文州脱了风衣下意识摩挲手臂就有些无奈,“你是不是又忘了今天停暖气?”

“啊?”喻文州笑眯眯弯起眼,看模样似乎是思索了片刻,才放软了声音,“杰希你说帮我记着,我就没记了。”

“冷吗?开空调?”

王杰希凑上来伸手试了试喻文州脸颊的温度,却被人握住手捉进他的指缝彼此相握。

“没你暖。”喻文州笑着接过王杰希递过来的线衫外衣,轻轻抖了抖搭在肩上,就这么披着却被对面人板着脸瞪着一双眼睛教训他穿好。

——有些把他当小孩待了吧?喻文州无奈笑笑,却还是格外受用,老老实实地把手臂套进衣袖:“其实B市冬天也没多冷嘛,也就这么过来了?”

“抵抗力不错。”王杰希嘴上应着,心里暗暗腹诽,不知道那个没暖气之前每天冻得手脚冰凉在家里也要加件羽绒服才能安安心心坐着的人是谁。

 

王杰希整晚都在跟那本书死磕,时不时抬起头瞥两眼喻文州,就见那人换了几次姿势来来回回却都是缩成一团抱着笔记本窝在沙发里,最后索性把羽绒被从衣橱深处拖出来盖上才肯安安稳稳做他剩下的工作。

也不知道在置什么气,王杰希纳罕,开了的空调又被喻文州不声不响关掉,简直固执得不像他。

乍一停暖气,连空气都变得湿重,刚下过一场雨的寒意旋进屋子里,王杰希洗完澡出来时,喻文州裹着被子躺在床边——他一向是这个习惯,睡觉恨不能贴紧了床边。王杰希轻手轻脚拉了被喻文州裹住的被子出来,床上那人还是安安静静地蜷缩着。

兴许是睡了。王杰希靠着他躺下,裹着被子的暖意瞬间笼了上来。

“杰希?”喻文州声音闷闷的,“不管还得住多少年,早日习惯总是好。”

王杰希哭笑不得,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解释,喻文州这个人,有时候还真是执拗得可怕。兴许也就是他埋在骨子里的执拗,才一步一步带他走向荣耀的巅峰,说矫情些,促成山水相逢。

“你冷不冷?”

“啊?”喻文州一时没反应过来,“不冷啊,被子够厚。”

王杰希闻言便凑了过去,伸手勾住喻文州的腰把他整个人圈进怀里,身体紧贴着他的脊背。王杰希本就比喻文州高些,加上后者又是标准的南方骨架,算是整个被王杰希圈在了身前。

他在喻文州发顶轻轻磨蹭着,手顺着手臂向下扣住喻文州的双手。凑近耳侧的温热气息笼住对方冰凉的耳垂。

“那我冷。”

 

“感觉没有以前冬天来B市比赛时候冷,因为杰希你在?”

“别贫。”

“好好,那你……在想什么?”

“想一个账号卡,兴欣那个牧师。”

“王不留行治不治体寒?还是只治——”

“……”王杰希被堵得语塞,干脆截住人话头,恰看见喻文州转过身来冲着他不怀好意的笑,顺手把人圈得更紧:“是你的话,包治百病。”

 

【02-相隔两地的电话】

 

喻文州清晨时分发出去的“早上好”直到下午六点也没有收到对方短信回复。

这是他退役与王杰希同居后的第一个农历年,终究两人还是决定各自回家,因而他腊月二十六就回到G市——跟家里出柜这件事两人早就在筹划,潜移默化不知道悄悄渗透了多少,否则也不会到了这个年纪还看起来各自单身。

歧路多坎坷,总归是要走的,喻文州从没想过退缩或放弃。

他在B市时走动不少,王杰希家里的弟弟妹妹见了他都会扑上来喊声哥哥,至于王家父母,多半也会颔首笑笑来回应这个处处知礼笑起来温润谦和的年轻人。不同的是,喻文州家里却是始终冷待。

 

喻文州家里亲戚不多,收拾完年夜饭也算是清闲,一家人围桌而坐,三两句话难免扯到喻文州和王杰希身上。喻文州闻言停下了手中还夹着三文鱼的筷子,端端正正地挺起脊背:“杰希吗?我们挺好的。”

气氛骤冷,意料之中。

喻文州无奈,勾了勾唇轻声:“我吃好了。”

他把椅子轻轻推回原处,自顾自回了房间——这种情况喻文州遇见过很多次,扯到王杰希,最终都是不欢而散,与其坐在那里等着战争升级,还不如趁早掐断,当作是他任性也好。

在他父母面前,什么从容淡定,他始终不过是个被看透的孩子。

 

喻文州刚打开荣耀,除夕的年夜饭时间,地图里看不见几个人影,他操纵魔道学者的小号在屏幕上一个斜上飞出,回身的魔法弹击飞身侧的小怪。清干净一拨小怪,他稳稳操作着角色攀上尖塔,魔道学者从扫把上下来,空落落站在地图中心的塔顶上。

——该怎么说呢,还是不说的好。一个人承担总归可以少给王杰希一点压力。

屏幕上的魔道学者又骑上扫把绕着塔尖打了个圈,转到第三圈的时候,喻文州的手机响了起来,闪烁一瞬的号码被自动识别为王杰希的名字。

“接这么快?还以为你在忙。”

王杰希声音轻快,他那边的背景音像是在喻文州耳边,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对方满满的笑意。

“没啊,杰希你呢?”他单手搭在键盘上,微微弯起眉眼努力使声音也听起来更愉悦些,魔道学者回了身开始逆时针转圈,喻文州一时起意,手抽回来托着腮,屏幕上的魔道学者失去控制英勇式自由落体。

“你有没有在听?”王杰希无奈的声音传过来时,魔道学者已经空着血槽躺在地面上。

“在听的,”喻文州顿了顿,极其认真,“好爸爸杰西卡大大承包了家里的年夜饭,刚刚包完饺子,手机在妹妹手里玩,所以没回我短信?”

“你漏了一句晚上好,”略过他话里的调侃,王杰希仿佛能想象到电话那端人狡黠的微笑:“对我有怨气就摔死个魔道学者,我都听见了,喻文州你幼稚不幼稚。”

“幼稚啊?哪有怨气,就是没摔过,试试看。”

喻文州低低笑起来,压抑的气音通过手机传递过去,窗外一阵鞭炮声起,时钟刚好指向八点,客厅传来电视机里欢愉的声音,甚至听起来有点像广场舞,欢腾带点动感,待一阵嘈杂过去,他才慢悠悠打趣对方:“不知道回去是否有幸吃到杰希大大包的饺子?”

“文州?”

“恩?”

“喻文州。”

“我没事啊,杰希大大这么小气,连饺子都不肯给包啊?”

“你别闹,”王杰希正色,这人浑水摸鱼得不能更明显,根本就是诓人没上心的水准,左右掩饰再加心不在焉,可以直接盖章定罪,“没事大年三十儿的你玩什么荣耀?有话不好好说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好好好我改,”喻文州笑弯了腰,人靠在窗口脸贴在玻璃上,冰冷的温度透过玻璃媒介传过来,他话里语气无比诚恳,“杰希大大你的儿化音特好听。”

“是儿——化——音,你咬字又不准,太软。还有,别又学我说话。”

“儿化音,对了没?”

“行了喻文州你没救了,你别转移——”

王杰希话音还没落,一阵敲门声响起来,规规矩矩的三声,不轻不重,敲完就落下。

“杰希你等等。”喻文州按下了静音接着敞开门,意料之中却难于如何应对,“妈?怎么了,我刚……”

喻母摆了摆手,截住了喻文州想好不愿尴尬的借口,她无奈地拍了拍喻文州垂在身侧的手,叹息几不可闻:“行了,别说了。过完年我和你爸跟你一块回B市,好歹去见见你那个,杰希?”

“别闷着了,出来看电视,大过年的。”

喻文州怔了片刻,反应过话里改了称呼的意思时手都在微微颤抖——他和王杰希选择的这条路,纵然从未后悔,可总希望有更多的认可与支持,正因为他们足够成熟冷静,更不得不在乎亲人的目光。所幸终究圆满,喻文州笑,他笑起来时候眉眼里的温柔跟他母亲像极了:“好,我这就出来。”

 

“杰希,你还在呢?”关了静音,那边平稳的呼吸糅杂在混乱的背景音里,电话那头是喻文州最熟悉的呼吸声——王杰希他还在等。

“文州你真拿话费不当钱啊?”

“年后回家就不用电话费了,”喻文州唇边的笑意压也压不住,蓦然绽开的烟花下瞳孔里倒影流光混成温柔,“我爸妈也一起回,见个面吧。”

“还有,杰希大大,回家求给包饺子吧?”

 

【03-抄了楼下便利店售货员电话的纸条】

 

“喏,杰希你要的生抽。”

“你够慢的。”王杰希伸手接过来,瓶盖被喻文州打开,淋了最后一道生抽,青菜出锅。他伸手向后想要解开围裙,却被人不紧不慢地贴上来圈住了腰,喻文州凑近他耳侧,声音轻飘飘地打着圈钻进来:“我手慢你是知道的嘛。”

“喻文州你吃不吃饭了?”

被质问的人单手慢条斯理地解开王杰希身后的活扣,拉开一个绳结像是无限印证着他说自己手慢的事实,他偏偏头吻住了王杰希的耳垂,话音带着温热:“吃啊,当然都是要吃的。”

 

周日的时光难得两人都有整日清闲,喻文州终于在王杰希一遍遍坚持不懈的安利下开始啃那本被他评价为“晦涩偏僻”的书,他倒是发觉并没那么难懂,尤其是王杰希在一旁的小楷标注,说内容,批注合宜,说字体,不毁清隽,最重要的是,一切来自于王杰希这个人。

王杰希则抱着笔记本看一部推理电影,他与喻文州差不多是并肩坐着,看到兴处,他手指无意识跟着电影解码过程写写画画,不留意这写画的底板就变成了喻文州的腿,一笔一画撩得喻文州有些心猿意马。

喻文州刚扣上书想践行晚饭前说过的话,那边王杰希却忽然收了手接着暂停电影,理理衬衫在台式机旁坐下,瞧见喻文州投过来的眼神才敛了眉转过头:“你没看群?野图BOSS,我去帮帮忙。”

喻文州失笑,合着你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撩了人也就罢了,还想瞒着偷偷抢BOSS,好歹上任的蓝雨队长就坐在你旁边。

干脆他也起身开了自己的电脑,跟蓝溪阁一联系反倒是他的位置更近些。

“杰希不如赌一把?”喻文州侧了侧身,手捂住麦说完又即刻松开,“蓝桥你带着一队dps跟着少天,剩下听我指挥。”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心说你自己闭了麦就不管我的麦?故意的。

他也没回应,专心投入指挥,中草堂这边来帮忙的倒是只有他一个,比不得蓝溪阁老远就能看到的满屏遮盖式文字泡,再加上一个运筹帷幄的喻文州,有点犯愁。

何况,谁知道坐在对面这个人,会不会突如其来来个场外干扰?

 

喻文州倒是真没这么想,他只是觉得对面王杰希一本正经板着脸不肯回他话,而屏幕上的魔道学者却吐出一个“赌就赌”的文字泡尤其可爱。

虽然那个文字泡位置不佳,很快被黄少天的一连串文字泡掩盖,喻文州毫不犹豫迅速按下截图键,索性不去管黄王两人的缠斗,他当然相信黄少天缠得住王杰希。而BOSS的归属自然也是他们蓝溪阁的。

事实确如喻文州所料,BOSS落在了蓝溪阁手里,而黄少天和王杰希却还没打完,蓝溪阁和中草堂索性分立两边,各自看着自家退役大神刷文字泡以及在文字泡底下穿梭如魔术。

蓝桥春雪试探着喊了两声“喻队”,站在他旁边的术士却立在原地不动没半点反应。

“喻队呢?”

这一声不得了,确是让战得正酣的黄少天听到了,他索性开始边刷文字泡边放语音攻势:“我靠靠靠靠靠靠王大眼你把我家队长拐哪去了队长呢!你快说你对队长做了什么,我去你竟然这么卑鄙做场外干扰啊,啧啧啧没看出来啊,队长——队长你能听到我说话不?队长你挺住,打败王大眼这个神棍啊!”

王杰希纳闷,黄少天这人也是天赋异禀,嘴上说的是口口声声他家队长,文字泡刷的却是三段斩剑影步杀杀杀看我剑定天下杀杀杀,他想着下次也试试,是不是还能锻炼左右脑协调?——应该让文州也试试。

“你家队长下楼去便利店了。”

王杰希说话的功夫,他的魔道学者和黄少天的剑客双双躺尸。

“我靠你这叫调虎离山啊你,啊不对不该这么说队长?我跟你说你别欺负我队长啊别以为大帝都天高黄少天远你就——”

王杰希按了静音,世界清静多了。

 

而喻文州呢?又去便利店。王杰希坐回原处手指敲着桌面想了想,喻文州他今天第一次去买牙膏,第二次去买桌布,第三次去买洗衣粉,第四次去买生抽,这是第五次了。

王杰希站起身关了荣耀,从手边的置物盒开始翻找——他记得楼下的便利店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也记得喻文州抄过售货员电话,甚至还记得那张纸条是从哪本便利贴上撕下来的,可就不知道喻文州放哪了。

兴许是在微草跟典型处女座刘小别相处的习惯,王杰希在放东西这一点上比喻文州有条理多了。

等喻文州捧着一袋子饼干回来时,王杰希翻遍了书房还是没找到。

“文州你上次抄的便利店电话呢?”

闻言正在拆封饼干的喻文州愣了愣,偏头想了几秒,最终却是把手里的饼干塞到王杰希嘴里搪塞,笑盈盈地回答得心安理得:“不记得了呀。”

 

从书房整理到客厅的王杰希在吧台上的暗格里找到了那张纸条,他把号码抄到手机上,刚准备数落两句喻文州放东西没数,就发现这人不仅乱放了纸条,还有个他从未见过的盒子。

包装精致,墨绿天鹅绒搭金线盒上缀了颗星子。

这种东西喻文州断然不会乱放,王杰希怔了片刻,却还是把盒子放回原处。一回身,恰撞上喻文州好奇又无奈的眸子。

“怎么不拆?”语气温柔却带点责怪,“杰希你赌输了来着,就打开盒子好了。”

“给我的?”王杰希又确认了一遍,便利店的纸条,他的轻微强迫症似乎被串联在了一起。

喻文州有点无奈,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然呢杰希?”

 

我的魔术师,愿所有星辰为你加冕。

后来王杰希想,喻文州你能把这么长一句话刻到领带夹背后,真是挺为难人的。

 

【04-睡着的猫和他】

 

接到叶修的邀请时,王杰希把屏幕侧过来摆给喻文州看,停留在上句邀请的聊天记录突然又蹦出一句。

“文州也好久不见啊。”

好像是开了视频看到这边的情景,喻文州抿嘴笑笑,接过来索性跟叶修聊开,还刻意把叶修那句“就知道大眼得给文州你看啊”选出来摆给王杰希,得意藏在弯起的眸子里。

王杰希也不示弱,顺走了喻文州的茶杯添水:“心脏的就该交给心脏的应付。”

 

三人的这顿饭选在巷子里的私房菜馆,他二人到时叶修大约还在路上,两人对桌坐着,喻文州转着手心的茶盏,他手稳,杯里的普洱水波安宁。

“文州,”王杰希还在四处打量着,“这家店你来过没?”

“来过的,”喻文州神色认真,抽了手托腮,身子前倾着,“我家恋人记挂了这里的湘菜好久。”

王杰希一愣,这才恍惚想起,他是跟喻文州来过一次,彼时两人都还当打,赛后的相约便挑了尽量隐蔽的地方,菜是两人一起点的,王杰希就默认喻文州是能吃辣的,而喻文州咽下他夹的剁椒鱼头后不停地咳嗽喝水,王杰希这才知道,这人是逞强失败。

那时王杰希翻着白眼却又心疼给他顺气,那人出乎意料偏扯着王杰希的衣领就吻了上来。唇瓣分开时他偏偏头笑得无辜:“好辣,不过现在没事了。”

王杰希想起这出便觉着喻文州投过来的眼神里暧昧不清不怀好意,索性侧过脸去看墙面上的挂画,喻文州却偏偏不肯放过他,手指搭在他下颌上把人眼神往回拉,嘴上也不肯闲着:“杰希你想起来了?”

“我说你俩选的这地方怎么跟你俩人一样弯弯绕——哎哟你俩能缓缓再闪我吗?人老了经不起折腾啊。”

王杰希闻声拍开了喻文州的手指,站起身迎了叶修自己便坐到了喻文州身边。

喻文州笑吟吟地打趣叶修:“叶神不老,正是相亲好年纪。”

 

叶修跟他两人相约,就是来躲相亲的。这事喻文州和叶修彼此试探两下三句两句便摸了清楚,王杰希觉着你躲一时也不能躲一世吧,叶修却摆摆手一副坦然,躲一时是一时呗。

一顿饭吃了许久,最后倒是叶修摇着头咋舌:“本来还寻思着耽误你俩陪我躲个饭局准备了谢礼,看着这恩爱秀得是一点没耽误,礼真不想给了。”

叶修说的礼是一只猫。

小小的白猫被他拎着扔到了王杰希手里,而叶修一副摆脱祸患的模样。

“喏大眼,这猫随你,送你了?”

王杰希接过来抱住,小猫的耳朵耷着,眼睛懒懒地眯着,见了王杰希才懒洋洋伸出爪子挠他的衬衫扣子,眼睛甫一睁开一旁的喻文州便没忍住笑了出来。

大小眼啊?

王杰希嘴角抽了抽,倒也不介怀:“苏格兰折耳猫啊,还挺纯,你买的?”

叶修早就开了车锁正拉开车门,回头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我家小点生的。”

 

“我没记错的话,他家小点,是只狗吧?”

“兴许还有只同名的猫?”喻文州笑着不点破,默默往回翻着退役选手养老群的群聊记录,说起宠物话题的时候,王杰希提到的,果然是苏格兰折耳猫。

叶修这人,暖起来还真是,又暖又欠。

 

那只小猫果然如王杰希说的黏人又不怕生,兴许是接手的王杰希和前任叶修对它的态度对比太鲜明,小猫尤其爱粘着王杰希,一路回来就在王杰希的怀里蹭来蹭去不曾换过地方。

到了家王杰希把小猫放在窗台上,小猫懒懒挠了两下玻璃,就眯着一双大小眼望着窗外软绵绵地哼唧,王杰希刚一凑近,折耳猫就伸着短粗的爪子凑近他,王杰希无奈,笑笑又抱回了怀里。

喻文州抱着臂在一旁看着,总不至于吃一只猫的醋吧?

还没等喻文州过去试图把猫从王杰希怀里接过来,那边王杰希倒是单手支着列了张条子,一应全是宠物用品。

“帮个忙呗?它黏着我我不好开车。”王杰希二话不说把条子塞进了喻文州手里,喻文州顺着纸条拉住那只手,挑挑眉一脸严肃:“托人办事要谢礼啊。”

“回来再说。”

喻文州觉得,这醋,该吃还是要吃的。

 

傍晚的淡金色轻薄一层罩在书房的落地窗旁,身材修长的男人蜷着腿窝在摇椅里,怀里的猫爪子搭在他口子上,乳白的毛色比他的白衬衫颜色深些,睡梦中的一人一猫共同笼在了金色里,温暖如光。

喻文州一回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手里大包小包被他轻手轻脚放在门口。

暮色里睡着的王杰希唇角有几不可闻的弧度,慵懒的模样还真有几分像猫,心甘情愿醉在暮色里的喻文州倾身便吻住了那人双唇,正当他手覆上王杰希下颌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胸口却被一只毛绒绒的爪子不轻不重挠了一下。

睡着的人被动静惊醒,逆光的发梢细软色浅,喻文州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暮光里的面容格外温和。他笑着将王杰希迷蒙的疑问吞进彼此的唇舌交缠,声音含混地回应。

“杰希,这是谢礼。”

 

【05-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荣耀十七赛季的冠军是微草战队。

这是喻文州和王杰希第一次共同作为纯粹的观众来看一场决赛,而这场比赛刚巧就是蓝雨对微草。蓝雨战队作为卫冕冠军一路领跑,完全成熟的卢瀚文仗着年龄优势正值当打,风格上勇猛坚毅如他手中的重剑,而偏偏战术上却有三分喻文州的影子。他带领蓝雨强势领跑常规赛,却被拦在了冠军门外。

断他卫冕之路的是王杰希退役后多年未曾夺冠的微草战队。

时光横向对折仿佛能够重叠,看台上的喻文州偏偏头打量着邻座紧绷着一张脸的王杰希,很想拍拍他的脸颊告诉他别绷着了,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他侧了侧身挡住他人的视线,轻轻拍了拍那人的手背:“你说,像不像第六赛季我们断了你们卫冕?”他没给王杰希呛声他的时间,站起身就往看台下走:“我去帮忙,你要不要下去看看他们?”

高英杰带着微草队员领奖完毕,正在场地中央拍着合照,喻文州下了台阶,站在选手通道一侧,刚好看得到王杰希,他叫住身边的保安,轻声说了几句话就向后靠在墙壁上,一副游场观众模样。

看台上的王杰希站起身,手搭在第一层的护栏上轻轻扣住,他表情还是不太自然,那时连喻文州都看不透他在想什么,阔别多年,他曾经深爱的队服终于站上冠军的领奖台。而他,站在观众席上不敢放松表情。

如喻文州说,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王杰希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放松后的第一个表情会是什么。

观众席上人多半已经散了,孤零零杵在那的王杰希格外显眼。拍完照的高英杰被赶上来的保安叫住,耳语几句便抬起头向观众席扫去,不消两眼就捕捉到王杰希的身影。他高高举起手里的冠军奖杯看向王杰希,两颊上激动的绯红分外显眼:“队长——!我们的冠军!”

他看到王杰希笑得欣慰,喻文州却瞥见那人分明笑里带泪。

得偿所愿不是吗?

 

“文州,我们是宿敌吧?”

“可是杰希你退役了啊。”

“那你也抢过我冠军吧?”

喻文州停下手里的分析工作,抬眼看着自打回了家就没停住笑的自家恋人:“杰希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他人靠在沙发背上,左边眉峰稍稍挑起,看得喻文州有些好笑,“我想说微草是冠军。”

喻文州失笑,抱住笔记本看向王杰希,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画着圈:“微草今年发挥的很棒,英杰是长大了,好爸爸Jessica可以放心了。”他Jessica的咬字绵软,眉梢挑着温柔的情意,压根不理王杰希话里得意的挑衅。

王杰希撇了撇嘴自觉挑衅喻文州果然是世界上最无趣的事情,他怎么不加一句蓝雨也会继续努力,都可以直线搬去发布会,想着便随手打到电竞频道,播的正是蓝雨微草队长的采访,卢瀚文眉眼跳跃着评价高英杰真是好难缠,简直各种出人意料。而高英杰紧紧抿着唇,说卢瀚文战术出色,个人风格融入进整个战队风格,堪称绝配。末了摸摸耳垂轻飘飘地夸赞“卢队私下人也很好,我俩私交很好的,不是什么宿敌啦。”

喻文州扣上电脑盯着王杰希半晌,后者不得不注意到身边灼人的目光,手里握着遥控器戳了戳喻文州的腰侧:“你干嘛啊?”

喻文州捂住侧腰不让人戳,却慢了一步,还是止不住被戳弱点的笑,说话掺着笑断断续续的:“王队你看看人家高队长,你当初怎么就不会……夸我两句。”

“夸你啊?”王杰希正色,不再去挠喻文州的痒肉,反而两手贴上他脸颊,端端正正地打量着:“恩,喻队私下人挺好的,我俩私交也很好。”

“噗——杰希你……”喻文州自顾自笑得软在沙发靠背上,王杰希却还可以板着脸逗他:“我怎么了?说得不对了?”

“没没,私交当然好,”喻文州摆摆手,总算收敛了些,“就是英杰挺好的,比以前有担当多了。”

“瀚文也不错,就是像你的地方不太好。”

“像我就不好了?”

“刚出道的时候明明是个小黄少天,现在场上阴人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像你,你敢说不是你拐了人家阳光小少年?”

喻文州摊手笑了笑一脸无辜:“怪我咯?这是好爸爸Jessica教育我的育儿经?”

“你又闹。”王杰希无奈,家里的猫扑上来蹭着他的手,王杰希揉着太阳穴看向屏幕里同框接受采访的卢高二人,依稀可见年少眉眼。

——还是有些怀念啊,时光荏苒这些年,纵然他阔别赛场许久,荣耀还是至爱。

当然,喻文州也是。

王杰希余光瞥了眼自己恋人,恰对上他温柔的笑眼。

 

“我说杰希,总决赛前微草是不是给你发邀请想让你回去做指导了?”

“你消息真灵。”

喻文州抿抿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不是都说我人缘好嘛,总有好处的,这次该去了吧?”

王杰希挑眉,他问“这次该去了吧”,这话里分明是知晓微草对他的邀请不止一次,多半也是知道了他的想法,王杰希索性不说话,等着听喻文州的意思。

“这个位置无疑是你最合适,无论从理性还是从感情上。你不想让微草继续依赖你,剥离这么多年该够了,冠军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喻文州笑着指了指屏幕上做着必胜手势的卢瀚文:“瀚文说我胳膊肘往外拐,我还挺想让微草拿个冠军的,这样说不准我就可以再看到站在荣耀里的你了。”

 

还是荣耀里的你最耀眼。

还是你与荣耀相伴最开心愉悦。

无可比拟。

 

【06-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喻文州弯着腰开始清点卢瀚文带来的礼物。

几盆绿植、红酒……猫饲料?等等,这两套床上用品是怎么回事?一蓝一绿的床品?

卢瀚文这孩子到底跟谁学了什么?也不对,长过一米八二十好几的人了,还算什么孩子。

 

十七赛季总决赛后的周日,王杰希起的格外晚,昨晚微草庆功到半夜最后闹来闹去闹到了王杰希家里,等他收拾停当准备入睡已经凌晨两点,临走时高英杰带着醉意深深一鞠躬,他说“队长,我还是想你回到微草。”

王杰希有点失眠。

他小心翼翼在床上翻覆想换个舒适的姿势又不想惊醒喻文州,喻文州好像是换了新的沐浴露,似乎有淡淡的牛奶味,让他禁不住想靠近——可是他睡了,王杰希打心底遗憾。

风月合宜,挺适合做点该做的事。

兴许有一星半点酒精作祟的缘,他正陷进深夜时令的想入非非,身边呼吸平稳的喻文州却突然翻身坐起来,也不说话就直奔卧室墙上的置物架开始翻找,不消片刻就捧着盒子回来。

他手稳稳地在香薰炉里滴落三滴精油,屋子里氤氲着掺杂树脂气息的花香。

味道太轻浮,不适合喻文州。王杰希坐起身暗想,却见喻文州端了香薰炉放在离床最远的角落里,人手里握了个小瓶子回来。

“大半夜的,你折腾什么?”

他本来因为失眠有些烦躁,空气里淡下来的香气倒是略略抚平了他的心绪,可是蓦地嗅不到喻文州身上让人平静的味道,王杰希还是不爽。

“好心没好报啊杰希,”喻文州坐在床边,拍拍自己的腿示意王杰希躺上来,后者从善如流地凑上来,躺得却并不老实,还没等怎样就被喻文州按住,“杰希你别动。”

喻文州在手上涂开精油,不轻不重地在自己恋人太阳穴上按摩:“上次跟我妈说起来你失眠,香薰炉和精油都是她寄来的,说是好用就带了一份,我收起来就忘了,看你睡不着才想起来。”

王杰希舒服地轻哼了声:“下次回去给阿姨带红酒?上次看她喜欢。不过文州,收起来的东西你还能记得在哪?”

“托你的福啊,”喻文州轻笑的气音飘进王杰希耳中,那一刻他忽然又捉到了那股清气里的牛奶味,“上次被你教训,哪还敢乱放东西。”

“我那是教训你?”王杰希的手顺着枕在发丝下的腿向上摩挲,却被人一把摁住。

“杰希你还想不想睡了?”

“有事做的话不睡也没关系。”他冠冕堂皇地说着暧昧,手上试着挣扎了下,却没挣开。

喻文州收回摁住他的手,手指继续徘徊在穴位附近替他按摩:“明早瀚文会来,你别撩我。”

王杰希收了手,心情又被逡巡不去的遗憾圈起来:“精油里都有什么?有佛手柑?”

“明天你自己看?反正没有王不留行。”

“你怎么这么关注王不留行。”

“因为你啊。”

难得这么直白,饶是在一起多年王杰希还是有些不习惯,扭了脸怕人看见脸上的异样,却根本忘了黑夜里就算脸红也看不出,没等喻文州笑他,他自己嘟囔一句“睡觉”便换了方向。

“好啊,杰希好梦。”

喻文州跟上来躺在他身旁,点水般轻吻他含混着违和香气的脸颊。

 

不料顺利入睡的王杰希却落枕了,清晨迷迷糊糊一醒才知道他是枕着喻文州手臂睡着的。

卢瀚文来时他也没起,昨晚上陪着高英杰喝的两杯有些宿醉的遗患,喻文州起时便没叫他,王杰希想了想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顶着宿醉套好了衣服。走到客厅时卢瀚文正在跟喻文州讲队里的小队员,讲到兴头恨不能手舞足蹈,却在见到他那瞬间卡带了——

“哎?王王王……王杰希前辈?”

王杰希心想又不是不知道他和喻文州住在一起,用得着惊讶成近似DOGE状?他点点头叫了声瀚文,还没等坐下就被喻文州一手拉着径直扯回了卧室。

脑子混沌,反射弧长——王杰希愣了愣,反应过来已经被喻文州摁回了床上,他手上没客气,语气比起手上的力道还算温和:“我跟瀚文说了你宿醉,没事他不在意的。”

“可是杰希,”喻文州说着压住王杰希的肩单手系好他衬衫的扣子,顺手理了理他蓬乱的头发,“衣服穿好啊,瀚文好歹是个后辈。你继续睡,我回去了。”

王杰希翻了翻身找了舒服的姿势,哦,大概是他与平日不符的衣冠不整形象吓到了卢瀚文,而喻文州,这话里有话吧?他懒得想,又翻了身睡着。

 

王杰希再睁眼时总算清醒了些,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卢瀚文是离开了。一到客厅就瞧见喻文州坐在门口抱着手机皱眉片刻又笑开。

他走过去就注意到那几盆绿植和猫饲料,比较起来反而是正常的红酒看起来有些违和。猫饲料还没拆封,自家的折耳猫就赖洋洋赖在旁边不肯走。

“怎么坐地上?”王杰希伸手去拉他,喻文州偏了头瞧他,前言不搭后语地回了句:“以后宿醉别出门。”

“听你的,”王杰希无奈笑笑,总算弄明白了喻文州话里的意思,“你们瀚文送的这……挺生活化啊。”

“还有更生活的,”喻文州从身侧拉出来那两套一蓝一绿的床品,看得王杰希一愣。

喻文州摊摊手表示无奈,整整衣服站起身:“我就说这不像瀚文送的,我刚问他,他说是群里问的,这,”他指指红酒,“英杰提的,盆栽,小别提的。”

“猫饲料,叶神提的,说是喂猫和你?”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拆了饲料倒在折耳猫的食盆里,折耳猫仗着自己身子还小整只猫扑进了食盆了,又被王杰希单手抱着拎出来,“床单呢?”

“你猜不到?蓝雨蓝微草绿蓝雨蓝微草绿?”

简直像复读机读绕口令,王杰希吐槽:“黄少天他是有多无聊。”

“少天说是想看热闹,咱俩要不要为这事掐一场?”喻文州笑得温和,“我洗蓝的你洗绿的?回头换了?”

“不就是上周抢了他两个BOSS,这么记仇?”王杰希抢过喻文州手里拆封的床单,“你也无聊,扔洗衣机行了,掉色就给他顺丰寄回去让他看着办。”

还没等抱着床单的人走,身后喻文州连人带床单把他拉进了怀里:“少天问我,蓝雨蓝和微草绿谁赢了?”

“轮着用不嫌多。”王杰希没好气。

“我也觉得,”喻文州笑吟吟地却没打算放手,他俯首嗅了嗅王杰希身上未散去的香气,“杰希,你还失眠吗?”

话音绵软,又是挑衅又是挑逗。王杰希也不示弱,回身按住人后脑干干脆脆就咬上了他的唇,气息温热萦绕:“我说了,做点别的失眠也不介意。”

 


-tbc-


【后续7-10可以点这儿】


 

 其实tb也不一定有c?

 
 

 小卢都长到一米八了有什么不可能的

 
 
 

 

 
 
 

 反正分开当段子看也没问题啦ww

 
 
 

 

 
 
 

 

 
 
 

 

 
 
 

 

评论(40)
热度(644)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