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暖光

√原作向,退役向。 

 √私设有,ooc,撒糖不分手ww

 

-00-

 

你得相信,关于你的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01-

 

荣耀联盟第十六赛季,蓝雨三冠在手,队长喻文州宣布退役。

发布会现场远比蓝雨官方想象的要混乱,各家媒体都派出比平日更足的图文阵容,一时整个会厅竟有些拥挤。

颈子上挂着单反的姑娘转了弯腰转了小半圈也没找到合适的角度——她是G市某家日报的实习记者,同时也是喻文州的忠粉,缠了师父半天才能跟着来现场。师父说不指望她出图,姑娘也不想就这么摸鱼,靠着墙边找好了站位正往后退着寻找更合适的角度。

退着退着,蓦地撞到了人,姑娘连忙回头道歉。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哎?你是——”

那人身材高挑,手里捧了个手掌大小的牛皮本子靠墙站着,本子上搁了支钢笔,只字未写。他微微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刚好看到白衬衫的袖扣是镶着蓝宝的蓝雨队徽。就因为这打眼看去精致不菲的袖扣,姑娘仰起头多看了两眼,这一看,饶是那人戴着副黑框眼镜,也挡不住那双标志性的大小眼。

 

十一赛季退役的微草前队长,王杰希。

他眨眨眼,修长的手指推开了钢笔帽,佯装一副认真:“嘘——喻队上台了。”

 

喻文州站在台上,蓝白色的队服衬得他整个人更添了三分温和,王杰希想起当年论坛上总把蓝雨和微草放在一起比较,就连队服也要比。说是微草的队服颜色挑人得很,蓝雨的却是谁穿都好看,尤其他们队长喻文州,队服跟他温和谦恭的气质不能更般配。

王杰希靠着墙笑得温柔,跟前的姑娘没按两下快门就回头看他,他也只得装了一副认真模样瞧着看似一本正经的喻文州。

还是老样子啊,一点都没变——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没办法拒绝,勾起的嘴唇两边却不是一样弧度,右边的唇角勾得更深,还有半个若隐若现的浅涡。

“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蓝雨,我和少天退役后,蓝雨会有更出色的剑与诅咒。”喻文州说这话时偏过头去看卢瀚文和队里术士小队员,那个角度的余光刚好能够瞥到王杰希,所幸他目光专注,并没向台下看一眼。

王杰希心里讥诽,黄少天都退役两年了,还提。

“至于我啊,打了十二年,也算创纪录了,以后的打算嘛,大家的建议我看到了,谢谢各位的关心,我会慎重考虑,不过在这之前……”他顿了顿,眼神在媒体席扫了一圈,却在还没扫到墙边时停了下来,王杰希也不知心里是庆幸还是失落,下意识扶了扶眼镜,便听喻文州声音温柔,“还是想和恋人商量一下,年纪不小了,该定下来了。”


-02-

王杰希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一声震动没停,紧接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

不用看就知道是黄少天的短信轰炸。

“王杰希队长说你了!卧槽队长说要跟恋人定下来啊卧槽,说的是你吧是你吧!”

——不是我他还有另一个恋人了?

“卧槽我算明白为毛那些妹子都说队长苏了!是真苏啊!怎么就被你捞着了呢啧啧啧队长这一句伤了多少妹子的心啊,哎我队长就是苏,服不服?”

——服,怎么不服,早就服了。

“哎我说大眼你在哪呢?发布会就快完了一会我们去吃饭你跟着去不?算你家属啊不过份子钱自己交啊!”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回复,前面的姑娘索性退了两步站在他身边,略一侧脸刚好瞧见姑娘瞥过来的眼神,他一脸淡定地在本子上孤零零的“喻文州”三个字后面添上了卢瀚文的名字。

“杰希大神您转行了?”

姑娘压低了声音,有点紧张地转着镜头,得到王杰希低声“嗯”一声当作回复后更大胆了些:“您知不知道,喻队的女朋友是谁啊?圈里的吗?”

王杰希怔了怔,钢笔帽推开又扣上,“女朋友”三个字在喉咙里哽住打了个圈,才低声说:“不是,圈外的小姑娘。”

姑娘一副有点遗憾又恍然大悟的表情,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见王杰希一脸严肃,神色沉痛:“再聊天,领导会骂。”

姑娘顺从了点了点头回到方才的位置,心道近距离看王杰希这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哪有说的那么可怕,明明挺有气场的,白衬衫解开顶端的一个扣子,休闲却不轻率,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高冷劲。

王杰希看姑娘专心去抓拍台上的喻文州,便抽出单手给黄少天回短信:“我在现场,你们去吃饭就行,我等他。”刚按了发送却又补了一句:“你们在哪吃饭,地址给我。”想起黄少天回短信的速度,王杰希索性没把手机收起来,就那么摊在本子上,抬头看了眼喻文州。

 

喻文州他微微笑着,眼神看向卢瀚文,后者正神采飞扬地讲着蓝雨下赛季的规划,一举一动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见了微草就跳出来找刘小别PK的小少年。

王杰希偏偏头,钢笔撑着下颌,他在心里默默算着,他有多少年没好好看过喻文州了?打从他十一赛季退役,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出国进修,两人就是聚少离多——确切地说,是根本没见过几回,王杰希回来时大多赶上逢年过节,有家里需要应付,最多就是喻文州抽出时间去一趟B市,也不过行色匆匆。

倒也不是感伤,王杰希正想着,手机又开始震动:“我说你是准备等着队长?哇塞没看出来大眼你还这么有耐心你买花了没?啊不对应该是队长给你买花才对,不过你等就等吧怎么说队长也等了你这么多年了你再不回来我们真以为队长要苦守寒窑十八年了!地址我发给你了哈不用谢我下次请我吃顿好的就行!”

 

真长,懒得回。王杰希收起手机扣住本子,抬头的一瞬间灯光不留心晃了他的眼,眨眨眼还是模糊一片,恍惚里台上那个熟悉的身影站起身,放柔的声音里不乏惋惜:“所幸这十二年我一直在蓝雨,所幸各位一直以来的陪伴,谢谢。”

也得感谢你等我这么多年不是?王杰希摘下眼镜,转身从媒体通道离开了会场。

 

-03-

 

喻文州这个名字跳进王杰希的脑海里是在第二赛季,繁花血景对阵叶秋的赛场上。后来想起他也只是记得那个小少年的笑容让人觉得舒服,比起他旁边那个话唠不带一点侵略性。哦,还有他不离身的本子和鲜少有人随身带着的钢笔。

赛后王杰希就被年轻气盛又好战的黄少天拉着去了网吧,几轮PK下来他心里就有了数,黄少天被他列为未来的重点观察对象,而喻文州——

战术成熟,手速短板很难克服。

王杰希清晰地记得他当时这样对喻文州说着,后者笑着点点头赞成,却是黄少天跳出来嚷嚷个没完,是替喻文州说话但也没否认这个事实。那时王杰希也是个刺头,有事没事就愿意噎黄少天一回,两三来回下来就是剑拔弩张的架势。

倒是喻文州,悠悠然站在了两人中间,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会努力的,赛场见”,根本不顾黄王二人的话题早吵离了他,拉着黄少天就走,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笑笑跟王杰希说声“下次见”。

 

下次见吗?王杰希想,但愿还能见到吧,毕竟他是个挺有趣的人。

叫什么来着?他想了半天,却也只想起黄少天的名字,王杰希只记得那是个笑得温和的小少年,名字听起来也很斯斯文文的,像他人一样。

哦,喻文州,好像是叫喻文州。

 

王杰希坐在街上的长椅上,手肘撑在扶手上托着半张脸,另一只手翻来覆去地摆弄着搭在腿上的深灰色线衫,G市的夏天一件衬衫足矣,偏这几天下了雨,夜里总归有些凉,他倒是不怎么怕冷,鬼使神差地就带了这么一件。

他按着黄少天给的地址找了酒店,挑了个不远看得到门口的长椅坐着,这么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喻文州退役,早就退了的黄少天和郑轩也回来给他践行,这一顿饭大抵是要闹到半夜,王杰希倒是早就想到。

其实他也想过回去收拾收拾再来等,可自打他下了飞机就直奔蓝雨发布会现场,突然发现,他想去喻文州在的地方。

夜里的风带了三分凉意,王杰希恍恍惚惚就想起第八赛季全明星时候S市的夜晚。那时他站在酒店的天台上,满脑子都是改变打法、适应团队、帮高英杰树立信心以及,微草的未来。

关于新秀挑战赛的评论,他一条也没看,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他早就想象到了结局,无论面对舆论、争议、菲薄,都比不得微草的未来重要。

王杰希揉揉太阳穴,冷风过境,寒意忽然在夜里袭了上来。他抱着臂转身,刚好撞见手上搭着外套的喻文州。

“王队?好巧。”喻文州笑眯眯地站在王杰希身边,丝毫不管不顾对方向着酒店内走的去势,所幸王杰希也回过身冲他点点头算作招呼,“我出来吹吹风,房里空调开得太高了,外套,王队穿吗?”

王杰希愣了愣,刚想拒绝,那边却又补上一句:“王队介意的话,我就收回来了?”

喻文州的外套就搭在他伸出来的手臂上,而主人温柔柔笑着不带半分恶意,反倒有些无辜地歪歪头看着对面的王杰希。

得,要是拒绝,还成了嫌弃了?王杰希便道了谢,自顾自披上喻文州的衣服。

“王队,”喻文州靠在天台的围栏上,仰着头打量阴霾掩藏月色的天空,声音轻飘飘的,叫王队的尾音却像打了个弯,生生让王杰希听出点温柔缱绻,“其实有时候,你要是累,不如找个人分担。”

喻文州说话的语气就像在说,王队你吃饭了没,没吃我们一起吃吧。

平淡,温和。

可到底哪里不对,王杰希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喻文州,后者的目光却蓦然从夜空里收回,直直盯进王杰希的眼里。

“看你站在赛场上费劲心力输一场比赛,讲真的,我挺不愿意看的。”

——他看出来了?王杰希暗忖,却很快平静下来,喻文州能看透,他本就不该惊讶,毕竟这个人向来精于细节,向来谙于人心。

“我输,是为了微草走得更好,这点也不怕喻队看出来。”

“可是我不想看,或者说,我不想作为纯粹的观众去看魔术师的表演,”喻文州顿了顿,勾勾唇角向前迈了一步,伸手将王杰希肩头半滑落的外套拉回原处,右侧脸颊上的浅涡痕迹清晰,“王队,我在追你,你该发现了吧?”

 

-04-

 

喻文州所说的追,也不过是在两队交战的日子里吃顿饭聊聊天,平常就是隔着两千多公里的网线交流战术,看似不经意地添上几句嘘寒问暖罢了。

王杰希总是想,其实喻文州看起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个会追人的。

可纵然他不会,还是有人被日复一日的温柔暖到了心里。

王杰希在等一个契机,他想总不能再被喻文州抢占了先机,又驾着B市爷们的自尊,不能冲到人家面前没头没脑地说“喻文州咱俩挺好,在一起吧”,于是这么一等,就等到世邀赛也没人开口。

 

第一届世邀赛冠军队的队长是喻文州,MVP却是王杰希。

他在半决赛作为守擂大将一挑三的壮举扭转败局,赛后被苏黎世当地媒体形容为近乎词穷的“Fantasy”,如此一记星星射线般的光芒,不难照耀苏黎世安宁的夜空。

可只有王杰希自己清楚,在他于欢呼中退场后拒绝了方锐递来的水瓶,不为别的,他只怕自己握不住,他脱下队服看似随意地搭在手边,刚巧盖住脱力颤抖的双手。

喻文州站在他旁边,身体隔绝了众人的视线,他唇线紧紧抿着,右手在王杰希的队服下轻轻握住了那只脱力的手,他的眼神在赛场上未曾收回,声音却飘进了王杰希耳朵里。

“剩下的交给我,信我。”

 

王杰希想,如果那时候他回握过去,是不是就算缔结了彼此的关系?

后来与喻文州说起这出,他笑得无奈,得意得带了点京片儿:“我那时候不是没劲儿吗?你试试握握看?”

喻文州只是笑,心说要是你那时回握了,也看不到表情那么精彩的魔术师了。

这话他没说出来,准是不敢说。

 

赛后夺了冠也精力透支的众人倒头睡了一个白天,傍晚还是得爬起来参加主办方的酒会,正装要求倒是苦了想来穿着随意的叶修,被方锐在门厅指着笑了半晌,才在苏沐橙的整理下像了点样子。

这事王杰希不苦手,喻文州更不苦。

可王杰希苦的是喝酒,他一向自律,几乎是滴酒不沾,酒会甫一开始便寻了角落躲着,手里还拿了杯红酒装样子,谁知道不躲着保不准被叶修坑着灌个酒,或者喻文州?这事他也不是做不出来。

王杰希这一躲,刚巧就躲在舞池一侧,他百无聊赖晃着高脚杯,挂杯的红痕绸缎般淌向杯底,酒香蔓延到鼻息间,透过酒红色的液体他刚好看到舞池里的姑娘一身酒红晚礼服,跟红酒相映成趣。

可他看第二眼,就笑不出来了。

那姑娘肤白唇红,和一身酒红搭配合宜,王杰希看了半晌也没认出那是哪国的选手,他倒是看出,那姑娘揽着的,分明是喻文州。

 

-05-

 

那瞬间王杰希的心情该怎么形容,大概就是——酸爽。

他偏过头不去看,下意识就把手里的红酒灌进了口中,好巧不巧还呛了自己,一阵猛咳狼狈得要命。

看吧,人姑娘的唇就凑到你喻文州耳边了,你躲不躲。

好的你不躲,你有种。

喻文州你丫不知道往后退退,还笑?

喻文州你涮老子玩呢?你大爷。

 

王杰希搁了酒杯,转身就往酒店天台走,一肚子气不知道打哪来,更不知道去哪宣泄,他就知道,一句话撂在这,他不想看。

转身就走也算潇洒,王杰希想着,走了几步,却鬼使神差地又折了回来,二话不说就奔着舞池去了。等他站在喻文州面前,对面两人停下舞步看着他,他却还没想好说什么。

喻文州含着笑温和地叫他一句“王队”,温软的语气勾得王杰希心头火起,火气直冲到喉间,梗着说不出话。还真是狼狈,王杰希打心眼里自嘲,花了几秒收拾好情绪,冷着脸看向喻文州:“不好意思,打扰喻队了,叶修,对叶领队他在找你。”

扔下话王杰希转身就走,也不管身后喻文州怎么跟舞伴解释,照着原路往酒店二楼天台上走,他火气半天没消,心里倒还想着——上天台?确实挺符合他现在的心情的。

天台上风还真是喧嚣,王杰希靠墙站着,也不管西装上蹭没蹭到灰尘,他就是不爽,看见喻文州冲别人笑得温柔无害就不爽。王杰希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心说自己这是哪来的毛病。

烦,比听见黄少天和张佳乐斗嘴还烦。

王杰希想着,撑在太阳穴上的手却被拉开,换上的是来人的手指,轻轻在他太阳穴上顺时针打着圈。

“怎么,你头疼?”

不用睁眼也知道是谁,王杰希索性就没睁眼,背后是墙退无可退就往左边移了两步。

“喻队找过叶修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喻文州轻笑的气音,睁眼看他眉眼弯弯,那笑容还是看着舒服。

“是叶神找我,还是王队你找我?”

“……”

“杰希,”喻文州改了称呼,又向前逼了两步,目光投进王杰希的瞳孔,“你找我?”

王杰希这次是真的退无可退,整个人被逼到墙角,心里还在懊悔方才为什么那两步不往右边迈:“没有,没事我先回了,喻队回见。”

喻文州压根没准备让路,理直气壮地挡在王杰希面前,那表情里分明透着三分得意:“谁说我没事了。”

“那你说。”王杰希保证自己是用了浑身的气力来压下喉间的邪火,他盯着喻文州勾起的唇角,心想如果下一秒他喻文州再露出这么欠揍的笑,他绝对会狠狠咬上去。

“好,我说,”喻文州还是笑着,右手不动声色地附上王杰希的手臂,没意识地往下滑,“杰希你刚才瞪我了。”

“什么?”

“就刚才,舞池里,你瞪我来着。”

喻文州偏偏头,笑得无辜,手滑到王杰希手腕处,若即若离地附着。

“我没有。”

“你有。”

“喻文州你讲理吗?”

“讲的,”被说不讲理的那个索性更不讲理了些,把人往墙角一推就扣住了王杰希的手指,“我讲理的,杰希你瞪我了,所以你醋了。”

“什么逻辑。”

“你就是醋了。”

“无聊。”喻文州得意的笑在王杰希眼里更欠抽了,于是王杰希毅然履行了他跟自己的诺言,半分没留情面地吻住了喻文州的深深勾起的双唇。

 

-06-

 

所以谁说喻文州是个谦谦君子,但凡话传到王杰希耳朵里,必然收到的是不置可否的冷笑。来人看这表情,想起蓝雨微草的宿敌关系,倒也不难理解,饶是谁也不会想到王杰希心里的意思去。

王杰希眼里的喻文州,的确温柔谦恭,处事周全,可那点从里到外的孩子气,却在外人面前藏得不能更好。

就是这么点孩子气,向来只露给王杰希。

 

街上亮着的灯光越来越少,王杰希仰头看去,星星倒是越发明亮闪烁,倒有些像天台上那个苏黎世的夜晚。

酒店里终于有人往外走,吵吵嚷嚷的一听就是黄少天,还是喝多了话唠程度翻倍的黄少天。

王杰希远远看过去,几个在役队员倒还算清醒,他当然一眼也看到了走在最后的喻文州,看起来也没喝多少。也不知黄少天是怎么说的,蓝雨众人开车的开车,步行的步行,最后竟真的就剩下喻文州一个,他远远站在那,伸手从队服外套口袋里拿出串钥匙,就向着亮灯的车走去。

这是喝了酒还想开车?喻文州现在这么没数了?王杰希皱了皱眉,三步并作两步就走过去,刚好在喻文州拉开车门前挡在了他面前。

“杰希。”

他听对方叫他的名字,话音里带点酒气,不比平常清醒,却没有半分惊讶。

“黄少天跟你说我回来了?”王杰希揽住看起来摇摇晃晃的喻文州,心说方才在酒店门口这人分明还好好的没点醉意,装吧就。

“没,”分明连一个字都带着笑意,“发布会的时候,我看见你了。”

王杰希怔了怔,分明想起发布会上喻文州的目光从未在他这停留,就知道这人是故意为之。

“我想你是想给我退役惊喜?就顺着你了,杰希我喝酒了,你开车?”

喻文州把钥匙交到王杰希手里,手指刻意滑过他的掌心,不过一霎就拉开车门自己坐进了副驾。

“别装了你,你知道我回来了就不会喝醉了。”

王杰希发动了车子,略略扫了两眼,喻文州换这辆车他并没开过,有些不熟手,扫完一圈偏过头问:“回家?”

“就是你在我才敢喝醉得理直气壮,恩,回家。”

看喻文州回答得坦然,一副等着王杰希开车的模样,自己却分明没系安全带,王杰希无奈,瞪他一眼还是俯身拉过安全带替他扣上,顺手把一直带着的线衫盖在他身上:“你睡会吧,到家叫你。”

 

喻文州点点头像是应下,却不过安静了不到一分钟,就侧过身直视着王杰希。

“你这次回来待多久?”

午夜路上车少得很,王杰希腾出空瞥了眼喻文州,他还是老样子,笑意谦谦,却不知道话里话外哪里又藏着什么霜糖砒霜。

“不走了。”

“你导师肯放人了?”

“本来是不肯放的,”王杰希下意识笑了笑,他学业修完后倒是深得导师喜欢,留在学校做助教,一时间旅行到国外去他那蹭饭的黄少天听说,都以为他不准备再回国,心酸酸念叨着他苦守寒窑的队长,“话赶话说起来,我就说想念家乡的红烧鱼了,就让我回来了。”

喻文州轻声笑起来,他自然听得懂王杰希话里的打趣,也不挑明,安然自乐。

 

-07-

 

一路上路灯稀疏,两人当初买的房子不过求个安静,选址略偏,当时本也不知未来如何,或者定居在G市,或者B市,又或者将来退役时两人分手也不作准,就只当先置办着以备不时之需。

所幸两人如今都退役,却依旧在一起。

一路顺畅难得遇上个红灯,王杰希手指下意识在方向盘上敲打,喻文州开了车窗,风从窗口灌进来,王杰希边帮他关窗边道:“你总算也退役了,还以为照你的架势要打到二十赛季,别着凉。”

喻文州笑,无论多久,王杰希关心的话永远是用最少的文字,放在最不显眼的地方等他去捕捉,就真像是魔术师的一场游戏,纵横捭阖你来我往,就等他一个束缚术才肯老实缴械。

“打到二十赛季也不是不行,不是怕你等太久吗?”喻文州一脸正色,佯装认真地回应。

“黄少天不是说,是你等我?”

“我是少天队长,我说了算。”

“我说你,少天他都退役两个赛季了,还绑定着呢?”喻文州还没来得及打趣他,就听王杰希接着说下去,“有时候真觉得,你是完完全全属于蓝雨的。”

“杰希你醋了?”得,又开始不正经,王杰希叹气,刚好换了绿灯,他踩了油门不理睬喻文州。

“说我,就像你不是一样。出国了还牵肠挂肚的,也不知道是谁。”喻文州向后仰着靠在座椅上,单手搭在眼前,不经意露出些疲态:“都退役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那么耀眼,台上台下,一眼就能看到你,恩?我的,魔术师大大?”

“台上台下,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你,这和耀眼与否无关吧,文州。”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接过话,腾出手将搭在喻文州身上的外套向上拉了拉,车里沉默了一会,安心开车的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想起的是六年前苏黎世的星月夜。那时喻文州以为,恢复魔术师打法拼尽全力的王杰希要把最后的身影镌刻在世界的舞台上,然后潇洒转身退役——虽然微草的现状不太可能允许王杰希退役,但感情上,喻文州就是有些不安,所以他被王杰希逼得无计可施,什么招都往外使。

他们交握双手交换彼此气息之后,说的却不是温柔缱绻的情话。

“我还以为,你要在世界的舞台上留下魔术师最后的身影。”

“文州你又知道了。”

“不是知道,”喻文州毫不避讳地直视对方大小有些差距的双眼,“就是有些怕,总觉得,魔术师的荣耀啊,还没看够。”

 

他们说的不是情话,却比过一切情话温柔缱绻。

 

-08-

 

喻文州半晌没说话,久到王杰希以为他睡着了,偏头一看,那双含笑的眸子分明少了手指的遮盖冲着他笑开。

毕竟许久没见,王杰希对喻文州的现状也不甚清楚,索性引了话题:“回国前遇上了士谦,刚好聊起来他的关系在G市有份挺合适的工作,文州你要是在G市,我就去报个道。”

喻文州退役后的出路,连广大网友都看得清楚,如果从事荣耀相关的工作,无非就是留在蓝雨或者进入联盟总部工作,区别就是一个在G市一个在B市。当然,他要是想去做解说也没人拦他,不过是觉得以他对荣耀联赛的了解,加之为人处世,进入联盟总部再合适不过。

王杰希也这么觉得,不过就是合适,未必合适得过喻文州对蓝雨的感情。

喻文州闻言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杰希你听没听过方王?”

王杰希失笑,这又是跑到哪去的话题?有时候喻文州这个人的思路跳跃起来,饶是他也跟不上——大抵就是闹起孩子气的时候。

“那文州你听没听过喻黄?”

他们一个两个多少都有些宅男属性,平时没事微博没少刷,论坛没少逛,多多少少也知道些。不过提起方世谦就说起方王,王杰希自然知道喻文州又在闹他。

“喻黄啊,杰希你醋了?”

醋你大爷啊喻文州,来逗我的?王杰希心里默默爆了粗,面上还冷静自若着逗他:“其实士谦退役前我喜欢他来着。”

喻文州眨眨眼,正色道:“和我在一起之前,杰希你是直的吧?”

好,算你狠。王杰希猛地拐了个急转弯,声音低低的:“前阵子导师他家小女儿给我送巧克力来着。”

“不对啊杰希,”喻文州笑得一脸得意,“遇见我以后,你不是弯了?”

 

说的没错,心真脏啊。王杰希打心眼里埋怨,索性翻了个白眼不搭腔,却听那边喻文州声音温和清正:“杰希,停车。”

“怎么了?”王杰希看了眼,笔直的大路上车影人影都见不到,也没什么需要停车的障碍物,他侧头去看喻文州,却见副驾上的人伸手勾住他的后颈吻了上来,湿润的唇舌在他唇上扫过一圈就撤离,心安理得地坐了回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喻文州你长本事了?”王杰希这边双唇刚接触到他的就急忙踩了刹车,待喻文州坐回去车早就停了下来,他也清楚喻文州估计是早看好了没车没人的直道才敢放纵,却还忍不住没好气。

“我不是说了停车,”喻文州耸耸肩,托腮看着他,“忍挺久了,忍不住。我说杰希,你停着车,想继续?”

王杰希狠狠白了一眼始作俑者,不搭腔就踩了油门,暗自思忖在到家前绝不跟喻文州说半句话。

 

飘窗上落了些灰,弥漫到空气中就堪堪消散。

王杰希锁了车进门就被喻文州揽住腰半推半就逼进了墙边,那人眼里笑意盈盈,呼吸在彼此鼻息间,他仿佛是刻意挑逗着王杰希的耐性,眨眨眼笑得云淡风轻:“有些话我得先说好,我接受了冯主席的邀请,后天就去B市报道了,你要是留在G市就异地了杰希,还有,王杰希,让你等这么多年……”

“文州你得相信,”王杰希打断他,也纵容了喻文州从他尾椎顺着脊背轻描淡写转圈的手,反而与他另一只手十指相扣,“关于你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余下的话淹没在交缠的唇舌里。

今夜月色正好。

 


Fin. 

 

-不是卡肉不要打我qaq

-哦哦哦看到喻王两个人在一起就开心苏遍全联盟√

评论(27)
热度(829)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