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Sense X2


 
-00- 
 
安文逸清楚自己从没喝过这么多酒,喝到眼前有三个方锐和数不清卧倒的叶修。 
窗口边魏琛跟包子鬼哭狼嚎地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安文逸给他俩打着拍子笑——自家战队夺了冠,和做梦一样的高兴事,饶是他再冷静的一个人,也控制不了胸腔里一股热血几番起伏跌宕。 
一切像一场梦,可冠军戒指就牢牢套在他的手指上。 
 
兴欣众人自是见识过安文逸的酒量,就连乔一帆被方锐灌得撑不住索性都给安文逸投来个软绵绵的眼神求助。 
安文逸摘下眼镜,眸子里一层湿漉漉的雾气氤氲,看起来煞是清明。 
管他呢,喝就喝。 
他顺手接过乔一帆手里的酒杯,还没喝完就听方锐嚷嚷“秀室友爱啊欺负谁没室友吗这哪行小安来喝喝喝”,乔一帆劝了两句哪抵得过方锐大大无赖眨眨眼可怜兮兮的眼神攻势,立马空血败下阵来。 
开心啊。安文逸想,这就是他说过坚持之后有所得的滋味?他心里冒出一个人名,顿时觉得高纯度酒精一股脑涌进血管,头疼想要炸裂。 
 
冷静下来,安文逸劝自己。 
迷迷糊糊地,那个名字攀附在他脑海,就像是夏天里的制冷剂,他还真冷静下来了。 
 
——张新杰,真是个听起来就冷静又理智的名字。 
而他,人如其名。 
 
-01- 
 
夏天的H市,空气都躁动着湿热的情绪。 
安文逸从昏沉的睡眠中清醒,伸手去床头习惯的位置摸手机,却摸了个空。宿醉的头痛发作,他也懒得睁眼,索性又躺回去,阳光从窗外洒落,饶是他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炙烤。 
队友,冠军,兴欣,真好。 
就算昨天喝得多了点——等等,喝多了? 
安文逸腾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推门进来的乔一帆就看见挺尸一样坐直的安文逸,无奈笑了笑把手里的杯子递过来:“陈姐说给你泡的蜂蜜水解酒,刚收拾的时候包子哥数了数你昨晚喝的酒瓶都吓着了,文逸哥你真是……”安文逸接过蜂蜜水,乔一帆还在抿嘴笑着,站起身从桌边拿过安文逸的手机塞进他手里:“早晨响完闹钟就没电了,帮你放那充电了,给你留了早饭的,我先下去啦。” 
乔一帆摆摆手出门的时候,安文逸才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哎一帆……我昨晚,说什么了吗?” 
他问得晚了些,乔一帆没听到自然也没回答。安文逸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蜂蜜水喝完,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知自己一向酒品良好,大学几年不是没喝多过,喝多了就是倒头睡下从没做过丢人现眼的事,可是—— 
还没等他想清楚,手机在他手中震了起来。 
短信。 
 『客气,恭喜夺冠。在忙队里训练系统升级,现在才回复,抱歉。』 
发件人:张新杰。 
 
安文逸觉得自己大脑分明在死机状态下硬生生还在转,这显然是条回复,也就是说对话的发起者是他自己?他手抖着点开了短信记录: 
『谢谢前辈指导,万分ganxie。』 
卧槽——安文逸心如死灰,语无伦次不说,连汉字都没打全,一看就是迷迷糊糊发出去的短信,何况发信时间还是凌晨一点。 
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就是张新杰。 
 
张新杰是安文逸从接触荣耀开始就崇敬的人。 
是的,崇敬。打从他加入霸图战队,辅佐韩文清跟随霸图打破嘉世三连冠王朝开始,安文逸就对黄金一代的治疗选手刮目相看。 
他安文逸尽管可以清晰理智地分析出职业选手的强大,可眼界却一向高得要死。明明知道自己做不到,却未必敬佩,这就是他的那么点自傲了。 
可对于张新杰,联盟第一治疗,他安文逸是实打实敬佩到五体投地。 
张新杰的比赛他看过不知道多少场,尤其是成为兴欣的牧师后,石不转更是他学习的目标,石不转的角色属性他清楚,张新杰的操作习惯他也清楚,就连张新杰曾在哪场比赛失误过他都能一一数出,虽然失误对于张新杰来说本就鲜见。 
 
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兴欣败阵霸图之后对他说“时机的把握很准确”。 
安文逸记得他那时抬起头,尽管张新杰手的温度比他高些,脸上的表情却依旧严谨冰冷,兴许是带点鼓励后辈的微笑,他说:“终于明白为什么兴欣会坚持选择你了。” 
张新杰没有多做停留,却抚开了安文逸心头逡巡不散的阴霾。 
 
打从这,安文逸跟偶像的距离骤然拉近,他偶尔也会跟张新杰请教些问题,一来二去也不可说是陌生人。 
可在兴欣夺冠之后这样唐突的感谢,未免也太过冒失了。 
安文逸戴上眼镜翻身从床上下来,握着手机却没想回复的事,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控制不住意识的时候,想到的人,是张新杰。 
 
-02- 
 
上林苑的空气里好像还有那么点酒精弥散的味道,安文逸皱了皱眉斯斯文文地坐在桌边吃早餐。 
隔着老远都能听见魏琛跟着公会里的人喊打喊杀,对家还是轮回。 
没见罗辑和莫凡,安文逸猜他俩一个是在跟关榕飞研究装备,另一个准是一股脑扎进了新的职业训练系统里。 
剩下几个人围坐在桌边,神神秘秘不知道讨论着什么,安文逸盘算着吃过饭就去找罗辑一起看看装备的情况,还没等走就被苏沐橙叫住:“哎,小安是什么星座的?” 
合着是在研究星座?安文逸勾起唇角,尽管不信也没准备扫他们的兴:“摩羯。” 
“摩羯啊……”包子眉毛皱成一团,来回走了好几圈才道:“这星座又沉闷又算计的,怪没意思的,哎我说你就得找个有意思的,射手啊双子啊什么的。” 
又沉闷又算计?安文逸失笑,说的倒是挺准。 
“文逸哥哪沉闷哪算计了,摩羯性格多好。”倒是乔一帆,许是怕安文逸听了不高兴,自顾自替他辩解起来。 
“性格是好,”陈果抽了几张散落在桌上的塔罗牌翻看着,一边笑吟吟看着安文逸:“不过包子说的也对,小安是该找个活泼点的。” 
安文逸正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听这话倒笑了:“老板娘我才多大?我找活泼的,找俩双子凑一桌麻将?我还是去技术部看看吧。”说着就摆了摆手索性不管这帮算完星座算运势的八卦人士。 
 
安文逸心里清楚得很,方才说起他是摩羯座该找个活泼的,他心里想起的却是张新杰,同样是摩羯座,也差不多都理智冷静,还都有点沉闷算计……真是,很巧啊。 
更巧的是,还性别相同。 
想起这些,安文逸倏地冷笑,吓得身边的罗辑也不敢说话不敢问,只能在关榕飞偷偷做出的嘘声的手势里迷茫——这,是谁招惹他们大牧师安文逸了? 
 
直到天擦黑安文逸还是没回复张新杰的短信,他心里想着就算不回这段对话也算不上无疾而终:后辈的致敬和感谢,前辈的欣慰与鼓励,多恰到好处。 
只是他控制不了自己心里那点蠢蠢欲动的冲动,好像是被酒精点燃了导火索,打从他发出那条短信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安文逸坐在电脑前手里捧着杯绿茶,播的是蓝雨的比赛视频。说来这还是张新杰对他的指导,季后赛霸图战败后,张新杰曾跟他提起,他的优势在于预判准确,善于捕捉时机,而且能够冷静理智地分析大局,弱势显然是在操作上。 
而后张新杰又添上一句,某方面说,有点像喻文州。 
说安文逸像喻文州,无论问哪个懂点荣耀的粉丝都像个笑话——喻文州是蓝雨的基石、是战术大师,而安文逸是兴欣的短板牧师。可偏偏这话是从张新杰嘴里说出来的。 
尽管安文逸不会太过妄自菲薄,却也存着三分疑虑,他试探着去研究了蓝雨的比赛视频,却发现真的很适合他,喻文州受手速所限操作受制,而黄少天又是联盟最善于把握时机的机会主义者,这其中的预判、时机捕捉、机会创造和大局分析,无一不让他受益匪浅。 
总决赛前他时间不多,训练之余拼了命粗粗看下来几场,而今看来,他对张新杰的敬佩更多了几分,尽管他只是那么随口一提。 
安文逸很清楚他的那种敬佩里早就不纯粹,掺杂了诸多和理智无关的东西。 
一定,要剥离。 
 
-03- 
 
安文逸盯着视频认真做着笔记,屏幕右下的图标却没停过闪烁——是职业选手群。他大致扫了几眼,有几家战队训练系统都在升级,有吐槽的有交流经验的,还有黄少天和张佳乐合力嘲讽叶修是怕了才退役。 
“升级还算顺利,不过放假缺人手做测试,要等归队才能做。” 
他一眼就捉到石不转三个字,安文逸心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自己这方面的眼疾手快。 
他无奈苦笑着敲开了张新杰的私聊窗口,心里早就暗潮汹涌。对,他刚好在线,就是感谢,道歉……仅仅感谢和道歉而已。 
 
『前辈,昨晚唐突了,多谢一直以来的指教。』 
有点生疏?还有点像诀别?可是安文逸手比心快,一个回车就敲了出去。 
『客气了。』 
『听说叶神退役后,准备回家?』 
两条信息几乎同时弹出来,安文逸指尖轻轻敲打着键盘,这是准备跟他聊下去的意思? 
『是,队长后天就准备走了。』 
『那你们呢?还都留在队里?』 
从队长问到队员,这算是来打探敌情的吗?安文逸手下顿了顿,旋即又反应过来,打探什么敌情,各大战队都在放假,队员在不在队里关他张新杰什么事,难不成还怕他们兴欣假期里搞特训不成? 
『暂时都还没走。』安文逸打出一行字,又觉得有些应付,想了想又加上:『魏琛前辈还没请吃饭。』 
安文逸一边等着回复一边刷着选手群,倒是忘了方才看的视频还在播,凭着记忆把进度条拉回去按了暂停,撑着下颌发愣却是在想,他自己这副德性怎么有点像大学时候恋爱的小姑娘? 
他为自己的想法干笑了两声,一边躺着看书的乔一帆询问看过来却看他似乎在忙,也没插嘴就躺回去继续看书。 
从群里面的聊天看,张新杰似乎是一个人留在了霸图没有回X市,是他执意把系统升级提前且自己留下来监督测试,就连韩文清也没拦住他。 
安文逸心里笑说,说起一如既往,就算韩文清十年,张新杰六年,可这俩人的固执劲却谁也不比谁也不遑多让。 
那边张新杰的回复刚好敲过来:『要不是H市太热,还挺想去转转的。』 
『Q市不是刚好旅游的好季节?』安文逸刚想按回车却反应过来,张新杰在Q市这么多年,哪能没转过Q市,这样回复未免也太索然无趣,干脆删了重来:『是挺热的,羡慕Q市天气,舒适度刚好。』 
『怎么,有兴趣来转转?』 
这……算是邀请吗?安文逸的指尖下意识敲打着太阳穴,觉得太久不回复也是失礼,匆匆敲上一句:『没去过Q市,要是去的话,前辈可以做导游?』 
手比心快。 
安文逸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依着他的性格该是进退有度,张新杰不过是合宜的礼节性邀请,而他这就是实质的询问了。他看着电脑屏幕上两人的对话,严谨到连标点符号都不缺一个,真像两个机器人在虚拟人生。 
 
『可以。』 
安文逸长长舒了口气,靠在椅子背上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张新杰说可以,管他心里想的是不是可以呢,安文逸想,就用后辈的权利任性这一次好了。 
就一次,也无伤大雅对吧。 
 
-04- 
 
一下火车,Q市特有的湿润咸涩的气味扑面而来。 
安文逸看了看表,火车到站时间刚刚好,他站在出站口下意识右手搭上左臂,看样子Q市是刚刚下过一场雨,气温着实不高。饶是如此也无法阻挡Q市的旅游热潮,接站的人头攒动,他还没找到说是东道主应该尽责来接他的张新杰,反倒是张新杰站在了他面前。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把手臂上搭着的外套递过来,脸上的微笑如赛场上一般恰到好处:“欢迎,从H市过来猜你不适应温度,不介意吧?” 
安文逸接过外套,倒也打消了从包里拿自己外套的念头,索性点头装乖:“还是前辈考虑周到。” 
张新杰是开车来的,开的确是辆正红色的SUV,安文逸猜是俱乐部的车,正在想是霸图哪位的品味,就听张新杰一边倒车一边说:“队里的车,对了文逸你订得到住处吗?这季节不太好定。” 
张新杰盯着后视镜的方向认真倒车,安文逸却觉得他的眼光并不止在后视镜上,兴许这就是同样戴眼镜的默契?安文逸笑了笑,觉得自己是坐车坐久了有些恍惚:“预定没定上,准备晚上再去看看有没有空下来的房间。” 
安文逸肯定自己没脸红,尽管他在撒谎。 
 
信用卡刷卡记录还在他的手机短信里,不过他倒是早就打着能住霸图就住霸图,不能再去酒店的算盘,却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张新杰就像是他安文逸编好的程序,一点点往预定的轨道上走。 
“那不如住霸图,你介意吗?” 
安文逸张嘴就想说不介意,又觉着意图暴露太明显,他没知觉皱了皱眉,张新杰刚好遇到红灯,扶眼镜的手放回方向盘紧接一个急刹车——一点都不符合他的风格。 
“那……麻烦前辈了。” 
“其实文逸,你不用这么客气,就算,都是牧师的相互照顾?” 
 
安文逸觉得安全带似乎是卡在了喉咙上,很紧。 
他试图扯开一点,却发现根本不是安全带的问题——是张新杰,偏过头冲着他笑叫他文逸的张新杰。 
安文逸收敛了动作去触碰自己耳垂的温度,眼神飘忽到窗外,车经过隧道,两侧的灯光橙黄温暖,他却觉得心里寒意满满。不过是一个称呼,前辈对后辈正常的称呼,他却感到自己心跳漏掉了一拍。 
挫败和不安席卷了安文逸的大脑,他指尖掐在耳侧,才算是清醒了。 
 
霸图战队的地理位置极好,说得上凭海临风,想来若不是霸图作为冠军队得到Q市的大力支持,恐怕早就不知道被拆迁到哪个县级市去了。 
安文逸站在窗口,耳边窸窸窣窣的雨声纷乱。 
他早就洗了张新杰的外套还回去,用着张新杰的洗衣液连带着自己的衣服也是跟他一个味道,安文逸都不知道这种见鬼的满足感是哪来的。 
他这是在Q市第三天,前两天张新杰倒是尽足了地主之谊带着他晃晃悠悠转了Q市几个景点接受地上人挤人海里下饺子的洗礼,毕竟是电竞选手总有那么点宅男特质,总归兴致缺缺就是了。 
当然,这点兴致缺缺得排除安文逸心里被他自己狠心浇灭的蠢蠢欲动。 
 
安文逸开了台电脑开始玩荣耀,他打着回家的借口来了Q市,连小手冰凉的账号卡也没好意思带,用的自然是霸气雄图公会的牧师账号卡。 
好巧不巧,安文逸操纵着手里的牧师站在霸气雄图的人堆里等着主T队把野图BOSS的仇恨拉过来,他偷闲看了看对家公会,一看不得了,不是自家兴欣是谁? 
一看那个起手板砖就冲着人后脑勺拍过去的流氓不是包子是谁? 
还有那个提着刀穿梭这一个刀阵那一个灰阵个个恰到好处的小阵鬼,还不就是他室友乔一帆。 
还有冲在最前线那个走位风骚,dps犀利的元素法师……怎么看怎么像自家退役队长叶修啊。 
他不是回家了还跟着抢BOSS?安文逸打心眼里吐槽却又忍不住高兴叶修没离开荣耀,他想着立马放弃了出手治疗的准备,有叶神在这,他一出手不被看得清清楚楚才怪,干脆划水。安文逸双手一摊,干脆撑起下颌看戏。 
“文逸,拿着霸图的账号能不能敬业点?” 
安文逸一回头,张新杰端端正正扶着眼睛站在他身后,黑衬衫牛仔裤,生生让安文逸看出了点禁欲的……诱惑感。 
“前辈,那是叶队。”安文逸也说不出张新杰那话里的严肃到底是打趣他还是认真的,几天接触下来他倒是发现张新杰没他想象的那么认真冷漠,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好像程序错乱假面撕碎,每次都打得安文逸措手不及。 
“牧师看着队友受伤能不救?” 
张新杰说得认认真真,安文逸无奈回过头认真操作起来,掐准了读条时间给了霸图主T一个大加。率先发现他这个猥琐治疗的是乔一帆,当然,安文逸真是不知道叶修打的是什么算盘,只能硬着头皮捕捉机会,冷却好了一个神圣之火就冲着包子丢去。 
安文逸手还热着,还没来得及看那个神圣之火中没中,就感觉到张新杰的手若即若离搭在他背后的椅背上,指尖刚好蹭在他的肩膀,那种轻轻的触碰犹如隔靴搔痒,他只能控制着自己不回头,专心屏幕。 
神圣之火,没中。 
判定到位时包子的技能僵直刚好结束,紧接的一个走位犀利地避开了神圣之火,安文逸在心里盘算着也就差那么零点几秒,可是没中就是没中,想到张新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便不觉有些懊恼。 
倒不是想表现什么,就是觉得,想在他心中更好一些。 
更好一些,好到……让他接受自己所谓的感情吗?安文逸自嘲地苦笑,失神的刹那野图BOSS就落在了叶修手里,果然,魏琛和方锐带着的猥琐火力军分分钟解决战斗。 
 
安文逸奇怪的是兴欣那边竟没人对他产生质疑,就连叶修也只字未提。 
不可能是没认出他来。安文逸正想着,那边张新杰已然叫了他几声。 
“文逸。” 
 
-05- 
 
“那个神圣之火,你犹豫了。” 
张新杰唇边噙着笑,眼神黏在屏幕上,手还搭在方才的位置上,安文逸甚至觉得,与自己的接触面好像还大了些。 
大概是错觉? 
“是,如果能赶在那个僵直结束前完成判定,就是必中。”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提前到你左边两个身位处,同样时间对着那个阵鬼放的话,也是必中,而且意义更大?” 
安文逸怔住,回想起当时乔一帆的位置,确认了张新杰的判断。 
不过他心里满满都是身后那只轻轻敲打着椅背的右手,顺带掠过他的肩膀——张新杰不可能没感觉到。 
安文逸觉得哪里不对了。 
“系统还有最后一步升级,我先过去。” 
“恩,前辈忙。”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转身过去走时解开了有些发紧的衬衫第一颗纽扣,修长瘦削的锁骨在安文逸面前一掠而过。 
 
到底是哪里不对。 
安文逸呆在原处,指尖发凉,他回想着从他来到Q市之后张新杰的举动,还没等他想明白,手机却不停地震动。 
他打开一看,一排私信排着队蹦了出来。 
所有的私信都是同样的内容,却来自不同的发件人——叶修、苏沐橙、陈果……凡是自家战队里的,一个不少,技术部和公会的人也在里面。 
而内容就是简简单单的“@兴欣_安文逸V”。 
 
安文逸纳罕,这是哪一出,翻来翻去只有乔一帆在艾特后面加了句:“文逸哥挺住,叶修前辈让集火你了。” 
“都@我?” 
“……”乔一帆却只回了一串省略号,半晌又补上一句:“看叶修前辈微博吧,文逸哥加油。” 
加油都出来了,这几个意思?安文逸意思意思爆了手速翻到了叶修微博,最新一条就是五分钟前,内容简单,却把安文逸惊出了一身冷汗。 
兴欣_叶修V:拐带人口犯法吗?@霸图_张新杰V @ 
第二个艾特后面没有人,安文逸想起那一堆集火的私信,顿时窘迫,这……是全队都知道了?知道他打着回家的借口跑来霸图还拿着霸图的账号卡跟自家公会抢BOSS? 
实在是有点丢人啊,安文逸扶额,却想起更大的问题,叶修他,艾特了张新杰。 
 
夜色笼下来,远远几点星芒映着电脑屏幕的冷光,安文逸的镜片反射着幽幽的光芒,在他自动过滤掉各方八卦人士的询问揣测后,他看到张新杰的回复。 
霸图_张新杰V:叶神我想,不犯法。//@兴欣_叶修V:拐带人口犯法吗?@霸图_张新杰V @ 
 
这算……几个意思啊。安文逸靠在椅子背上喟叹,想起张新杰推眼镜对他笑的样子——等等,推眼镜? 
安文逸登时清醒,第一次看到张新杰推眼镜,是在他递过外套的时候,第二次,他叫他文逸邀请他住在霸图,第三次,是人挤人的时候顺手拉过安文逸,第四次,是右手若即若离的触碰之后。 
靠,安文逸打心眼里骂了句,他站起身就想往技术部那边走,却登时一片黑暗。 
远远的传来座椅碰撞的声音,安文逸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环顾一周却仍是一片黑暗,这是,停电了? 
 
-06- 
 
“前辈,张新杰前辈?” 
安文逸叫了几声,却还是没人应答,方才明明就有桌椅碰撞的声音,难道没人?他顺着记忆里的方向借着光摸索,到了技术部推开门却还是一片安静。 
“前辈?” 
手机的光芒扫过,屋里的张新杰下意识挡住了眼睛,安文逸见状关掉了手电筒,就用手机屏幕的光亮照明,他看见张新杰靠墙站着,左手扶着一边的档案柜,脚下是踢倒的椅子。 
张新杰单手摘下眼镜,轻轻吹了吹镜片上的吹尘收好放在了衬衣口袋里。 
“停电了,假期临时供电系统不供应。”他说的笃定,身体却还靠在墙边不动,安文逸从没见过张新杰摘下眼镜,借着微弱的光芒他能看清对方的睫毛格外密长——他甚至脑补了张新杰的睫毛拂过他自己的面孔这样奇妙的触感。 
这大概,真是喜欢?想要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安文逸终于敢面对自己心里那个一直潜伏的蠢蠢欲动的欲望,可是他却就站在原地不敢动,万一,向前一步就深渊了呢? 
毕竟张新杰跟他是一样的人,冷静、理智,对现实判断得比谁都清楚。 
安文逸在黑暗里苦笑,却发现这片刻张新杰的眼睛一直没有聚焦点,他抬起手在张新杰面前晃过,却还是被一把抓住。 
“夜盲。”张新杰声音很轻,似乎像是叹息,半晌又添了句:“临时性的,还能看清楚点影子。” 
可他没有松开安文逸的手,就那么牢牢抓住安文逸的手腕。温热的气息从手腕开始攀爬,安文逸觉得仿佛H市的湿热跟着他从未散去,躁动的情绪惶惶不安。 
有点想逃啊,安文逸想。 
 
张新杰没有给安文逸机会。 
他倾身过来,带着温度的唇落在被他抓住的手腕,停留片刻后攀附着摸索到安文逸的颈后,轻轻一揽,他的唇落在安文逸的侧脸。 
“张新杰前辈?” 
安文逸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带一点颤抖,手腕上略高的温度提醒着他事情的真实性。 
“时机,怎么样?”他听见张新杰轻轻笑开的细微气声,“是不是像……中了神圣之火?还是连击?” 
 
晚上八点半,安文逸把张新杰带出了霸图俱乐部。 
霸图里一片漆黑,除了手机半点光芒没有,而霸图外的海滩起码还有环绕的灯光,而且——没有那种紧迫到快要窒息的氛围。 
安文逸觉得张新杰不亏是联盟第一治疗,对神圣之火的形容简直是恰到好处。 
被睫毛扫过,被他的嘴唇触碰,那种一动不能嘴唇开阖却发不出声音的感觉,太他妈憋气了。安文逸总算明白,为什么其他职业都恨神圣之火这个技能了。 
 
想起张新杰之前每次放大招好歹会不好意思地有推眼镜这种小动作,而这次干脆就把眼镜摘了,安文逸觉得,果然终极大招是需要蓄力的,什么伏龙翔天,巴雷特阻击啊,那都不是事啊……霸图心脏大师张新杰,这才是终极武器。 
打得自己,直接血槽都碎了。 
张新杰被他拉着衣袖,淡定笑着跟在身后,一副胸有成竹,仿佛刚才那个带着笑犯规的人不是他一样。安文逸心头火起,想来自己本来也是喜欢他的,何必扭捏示弱,二话不说就甩开了张新杰的衣袖改握住他的手。 
向着海边走的不过一段路,安文逸却觉长得昏天黑地。 
“张新杰前辈……”他咬了咬牙,把全身上下仅剩的那点理智拎出来叫了张新杰的名字,哪知道张新杰根本不接他的话,反倒自顾自说:“小手冰凉?所以还是有依据的?” 
安文逸愣了片刻就跟上张新杰的思路,心说这算不算调戏?到底还是没问出口,冷冷地回了句:“别人建的账号。”至于他打赌输了用了人妖号直到进入职业圈都没机会换这种事,安文逸觉得不说最好。 
海边的电力供应正常,一排灯光沿着长长的栈桥扫过,安文逸拉着张新杰坐在一旁的礁石上,却见张新杰揉了揉眼睛低声道:“灯光不错,看得到。倒是你,对Q市熟门熟路啊,不是说,没来过?” 
安文逸被噎住。 
他是说过没来过,不说没来过怎么有名正言顺的借口?Q市?大学的时候一帮朋友赶着假期在Q市的海滩上喝醉过不止一次——诚然他的酒量也是在这练出来的。 
“来过几次。” 
安文逸决定,跟张新杰这个人,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所以呢,这次来是为什么?” 
他重新戴上了眼镜,一双眼睛灼灼盯着安文逸,神情认真而温柔。 
是的,温柔,进退皆可的温柔。 
 
安文逸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粒,背过身认命地叹了口气:“你既然知道,何必说出来呢,累不累,前辈?” 
果然,喜欢是一回事,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了。 
根本不现实的一件事。 
安文逸侧过身,坐在了离张新杰三米外的地方,拿出手机给叶修发私信:“队长,都是误会,求删微博。” 
 
-07- 
 
两个人就在海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就像中间横亘着一个伤口,安文逸避开走,张新杰也没有再谈。 
叶修给安文逸回了私信:“得了吧,哪来那么多误会,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误会,才最不可信。” 
安文逸想,大抵是他一直理智到超乎寻常,兴欣队里,他绝对是最现实的那个人,尽管后来有些被同化,却也改变不了本质。而他跟张新杰,就是两个冷静到可以完美画出两条直线的人,两条直线彼此也是完美平行。 
所以他只是私心为了满足自己的冲动,一次无伤大雅的旅行,结束后就还是风平浪静。 
而张新杰呢?安文逸心里也没底。 
他想起陈果说过的话,两个冷静理智的人,大抵是真的没前途吧。 
 
回去的路上安文逸跟张新杰隔着三步的距离,刚刚好好谁也没有越界。 
霸图的电力供应已经恢复,眼看就要到十一点,安文逸站在门前犹豫了半晌,却还是叫住了张新杰。 
“前辈,我明天回H市的票。”虽然他没说,是半小时前定的票,简直就是落荒而逃。 
张新杰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扣上了,严谨得就像他这个人,却说出来完全不相干得话。 
“新年假的时候公会把单治疗的牧师当笑话讲,我刚好路过,后来又刚好遇到那个牧师。”他面无表情,就像在陈述一件与他们二人都无关的事实:“笨拙,吃力,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可是他坚持的样子,真的很……戳人心啊,文逸。” 
他的名字就像从张新杰唇间飘出来的气体,轻轻松松地笼住了安文逸的心脏。 
安文逸握紧了拳,咬牙说了句:“谢谢前辈。” 
他几乎是逃回了房间。 
 
张新杰房里的灯是十一点整灭的,比平常关灯晚了三分钟。 
安文逸握着手机,自己也不知道在刷些什么,他只是想放空大脑,什么都不想思考——他从来没想过,他和张新杰,真的会有这种类似感情的羁绊存在。 
如今回想起来,张新杰的鼓励,若无其事提起的帮助,不被落空的话题。这都算什么?安文逸摘下眼镜扔在床头,镜片刚好磕在床头柜的尖锐角,碎了一地。 
 
他一夜没合眼,张新杰的房门依旧在六点整打开。 
起床,锻炼,按部就班,好像没有安文逸这个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张新杰锻炼回来时,却正见安文逸站在门前,背后的背包一如他来时,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神也不躲闪,黑眼圈嚣张得很,却笑着问他:“前辈,一起去吃个饭?” 
 
不过也才不到七点,蒙蒙亮的天灰里透出点湛蓝。安文逸熟稔地顺着路就走到劈柴院——Q市著名的小吃聚集地。他其实一直挺想来这吃顿早饭,奈何每次来Q市都时间紧张,更别提同行的一个个都是赖床主义,有谁肯大清早陪他来排队吃顿早餐? 
这点上,他跟张新杰倒是无比合拍。 
 
在店里坐定,安文逸却没问张新杰的意见,就自顾自给他点了猪肝粥——不是夜盲吗?管他真的假的,都当真的来好了。 
张新杰听了倒也是笑,半句没反驳,看着安文逸有点逞能还有几分凝重的脸觉得好笑。 
还真是,看起来理智冷静,却是说不尽的孩子气。 
 
等饭菜上来,安文逸蓦地想起方锐某天吃饭时的吐槽,说张新杰向来每一筷子下去挑起的分量都基本一致,从饭碗左半碗吃起,左边没吃完绝对不会碰右边半分。 
他还记得方锐吐槽说,要是左边没吃完右边塌下来了怎么办。 
想到这安文逸忍俊不禁,张新杰吃了两口就推开,倒是认认真真喝着那碗粥,等粥见底,他抬起头正色看着安文逸,一副想要说什么却偏偏等着安文逸先开口的神情。 
“前辈,”安文逸叫了声,特意打量着张新杰的神情,看到几不可见微蹙的眉峰后改了口:“张新杰前辈,你觉得,你和我,同性,同样靠年轻吃饭——我还未必吃得了多久,这样在一起,理智吗?” 
没有表白,没有所谓喜欢你,安文逸直接把问题跨越到了在一起这个关键点上。 
“文逸,”这一声叫的一点也不符合张新杰的个性,温柔缱绻,安文逸分明听出了百转千回的味道:“那你觉得,依靠理智来讨论感情,很理智吗?” 
安文逸愣了片刻,好像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理智理智一遍遍告诉自己要理智,可是在喜欢上张新杰的那时候起,理智早不知道被什么轰成渣滓了。 
“何况就算不理智,”张新杰脊背挺得笔直,让安文逸有种在谈判现场的错觉,事实上,这也确实是一场谈判,“不理智,你不是也已经喜欢上了?” 
 
-08- 
 
安文逸觉得恍惚,几天前他站在Q市车站的时候,心里还有一直蠢蠢欲动的野兽叫嚣着自私,叫嚣着仅此一次的冲动。 
而如今,他被张新杰握住手,揽住肩膀亲吻。 
这次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脸红。 
 
回到H市,安文逸正想着怎么面对兴欣众的盘问,却收到了张新杰的短信。 
『看看戒指。』 
他的冠军戒指戴在无名指上,不为别的,仅仅是尺寸合适而已,而安文逸打量着自己手上有些磨损划痕的戒指。 
他取下来,指环内侧刻着一行细小却分明的字—— 
第四赛季,霸图战队。 
张新杰。 
 
Fin. 
 
初心撒糖~也算是糖吧……

评论(43)
热度(514)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