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十年与轮回(上)

【非常非常非常黑历史慎入慎入】

【慎入】

孙翔中心成长向,CP周翔。 
带一叶之秋玩,账号卡拟人。 
OOC,私设有。 
上篇主嘉世,中下主轮回。 
 
-00- 
 
叶秋离开嘉世那天,H市下起了雪。 
孙翔摸着黑晃晃悠悠回到宿舍,依着习惯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房间里的照明开关。他忘记了,这里是嘉世,不是越云。 
如今他是斗神一叶之秋的主人,嘉世队长,孙翔。 
 
孙翔索性把自己摔在床上,手搭在额头上,耳边还游荡着接风宴上刘皓一声一声“翔哥”的恭维——就算假意恭维又如何了,重要的是,他现在足够强。 
嘉世的接风宴选在H市一家知名酒店,听刘皓说味道十分地道,可是孙翔吃不惯,顺着敬酒喝了几杯红的,迷迷糊糊就连怎么回到嘉世的都不知道。 
房间里漆黑一片,大抵是忘了关窗,冷风嗖嗖钻进孙翔的颈间。 
他下意识伸手去握口袋里的账号卡,分明是冰凉的触感,可他却觉得胸口像有什么在燃烧——一叶之秋,他终于拿到了一叶之秋。 
他不会再输了! 
 
“喂,床上那个。” 
房间里蓦地响起轻佻戏谑的男声,孙翔顿时酒醒了一般,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他扫了一圈,却发现只有窗口坐着个人影。 
赤红的披风,暗黑铠甲,腰间的配饰熠熠生辉。不过他最熟悉的,还是人影背后乌黑锋利的长矛。 
 “一叶……之秋?!” 
孙翔握紧了手里的账号卡,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窗口回头对他笑的人影,越发确认那是一叶之秋没错。 
一叶之秋轻哼了声算是确认,又把脸转过去看着窗外的夜色,半晌才仿若自言自语地对孙翔说着:“你说他离开嘉世,还挺给他面子,下一场雪,想想还挺像送英雄离战场哈?” 
他话说的轻飘飘的,却顺着冷风清晰地飘进了孙翔耳朵了。 
孙翔愣在那——他说的是叶秋? 
要是换做别人,指不准心思早转了几转思索着一叶之秋这话里的意思,可孙翔就是孙翔,他顺手接过一叶之秋的战矛却邪,放在手中摩挲几下,挑眉看着窗口的人影,声音坚定:“叶秋能做到,我能比他做得更好!” 
 
“哈哈哈,果然是个小孩啊!” 
一叶之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孙翔一时有些窘迫,当即回嘴道:“小怎么了?年轻不是优势了?” 
一叶之秋从窗口上跳进屋里,顺手关上窗子跺了跺脚取暖,他打量着孙翔毛毛躁躁的头发和一副不服气的神情,理了理领口的徽章正色道:“他可是创造过嘉世王朝的人,除了那什么最佳新人没得过,叶秋什么奖没有?你能行?” 
“怎么不能行!”孙翔仰起头瞪着比自己高几公分的系统脸,“不就是带着你一直赢下去?多简单的事儿啊!” 
 
“行啊,带着我一直赢下去啊,孙翔是吧?用不用跟你拉个勾,你们小孩子不是都玩这套?” 
“用不着!说到做到!一直赢下去,直到创造新的王朝!” 
 
-01- 
 
孙翔答应一叶之秋的那句一直赢下去,就像是附在他身上的一个笑话,挥之不去。 
他带领嘉世,输给三零一,输给蓝雨。 
而他自己,也在全明星上输给韩文清,输给林敬言。 
 
孙翔站在洗手间里,水龙头喷撒下的凉水冲刷他的头发,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紧紧握拳的手垂在身侧,牙关紧咬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又输了。 
输,孙翔恨透了这个字。 
选择来到嘉世,他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够取代叶秋,有神级角色一叶之秋,有比以前强大的队友,他相信自己能够一直赢下去。可是韩文清对他说叶秋不会打空那记伏龙翔天,而叶秋刚刚施展出的龙抬头又补上一刀,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靠,真他妈窝囊。 
 
水流过孙翔的耳廓,飞溅的水花打湿领口,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挫败。 
“孙翔?” 
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孙翔第一反应就是丢人丢大了。他也不抬头,想着索性装作自己不是好了。等了半晌,凉水冲得他有点发冷,孙翔无奈厚着脸皮关上水龙头想看看是哪个人这么不识趣,竟然就站在他身后不走了。 
那个联盟独一份的英俊少年,不是周泽楷是谁?孙翔有点懵,抬手闭上眼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再睁眼看果然是周泽楷在他面前站着,手里还握着一包纸巾冲他递过来。 
不是说轮回队长周泽楷不太说话最不擅长跟人交往吗?骗谁呢? 
孙翔想起陶轩跟他无数次小谈话里面那个周泽楷,形象气质佳、场上技术好、笑一笑就能迷倒万千女粉丝,就差一个冠军就十全十美了。其实孙翔一开始不知道陶轩一遍遍跟他提周泽楷是几个意思,还心想难不成嘉世有心吃下枪王周泽楷和一枪穿云这神级角色? 
想到这孙翔还挺乐呵,就算今年没指望明年嘉世也能拿下冠军了。 
后来陶轩忍无可忍才直球甩给孙翔说,是想向着周泽楷的方向打造孙翔,何况孙翔还有周泽楷没有的优势——他话多。 
 
此时孙翔站在周泽楷面前倒是有点无语,陶轩成天那么耳提命面拐弯抹角地跟他提周泽楷,他觉得自己应该挺不待见这人。可真当周泽楷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带点惊讶地羞涩笑着递过纸巾的时候,孙翔只能二话不说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就算不太真诚眼睛还不断往天花板上飘,那也是句谢谢吧。 
周泽楷显然不太在意这些,他抿起嘴笑了笑,看着孙翔不停往下滴水的头发,像是迟疑了许久,才低声说了句:“加油。” 
 
孙翔心情突然有点好。 
输了算什么,输了还能赢回来。 
龙抬头算什么,叶秋能做到他也能,还能做得更好。 
他不是还答应了一叶之秋,一直赢到再建王朝吗?一切都还早呢。 
 
他觉得轮回枪王大大这把炭送得挺是时候,下次遇上轮回一定能打个痛快。 
 
-02- 
 
第八赛季后半程,叶秋复出,叶秋加入义斩战队,叶秋要自组战队杀回联盟这一桩桩消息不断轰炸着荣耀圈。 
俱乐部里也曾找孙翔说过,关于叶秋退役的诸多事宜,少说为好,不说最好。 
孙翔当然不在意这些,打从全明星周末见识了叶秋的龙抬头,他就把能用的时间全拿来练习,以至于练得天昏地暗到忘记了,一叶之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 
 
孙翔对一叶之秋的感觉说起来有点复杂。 
他总觉得自己这张账号卡的性格带点叶秋的意思,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孙翔恍惚就觉得是叶秋站在自己面前——其实他挺想去问问苏沐橙,叶秋是不是就是这么笑的,嘲讽得很。 
可是一叶之秋对他,也说不上不好。 
孙翔毕竟是转型选手,狂剑士的操作习惯多少带了点到战斗法师身上,譬如血条这东西,在孙翔眼里就是用来卖的——这事就是一叶之秋发现的,也是他一遍遍嘲讽着惹得孙翔用极限速度改了这个毛病。 
一叶之秋帮了孙翔很多,这点孙翔不得不承认,可他一想到一叶之秋是叶秋十年的账号卡,孙翔就打心眼里不爽。 
他就是不想输给叶秋,账号卡也不行。 
 
孙翔甩开鼠标,放松着自己的手指,他宿舍里的电脑放在窗台下,一抬头刚好看到几日来鲜见的明媚阳光。 
就好像是为了庆祝他可以做出完美的龙抬头的操作,孙翔不自觉地笑,等一叶之秋下次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他一定要做给他看,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完美的龙抬头。 
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猝不及防打乱孙翔的好心情。 
孙翔踢开拖鞋光着脚去开门,王泽怯怯地站在他面前,没敢抬头声音也是从嗓子里钻出来。孙翔一向不太喜欢这个跟自己同期的队友,虽说他用的是神枪手,可孙翔觉得他让人使唤来使唤去的样子完全没有神枪手该有的气势,神枪手就应该像?像轮回那个周泽楷啊。 
王泽的声音打断了孙翔飞到不知道哪去的思路:“孙队……皓哥说网游里遇上了君莫笑,看您有没有这个意思,去会一会。” 
君莫笑?叶秋? 
孙翔心里有一把火烧起来,他早就想会一会君莫笑这个散人,不让别人来笑,他还偏偏就想对着干了。 
“我就去!” 
孙翔火急火燎地回来拿账号卡,一关门回头就看见一叶之秋坐在电脑桌上冲着他似笑非笑:“怎么,这就想跟叶秋去炫耀你的龙抬头了?” 
“对付个君莫笑,用得着龙抬头?”孙翔不服,伸手就去拿一叶之秋夹在指间的银白色账号卡,却分明感受到了抗力,“靠,不想对付叶秋你直说啊!” 
“得了吧孙翔大神,”一叶之秋收起了那点似笑非笑的神情,冷着脸看孙翔,“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脑子,你该想的不是下场打雷霆,而是去对付网游里的君莫笑?我看雷霆那个肖时钦正好对付你没脑子。” 
孙翔怒了。 
拔出一叶之秋手里的账号卡就扔在桌子上,“啪”一声响得脆生生。 
 
“哎,孙翔,其实你可以考虑考虑不管叶秋那种老狐狸的。” 
孙翔早就摔门出去,压根没听见一叶之秋苦笑着说的这句话。 
 
-03- 
 
一叶之秋还是没忍住偷偷跑去观战了,反正除了孙翔也没人看得见他,他就是贴在电脑屏幕上也碍不着别人。 
他想他是不用告诉孙翔那个V字天击除了耍帅没别的作用,还有那个龙牙,偏了三分之一个身位——因为孙翔输惨了,惨到一定听不进去这些。 
啧,那小孩,一定把自己和叶秋一起打入阶级敌人阶层了。 
 
一叶之秋最后看了眼屏幕上的君莫笑,花花绿绿的一身不能更难看。 
可是他却觉得很亲切,这么多年之后,竟然还能见到那把千机伞,他觉得作为一张账号卡,他活得值了。 
不过他当下的第一要务,还是想想怎么安慰那个挫败的小孩。 
一叶之秋笑得惨淡,安慰这词,好像跟孙翔是挺不搭的。 
 
一叶之秋溜回房间的时候,孙翔果然把整个人闷在被子里。 
他手里顺了个苹果,站在窗口啃着,声音脆亮传到孙翔耳朵里。 
孙翔烦躁地翻了个身,很好,继续啃。 
“我靠你烦不烦,能不能安静会!” 
炸毛了,成功。而且还跟自己说话,还有救。 
 
一叶之秋扔过来另一个苹果,准确无误地砸到了孙翔手边,孙翔理都不理,扯了扯他乱七八糟的头发,就试图钻回被窝继续不做声。 
“不想说点什么?” 
“说什么?说我输给叶秋带着的一帮杂草了?说嘉世一帮主力选手输给网游里的阿猫阿狗了?” 
“啧,火气真大。”一叶之秋站到床前,把苹果核往窗外一扔,揉了揉孙翔毛躁的头发,“我就擦擦手,哎你别动手老子可是账号卡脆弱着呢,不过他都说你什么了?” 
 “靠!你不就在后面站着呢?还让我重复?” 
“屁!你当老子跟你似的傻啊?跟他混那么多年了还会听他的垃圾话?” 
孙翔看着炸毛的一叶之秋,眼睛瞪大的样子有那么几分好笑,不过想起白天那场丧气败仗也就笑不出来了:“说我适合玩超级玛丽?小蜜蜂?” 
噗——一叶之秋没忍住,硬生生笑了出来,孙翔这孩子板着脸认真重复叶秋的垃圾话简直有点萌,怎么说来着?反差萌? 
“笑你妹!想笑话我早说啊,白跟你说这么半天!” 
孙翔这回是真有点恼羞成怒,抓过手边的苹果狠狠就是一口,一叶之秋估摸着孙翔是把苹果当成他了,恨不能生啖其肉。 
 
“哎我说,我跟着叶秋混网游的时候,你真连荣耀是什么都不知道呢,他那时候就跟着……额,跟着别人开黑挣钱,你说这么一老狐狸,你跟他较什么劲。” 
孙翔叼着苹果抬头看了眼一叶之秋,他神情认真,眼睛里却有些孙翔看不懂的东西。 
跟叶秋较劲,到底是为什么,孙翔想了不到半秒,毅然决然道:“想赢。” 
 
一叶之秋笑了,却鲜少笑得有些前辈的样子,他拍拍孙翔的肩,像是喟叹:“说好的带着我赢到王朝呢?又不是只有一个叶秋,好好努力,一起,赢下去。” 
这是一叶之秋第一次跟孙翔说“一起”这个字眼,孙翔好像就能想象自己和一叶之秋赢得三连冠,创建新王朝的样子。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这次又不是擦手。” 
孙翔翻了个白眼,刚有的那么一丁点感动碎成了渣,他握紧了一叶之秋递过来的账号卡,冲着前方坚定地点了点头。 
“会一直,赢下去!” 
 
孙翔睡着的时候把自己压在枕头底下,一叶之秋站在床边看着孙翔这小孩睡着也坚定地不得了得表情,一时竟感慨万千。 
某些方面,孙翔跟叶秋还真是有点像,那么一直坚定的,想要赢下去的心。 
一叶之秋吹了个口哨,双眼凝视着嘉世对面闪烁的彩灯,眼里冰凉一片倒映出夜晚的华彩,却是轻笑出了声:“其实叶秋也迷过超级玛丽和小蜜蜂,要不然他怎么知道适不适合你呢?所以计较什么啊,都是些熊孩子。” 
 
-04- 
 
叶秋对孙翔说过的话用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孙翔以前觉得那都是嘲讽,可真当他自己操作着一叶之秋孤军奋战,叶秋却带着治疗站在他面前时,他突然明白过来那句“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有点晚,可他也是明白了。 
就算他的龙回头再惊人,叶秋也以0.03%的优势胜了他;就算孙翔加上肖时钦这个阵容秒杀兴欣,站到最后的,还是兴欣。 
 
孙翔打出”GG”,退出了荣耀,他觉得自己双手有点僵硬。 
看着面前那个连他都有些陌生的一叶之秋,这感觉真不爽。 
看着队友一个一个倒在自己前面,更是真他妈的窝囊废。 
 
第九赛季挑战赛,嘉世战队不敌兴欣战队。 
现在已经是叶修的叶秋,带着网吧里走出的草根战队,亲手结束了早已落魄的嘉世王朝。 
孙翔没问一叶之秋心里什么感受,他觉得一叶之秋应该也不想看到自己,说好的一直赢下去,说好的创建王朝,全是些没影的事。 
孙翔早就接过轮回递来的橄榄枝,轮回与嘉世方面也接洽顺利,毫无疑问刚刚蝉联冠军的轮回对他来说是个好选择,这点肖时钦给他分析过——霸图三位老将加上张新杰显然没有他的容身处,蓝雨的剑与诅咒牢不可破,并不需要另一个攻坚手来融入他们的节奏,至于微草,开始适应双魔道打法的体系,关注自然在天才高英杰,无暇接纳斗神一叶之秋。 
那时孙翔放下桀骜问肖时钦,那你呢? 
肖时钦笑得温和,声音里有那么点自嘲:“想拿冠军,还是带着雷霆努把力吧,你看我来嘉世,算不算白跑一遭?” 
肖时钦说,孙翔你应该尝试着融入轮回,就算队长周泽楷不善交流,总还有轮回的粘合剂江波涛在,只要孙翔肯尝试着做些改变,轮回的三连冠,更多了一份筹码。 
 
三连冠,孙翔听到这个词,竟觉得激动却又不自在。 
鬼使神差的,他拦住了正要离开的肖时钦,他藏起忐忑问:“你离开雷霆的时候,那什么……生灵灭,他乐意?” 
肖时钦一开始像是没听懂,愣了半晌,悠悠笑开:“你再拉着我不让我收拾东西回雷霆,他能开个机械旋翼把我拎回去。” 
 
这意思是……不乐意? 
孙翔愣了愣,有点头疼,他也挺怕一叶之秋拎着战矛出来捅他一个龙牙。 
啊不,兴许他得放个豪龙破军才解恨。 
 
TBC. 
 
孙翔翔朋友生日快乐,成长的你棒棒哒!

评论(10)
热度(160)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