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小周生贺

【黑历史慎入】

【黑历史……】
 
 
-01- 
 
 
 
 孙翔最近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就好像是S市的冬天给他的脑袋放了无数个僵直。 
 
 他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看媒体和粉丝把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放在一起。一枪穿云弹火开道,一叶之秋勇往直前,真是不能更好了。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就因为他转会轮回以来“双一组合”的势头越来越盛,大有打败叶修和苏沐橙赢得本赛季的最佳组合的可能?——就算叶修不是当初的叶秋,苏沐橙也不是当初的策应手,孙翔不准备管,反正是要赢。 
 
 孙翔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操纵着一叶之秋继续做最后一轮的基础训练——毫无意外的,刷新了他来轮回之后的最低纪录。 
 
 
 
 妈的,真烦! 
 
 孙翔扯了扯头发,伸腿向后一仰就好巧不巧踢掉一根电源线接口。 
 
 江波涛听见动静想过去看看,没等站起来就被吴启按住:“快别去了,他打从早晨起来就一张黑脸,愤怒的小翔爷可不能惹。” 
 
 “那我得记下来,”对面杜明扔下鼠标甩了甩手,显然也是刚完成训练,“大姨夫这种事可是讲周期的,让我看看,哎?今11月22了啊?哎哎副队明天打完比赛常规活动走起啊?” 
 
 “嗯……好好比赛。” 
 
 还没得江波涛回应,倒是周泽楷先说话了,他手上的操作没停,听到没人回应,愣愣地抬起头,杜明吴启几个人直勾勾盯着他,周泽楷认真看回去,眨了眨眼,作为自家队长脑残粉的杜明好像感受到了天使之光,率先败下阵来—— 
 
 “队长你别这么看着我们受不了啊,吃饭去吃饭去好好比赛那是一定的啊,看我们给队长拿下10:0当礼物啊。” 
 
 “一起去,”江波涛拍了拍杜明的肩膀,一脸任重道远的表情,“队长一起吗?孙翔,去不去吃饭?” 
 
 
 
 江波涛当然不知道孙翔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卧槽周泽楷笑起来怎么能这么好看”的情绪中,被点名的孙翔“腾”一下站起来,想起自己惨不忍睹的训练成绩,又把自己摔回椅子:“不去了,训练!” 
 
 “年轻人就是体力足啊。” 
 
 吕泊远打趣道,其他几人笑笑未置可否,倒是周泽楷微笑着摇头,也重新投入了训练。 
 
 自家队长和新主力都这么拼,蓝雨郑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亚历山大啊。 
 
 
 
-02- 
 
 
 
 训练室里只剩下孙翔和周泽楷两个人。 
 
 孙翔偷偷瞄了一眼,周泽楷跟他做的是同一个训练项目。 
 
 集中精神,不能输,就算是周泽楷,也不能输! 
 
 
 
47s,准确度98.7%。 
 
 比刚才那个时间上一分准确度不到八成的苦逼成绩好多了。孙翔靠在椅背上长长舒了口气。 
 
 “恩,很厉害……” 
 
 “那当然!”孙翔下意识接话,说完才发觉,妈呀这谁!猛一回头,身后的周泽楷才把盯在屏幕上的目光移到他脸上,孙翔顺手关了电脑,得意洋洋,“怎么样?比你厉害?” 
 
 “恩。”周泽楷腼腆笑着,孙翔一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周泽楷电脑前,一看,接着炸毛:“我去周泽楷你什么意思啊!你这个准确度简直变态啊!” 
 
 同样47s,准确度99.7%。 
 
 “不过变态也不是不能超越的,”孙翔认真翻着周泽楷的训练记录,“一直这么稳定,厉害啊,不过看我明天就超过你,不能不服啊!” 
 
 “明天……比赛。” 
 
 周泽楷歪歪头,看着毛毛躁躁的孙翔笑,下意识伸出手压下他在椅子上蹭来蹭去翘起来的头发。 
 
 孙翔怔了下,好歹自己也是个一米八多的爷们,怎么跟对小孩似的,伸手就把自己的头发拨乱顺便拨开周泽楷的手。碰到他手的那一瞬,感觉对方指尖稍高的温度就这么传了过来,从指尖一路传到了脸上。 
 
 靠,突然变热了。 
 
 “比赛就比赛,擂台赛你别想上了,到不了你那,看我给你拿下两分吧。” 
 
 孙翔收起账号卡,说完就准备走,却被周泽楷从身后拉住,手里递过来的是他落在椅背上蹭成一团的外套。 
 
 “比赛完,KTV……”周泽楷抿起嘴唇,像是怕孙翔听不懂似的,又填上一句,“常规活动……去吗?” 
 
 常规活动?KTV?就杜明刚才说的?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常规活动? 
 
 “哈哈我们大轮回果然是冠军队,庆祝胜利都有常规活动,不过以前怎么没有?你们是瞒着我自己去了吧!不对啊比完赛都是一起的。” 
 
 “我生日……” 
 
 “队长生日啊?那我是不是要准备礼物啊?说实话以前从来没有送过……” 
 
 周泽楷皱了皱眉,打断孙翔的话:“两分。” 
 
 “啊?什么?” 
 
 “你说……给我,拿下两分。” 
 
 
 
 靠。 
 
 孙翔心里郁闷。 
 
 这话是自己说的没错,怎么从周泽楷嘴里说出来,就这么,这么…… 
 
 这么犯规呢! 
 
 
 
-03- 
 
 
 
 孙翔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周泽楷留在训练室里关掉自己的电脑,关掉开到20℃却把某人热得脸红的空调。 
 
 他注意到孙翔几句话表情变了很多次,他笑起来露出牙齿像只金毛犬,有那么点难得的温驯。周泽楷觉得,就像所有阳光的和煦,都集中在了他一个人身上——周泽楷一直这么觉得,从孙翔来到轮回之前就是。 
 
 
 
 孙翔来轮回的那天情绪很糟糕,嘉世挑战赛折戟,他被迫转会来到轮回。 
 
 诚然是个好选择,但他怎么可能没看到媒体铺天盖地的评论,他和肖时钦加上苏沐橙,三个全明星级别的选手,败在了叶修从网吧里拉扯出来的草根战队手里。 
 
 说得好听的是嘉世时运不济,说得不好的,就是打从他孙翔转会来嘉世接手了一叶之秋以后,嘉世就没遇上过好事。 
 
 实在是,不痛快! 
 
 
 
 他来轮回那天,就把不痛快写在脸上了。 
 
 轮回对他来说,是更好的平台,能够离冠军更近一些。至于队长周泽楷话少不好相处?说实在的他孙翔就没跟哪个队员相处好过,就算温和谦逊的肖时钦,两人中间也隔着一道莫桑比克海峡。 
 
 恩,没错,就是心脏大师跟勇往直前小新秀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 
 
 
 
 刚到轮回的第一晚,孙翔把行李一扔埋进枕头就有人来敲门。 
 
 他闷闷问了声“谁啊”也没人应答,孙翔踢开拖鞋,一开门却是周泽楷穿着睡衣站在他门前,手里端了杯牛奶。 
 
 “睡了?” 
 
 周泽楷歪歪头有点无辜地看着他,孙翔看出那么点为了打扰自己睡觉致歉的意思,他愣了愣第一次近距离打量这张传说中的联盟第一脸,好像是比他帅那么一点?精致那么一点? 
 
 最多也就一点! 
 
 就孙翔愣神的功夫周泽楷侧了侧身进来,径直把手里那杯牛奶放在了床头桌上,手放在耳垂上,轻轻笑着看一脸迷茫的孙翔,指了指那杯牛奶:“有助睡眠。” 
 
 
 
 难道轮回的凝聚力就是靠这个话不多的队长每晚亲自送牛奶上门缔造的? 
 
 孙翔脑子里不知道闪过多少个乱七八糟奇怪的念头,半晌才想起来自己连句谢谢都还没说,“噌”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顺了顺自己捂在枕头里毛躁的头发,小声说了句:“谢谢,呃……谢谢队长。” 
 
 
 
 对面的周泽楷笑了笑,笑起来的弧度比进来时更大,连孙翔都发觉了。 
 
 “孙翔。” 
 
 周泽楷正色,认真看着孙翔:“我们一起,拿冠军吧。” 
 
 
 
 “我来这就是为了冠军!” 
 
 孙翔被那句拿冠军燃到不行,以至于没听到周泽楷那句“当心烫”,第二天口腔烫伤不想说话的孙翔被轮回众人认为,这明明是一个乖宝宝哪有别人说的那么张扬。 
 
 总之孙翔来到轮回的第一晚,没有因为水土不服而失眠,却因为那句“我们一起,拿冠军吧”睡不着觉。 
 
 
 
 那时,周泽楷喜欢孙翔,他自己一直都知道。 
 
 只是孙翔不知道。 
 
 
 
-04- 
 
 
 
 孙翔回到宿舍,想的却不是明天打皇风的事。 
 
 对于一路所向披靡的轮回战队来说,皇风确实不值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备战。 
 
 孙翔叼着一袋牛奶,手里的PSP好几次险些从手里滑出来,大概就是从来了轮回之后养成了睡前喝牛奶的习惯——不过第一晚那样的队长亲自送货上门的热牛奶待遇却是极少极少极少才有的。 
 
 不定神地玩PSP显然已经成为孙翔证明自己精神很集中的挣扎,直到玩出的成绩烂到他自己也挣扎不下去,索性扔开PSP拿起手机刷微博。 
 
 
 
 我去,这么多艾特。 
 
 孙翔傻眼,这是他的微博小号吗?上错号了吧? 
 
 照理说孙翔这种性格确实不像会开小号的,他一没有特殊癖好二没有暗恋姑娘开什么小号。不过自从职业选手号被联盟规定统一加V之后他的微博关注也被俱乐部提醒进行控制,基本也就是联盟里那几百口子人。 
 
 看不了冷笑话刷不了动图,那刷个毛线球啊?看叶修开嘲讽吗?所以说还是小号刷起来爽啊。 
 
 孙翔确认自己没有上错号之后心里"噔"地一下,该不是被发现了吧?——联盟选手里面也不是没有这种事,就雷霆那个戴妍琦,小号被发现不说,还不是个一般小号,妥妥的荣耀圈同人写手大大。 
 
 孙翔打开艾特才发现,是前一天自己用小号发起的一个投票莫名奇妙被轮了起来,说来也简单,就是被荣耀圈里某个大大转了,于是接着不断被投票,不断被转发。 
 
 孙翔一看那投票登时脸红得无可救药,发起这个投票的时候他绝对是不清醒!绝对!不清醒! 
 
 
 
 「哪对才是你心中的荣耀联盟最佳搭档?」 
 
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剑与诅咒、双鬼、双花、新双花、犯罪组合、 烟雨的姐妹组还有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 
 
 
 
 孙翔脸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抱起枕头捂在脸上,闷了许久一把甩开枕头抓起手机看票数。 
 
 第一的竟然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剑与诅咒,转发里的蓝雨粉说他们不是常规组合从来没得过最佳搭档,所以还他俩一个第一,与他俩不相上下的是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双花,转发里倒是统一,齐刷刷一排“繁花血景一万年”。 
 
 他和周泽楷是第三,有人吐槽说PO主一定不是轮回粉,连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叫“双一组合”都不知道。 
 
 还有人说前三名竟然都没有得过最佳组合。 
 
 孙翔哈哈笑起来,最佳组合嘛,他和周泽楷马上就要拿到了。 
 
 
 
 至于“双一组合”,他怎么不知道,他就是想看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在一起而已。 
 
 呸呸呸,是放在一起。 
 
 
 
-05- 
 
 
 
 轮回客场对阵皇风,10:0完胜。 
 
 客场休息室里孙翔坐在角落里默默做着手操,闷声不响地黑着一张脸。 
 
 杜明戳了戳江波涛,努嘴往孙翔那使个眼色,江波涛耸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杜明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咱小爷的大姨夫看来是没完,看他在擂台赛上那么猛,就给我留了个半血的,还以为他得下来蹦蹦。” 
 
 “你才大姨夫!你才蹦蹦!又没一挑三,有什么可得意的。” 
 
 孙翔甩甩手套上外套,坐在凳子上刷着手机回嘴。 
 
 “干得漂亮啊小孙翔。”吕泊远走过来拍拍孙翔的肩膀,一边吴启接上话:“孙翔你可别刺激他,咱们小明对一挑三有执念,是吧杜明?” 
 
 “哼。”杜明听懂他话里指着兴欣声称要一挑三的唐柔,哼一声撇撇嘴不说话,不一会又把话题扯到别处去了。 
 
 
 
 收拾停当,杜明和吴启去找出租车,方明华打电话给家里报备,江波涛和吕泊远带着其他人出去,休息室里就剩下闷声刷手机的孙翔和安安静静不说话的周泽楷。 
 
 寂静到没天理。 
 
 
 
 “周泽楷,”孙翔不抬头,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莫名其妙地他又刷到了那个投票,他和周泽楷还是第三,前两名咬得胶着,可是他完全没心情看转发了,只是手指下意识地上下滑动,“没做到一挑三,下次一定不会了,下次我会赢的!” 
 
 孙翔听到身后一声轻笑,回头一看才知道周泽楷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吓得孙翔慌忙按下锁屏,整个人向后退了三步。 
 
 ——让周泽楷看到那投票,丢人就丢大了! 
 
 周泽楷带着点无辜,目光从手机上收回来,认真地盯着孙翔看,声音轻轻地,就这么飘进孙翔的耳朵里。 
 
 “拿到了,礼物。” 
 
 意思是说他已经拿到了擂台赛的两分作为礼物?周泽楷也不算很难懂嘛,孙翔抓抓头发说道:“说好了我自己给你拿到那两分作礼物的,不算不算,我说了下次就下次,明年,明年我肯定自己拿下擂台赛,记着啊让我首发啊!” 
 
 孙翔的眼神飘到窗外,不是他走神,而是周泽楷认真看着他的样子,实在是—— 
 
 太他妈勾人了。 
 
 
 
 “那这次……礼物,1.5分?” 
 
 孙翔死在了周泽楷有点害羞但甜到发腻的笑里。 
 
 
 
-06- 
 
 
 
 关于周泽楷,有个秘密只有轮回队员才知道。 
 
 这也是周泽楷生日必选在KTV的原因—— 
 
“哎孙翔你不知道啊?对你刚来没多久,队长唱歌特别特别好听啊!那叫什么来着?耳朵中毒了?” 
 
 “是耳朵怀孕了好吗,还中毒了呢……” 
 
 吴启无情地纠正在孙翔面前手舞足蹈的杜明,纠正完就发现自己掉进了坑。 
 
 “你耳朵会怀孕啊吴启,我可不会。” 
 
 “杜小明你长本事了啊,跟副队学的挺心脏啊!” 
 
 江波涛坐在一边点歌,无奈地摊手笑笑:“别赖我啊,队长过来点歌吗?还有孙翔,还没听过你唱歌呢,来过来点歌。” 
 
 
 
 孙翔一听唱歌,赛场上勇往直前的气势全没了,生生缩在一旁扔开话筒抱着外套不撒手:“不唱不唱,打死都不唱,不是说周泽楷唱歌好听吗让他唱啊!” 
 
 “大家都要唱。” 
 
 周泽楷笑着回应孙翔,江波涛有点出神,还没想出哪里不正常就听见一边方明华凑过来压低声音:“你不觉得,小周最近回应小孙的次数多得有点不正常?” 
 
 对,就是这样。江波涛心里一瞬间敞亮起来,周泽楷虽然还是话少,但有孙翔在的地方,明显比以前说得多了,而且每次说话那一脸微笑,实在是太秒人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好像勘破了什么真相,顿时不想唱歌了,他只想玩真心话大冒险。 
 
 他和方明华就在两人彼此一脸“你懂得”的表情里点了歌,而孙翔任是杜明生拉硬拽加上吴启让他跳草裙舞胁迫都没开口。 
 
 杜明和吴启对了对眼神,逼疑似跑调的孙小翔同学开口,就是他们今晚的第一课题了。 
 
 
 
-07- 
 
 
 
 周泽楷唱了三首歌,依着他腼腆地性格,比往年已经多多了。 
 
 唱第三首的时候他离开了开始坐的座位,坐到了角落里的高脚凳上。高脚凳上方的射灯光线变换,投射在周泽楷脸上,在睫毛下映出一片阴影。 
 
 抱着麦静静地唱歌,整个人跟平常不说话时一样,脸上带点笑,时不时向着前方看。 
 
 眼神温柔而认真。 
 
 
 
 孙翔作为音痴能听出周泽楷声线很干净,就如同他平时说话的声音,不掺杂一点杂质。 
 
 应该叫做,纯净? 
 
 孙翔脑子里冒出这个词,心里暗骂一声卧槽,恨不能挥挥手把自己的念头赶走,打从发现自己过度关注周泽楷以后,他觉得自己简直是非一般的矫情。 
 
 脑袋里的恶魔小人说,就跟个姑娘似的。天使小人说,滚滚滚你才姑娘你全家都姑娘。 
 
 孙翔被脑袋里打来打去的自我小人扰得头疼,一抬头正对上周泽楷看过来的眼神。 
 
 就是那样温柔认真的眼神。 
 
 那瞬间孙翔觉得,自己像被雷劈了。 
 
 周泽楷注意到孙翔的眼神,又加上一个灿烂的笑。 
 
 被雷劈的孙翔,又被烧焦了一次。 
 
 
 
 发现了什么的江波涛只想说,队长你这电放的……实在,太明目张胆了。 
 
 不过,对方是孙翔,也只有这么明目张胆才行吧? 
 
 
 
-08- 
 
 
 
 唱累了的一伙人索性搬开桌子坐在地上开始玩谁是卧底。 
 
 吕泊远在手机上导入了职业联盟的选手作为词库,摆摆手机笑着看向周泽楷:“队长可得多说点话,要不就被投出去了啊。” 
 
 “恩。”周泽楷点点头,一副认真。 
 
 手机传到孙翔手里,他的词条是“方锐”,他想了想,就是比叶修还猥琐的那个。 
 
 
 
 六个平民,一个卧底,一个白板。 
 
 一号是吕泊远,他想了片刻:“在役选手。” 
 
“切,范围这么大。”二号杜明接过来:“呼啸啊。来小于该你了。” 
 
 “一位……风格有点特殊的,前辈。”于念毕竟是新生代,说的比较委婉。 
 
 “哟,小于你这可说的,挺像是白板啊?不过也对,我直说了吧,猥琐。”四号吴启干脆利落地接过话来,手肘碰了碰下一位的江波涛。 
 
 说到这孙翔已经能确定自己就是平民了,风格特殊的猥琐选手,还在呼啸待过,不是方锐还能是谁? 
 
 江波涛双手交握,孙翔看来他就是在打坏主意。 
 
 “哎你们别这么看着我,一脸不用说了卧底就是你的表情,就是你孙翔,你这是心虚吧。” 
 
 “你才心虚别拖延时间快说,不说卧底就是你,还是说你其实是白板吧副队?” 
 
 孙翔反驳地理直气壮,却不知道江波涛从他这一句里就试探出他大概率不是白板。 
 
 “我是看你们一个个都说得太直白,白板要是在后面都猜出是什么词来了。我想想,他转会过,这个范围比较大了吧?” 
 
 “小江我看你真是有点白板的意思,”六号的方明华笑着看江波涛,“他在的队里,有第一赛季的老选手。” 
 
 孙翔得意地笑,心下盘算这卧底和白板估计就出在于念和江波涛里面,想着便顺嘴说出来:“有过组合啊!” 
 
 孙翔偏过头看周泽楷,却发现周泽楷正看着他,登时感觉有热度从耳朵边往脸颊上爬。 
 
“恩……眼镜。” 
 
 
 
 “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原来是你什么都别说了就投你了,我投周泽楷!” 
 
 孙翔二话不说就嚷嚷起来,周泽楷歪歪头看着他,一脸笑意。 
 
 “小孙啊……”方明华叹息,“我投小孙。” 
 
 “就是孙翔了卧底再见。” 
 
 “孙翔,白白咯。” 
 
 “恩……孙翔前辈。” 
 
 最后连周泽楷也坚定地点点头,好像做了什么人生中重大决定一样。 
 
 英勇的孙翔同志,就在刚嘲笑了周泽楷之后,被全票投下。 
 
 “靠!你们都投我啊?不能因为周泽楷是寿星就不投他啊,戴什么眼睛啊开玩笑呢?”孙翔显然还在状况外,他拿过手机点开自己的身份牌,竟然真的……是卧底。 
 
 “我去,”孙翔闷闷地说了声,“早知道不说队长了……这是遭报应了?你们快找着白板下来陪我,就那谁,于念啊很可疑啊,还有副队!” 
 
 杜明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孙翔:“孙翔啊,作为卧底你竟然没有第一轮把话不多的队长坑下去,你简直没救了啊,就冲这个,惩罚不能选真心话啊,大冒险大冒险。” 
 
 江波涛心里嘟囔了句,明明真心话比较有看点。 
 
 “大冒险就大冒险,谁怕你了。” 
 
 
 
 “那个,”周泽楷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大家,“白板,投降。” 
 
 “队长你是说,你是白板?要投降?” 
 
 周泽楷坚定地点点头:“恩,惩罚。” 
 
 合着是打着一起接受惩罚的算盘,江波涛心里偷笑,顺着周泽楷的意思说:“那就你们两个一块接受惩罚好了,哎你们不是想听孙翔唱歌,让他唱给队长好了。” 
 
 “不能便宜了孙翔得给他找个坑爹的歌。” 
 
 “坑爹你最会了,对吧小明。” 
 
 “去去去你才坑爹,哎孙翔我们平民的词是林敬言啊,你是方锐吧哈哈。” 
 
 “要不是你笑队长我们也猜不出是你啊小孙。”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一边还不忘给他找歌,孙翔坐在一边拍了拍周泽楷:“你不是白板吗?怎么猜出来是林敬言不是方锐的?” 
 
 周泽楷托腮看着孙翔,张了张嘴孙翔却没听清。 
 
 “啊你说什么太吵了听不清?” 
 
 
 
 “蒙的啊。” 
 
 周泽楷附身过来,凑在孙翔耳边轻声说。 
 
 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孙翔耳边,他甚至感觉,周泽楷的唇,擦过了他的耳廓。 
 
 
 
 问题是,孙翔发现自己竟然觉得,自己竟然—— 
 
 很开心。 
 
 
 
-09- 
 
 
 
 在众人的挑唆下,孙翔被要求深情款款地对着周泽楷唱了一首《狮子座》,还是根据寿星生日改编的《狮子座》。 
 
 「十一月份的尾巴,你是射手座;十二月份的前奏,你是射手座。」 
 
 一首歌让孙翔唱得脸红脖子粗,调都跑到乞力马扎罗山去了。 
 
 杜明和吴启笑到上气不接下气,方明华和吕泊远好歹收敛点,于念则是一直在忍,江波涛呢,是完全在打量自家队长那一本满足的笑容。 
 
 啧,这都一本满足,绝对是真爱。 
 
 
 
B市的冬天不比S市,是实打实的干冷,轮回众人闹腾到快凌晨,回到酒店倒头各自睡下。 
 
 孙翔躺在床上,脑子里一遍一遍却都是周泽楷附在他耳边呵气。 
 
 简直……犯规啊。 
 
 
 
 酒店的双人间就像是故意扰乱孙翔的心思,跟他一间的就是周泽楷。 
 
 孙翔整个人窝成一团裹在被子里,隐约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靠,这个周泽楷,怎么这么多事,能不能让人愉快地睡觉了? 
 
 他闷闷应了声,不肯从被子里钻出来,他感觉床边下陷一块,显然是周泽楷坐在了他床边。 
 
 “孙翔。” 
 
 看他没回应,周泽楷好像是轻轻笑了声:“最佳组合,我投,你和我。” 
 
 “今天开心,晚安,孙翔。” 
 
 
 
 孙翔感觉到周泽楷起身回到自己床上,也感觉到就在周泽楷说“你和我”那个词组的时候自己漏掉的一拍心跳。 
 
 他简单地认为,周泽楷说“你和我”而不是“一叶之秋与一枪穿云”无关话多话少,而是关乎感情的。 
 
 说起感情这个词,孙翔的心跳,又偷懒了一拍。 
 
 
 
 他感觉自己整个脸颊都在烧,一直烧到了心尖上。 
 
 周泽楷,他的生日礼物,1.5分怎么行。 
 
 等周泽楷睡熟,孙翔翻身起床,套上外套就往外跑。 
 
 
 
-10- 
 
 
 
 周泽楷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半。 
 
 他木木地摸到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登时清醒了。 
 
 孙翔。 
 
 还没来得及接起来对方就已经挂断,屏幕上的七个未接来电在黑夜里闪烁。 
 
 那边的床上果然空着,周泽楷爆手速滑开手机回拨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孙翔呵气的声音。 
 
 “周泽楷你醒了啊?别骂我啊这么晚把你吵醒,哎你到窗口来看一眼,立刻马上啊!” 
 
 孙翔说完止不住跺脚,B市夜晚的冬天真是要命了,还等着周泽楷回话,电话却被挂断了。 
 
 孙翔有点郁闷,之前怎么不知道周泽楷有起床气,也是啊,周泽楷有起床气也不能让他知道啊。看着身边连夜去便利超市买回来的蜡烛摆成的“生日快乐”,这种感觉叫什么,失落吗? 
 
 靠,失落什么。孙翔闷闷地想,大不了下一场再努力打个10:0送给他好了,不行就拿个冠军送给他啊!反正能赢就行了,他肯定开心。 
 
 孙翔还在傻傻站着,正准备灭了蜡烛回去睡觉。 
 
 却被牢牢一把抱住。 
 
 
 
 周泽楷。 
 
 紧紧抱住了他。 
 
 身上还是睡衣。 
 
 手里拎着的外套披在了孙翔身上。 
 
 
 
 “我去周泽楷你穿个睡衣不要命了?”孙翔反手就想把身上的外套扯下来塞给周泽楷,却发现自己被他牢牢抱着埋首在颈窝,还带着房间里的温度,暖暖地拢在他身边。 
 
 “没关系,喜欢。” 
 
 周泽楷声音低低的,唇边有孙翔从没见过的弧度。 
 
 “喜欢你,孙翔。” 
 
 说着,他抿起嘴唇落在了孙翔冰凉的侧脸上。 
 
 “靠,亏你说得出口,行吧,那我也是。” 
 
 
 
 “一起,我们一起,轮回,冠军。” 
 
 “一定!” 
 
 
 
Fin.

评论(9)
热度(231)
© 青峦风色|Powered by LOFTER